• 第三章 记忆迷宫的钥匙

    更新时间:2016-09-12 13:55:36本章字数:3150字

    递弱代偿。

    递弱的意思是,人类与万物的进化是向复杂而脆弱的方向进化。而越是脆弱,便越需要“代偿”。所以科技才发展起来,来作为脆弱的人类社会所必须的维持稳定的那个杠杆。

    看起来没有什么道理,然而看到他用的一个例子来说明,却很有说服力。

    宇宙诞生之初,元素氢,作为最简单的元素,迄今为止的存量最多,而越复杂的元素,则越不稳定。比如放射性元素。

    其他许多例子也是说明这个理论。

    “回归初始的一,才是解决人类的根本法则。”章教授的理论得出这样的结论:“停止科技的发展,选择用更加原始的方法来让人类社会分工回归原始,便能将人类复杂度降低,人的独立性与生存能力便更加强大。”

    看来章教授是反对社会进步的一个返祖主义者。

    “回归茹毛饮血的生存方式么?很有意思的说法。”小弥不知何时已经在我身后。

    “越脱离社会化的分工,便越能增强人的生存能力,比如你们特种兵,在野外没有任何人的分工帮助,就能依靠自身能力生存下来,这是一个十分明智的理论。”我说道。

    “却是一个非常无谋的结论。”小弥道:“科技的发展是为了适应所谓的代偿,可是他却要故步自封,回归农耕来降低所谓的复杂度,这就像一直把头埋在土里的鸵鸟一般。”

    我无法辩驳。

    章教授的结论,是建立在对人类失去信心的情况下得出的。

    然而人类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去应付越来越复杂的社会么?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会不会社会突然崩溃,而因为分工太细,导致大量的人无法自给自足,从而导致灭亡呢?

    “章教授有很多拥趸,其中不乏有影响的人士。”小弥道:“包括前不久辞职去热带雨林中独立生存的美国州长盖伊,还有韩国那个失踪的当红男星朴正泰。甚至很多科技大佬都在他的理论影响下,放缓了研究。而某些激进派则认为只有摧毁世界文明,才能让人类社会重新复苏。”

    “为了生存而放弃科技么?”我喃喃自语。

    “也许是因为他的理论对中东国家的利益造成了恶劣影响,所以IIS才会刺杀他吧!”小弥道。

    这时,那个在我家中找到的旧手机“哔”地响了一声。

    打开手机,我看到了一封新信息。

    “想救唐子衿,就加入IIS。”

    唐子衿。

    看到这三个字,有种熟悉的感觉。

    “唐子衿?”小弥看到了我的短信,将这个名字念了出来。

    仿佛一声炸雷。

    轰地一声,我的脑海中涌入了无数片段。

    这三个字,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一个闸门。

    这些片段中,都有一个女孩。

    那个合影中,笑靥如花的漂亮姑娘。

    她的声音甜美如同天籁。

    她说着许多许多的话。

    “我爱你,李白。”

    “我爱这个世界,我爱着人类。”

    “我要去寻找自由,替人类寻找生存的自由。”

    这大量的记忆突然涌来,超出了人脑的负荷。

    尖锐地痛感直穿脑海,仿佛我的大脑在被人用刀子搅和着。

    那些甜美的声音此刻混在一团,剧烈地刺痛着我的耳膜。

    头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我浑身似筛糠一般颤抖,冷汗瞬间浸湿了内衣。

    我体会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痛感。

    所有的神经都在传递着同一种信号。

    痛。

    “呃!啊啊啊啊啊啊——!”我捧着头倒在地上,疼痛一阵阵地袭来。

    就在我感觉快要死掉的时候,我的脑后被猛敲了一下。

    就此,世界陷入了黑暗与沉寂。

    一切都感受不到了。

    可是为什么有种不甘与悲凉不住地在拉着我的心脏。

    一次次地感觉在下沉,仿佛在无边无涯的深海中。

    “我爱你,李白。”

    再次醒来,已经是次日晌午。

    我躺在床边的地上,却不见了小弥的身影。

    双手撑着地板,努力地要坐起来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断喝:“不要动,躺下!”

    是小弥的声音。

    迄今为止,她一直值得信赖,于是我很容易地做出了抉择。

    相信她。

    我小心地扭转头,看到了靠在窗户旁死角的小弥。

    窗户已经打烂,碎掉的玻璃散落一地。

    小弥提着一把狙击枪,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另一只手上的破碎的镜子。

    看到狙击枪,一种奇异的熟悉感突然包围了我。

    “啪!”我左手边三十公分处的床铺直接被子弹击穿,嵌入地板之中,溅起的木屑打在脸上仍然感到很大的冲击力。

    这穿透力够强的啊!

    从弹道可以判断出对面狙击手的位置,而我的位置恰巧在对面的死角,根据窗户的位置与狙击枪的位置大概能推算出死角的面积……

    我向右一个翻身,滚到了安全区,匍匐着摸向小弥身边,并贴着墙站了起来。

    小弥惊讶地看着我:“你是怎么判断死角的位置?”

    “很简单啊,从子弹的弹道做一条射线就能确定对方的位置,而对面是一栋商业大厦,人多眼杂,他不可能提着狙击枪到处找射击点,那么以他所在点与窗户的四角做射线,便是他射程所覆盖的区域。”我将自己的推理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

    “这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事情么?”小弥道。

    “好吧,你不要再怀疑了,我知道自己就是一团迷,而且失忆前的我绝非常人。”我说道:“所以我一定要查清楚我的过去,而且要救出唐子衿。”

    就在这时,客房的门开了。

    进来的人,是旅店老板。

    那个猥琐老板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不由分说便直接冲向我们二人所在的死角。

    他只要再向前半步,便是对面狙击手的射程覆盖区!

    千钧一发之际,我夺过小弥的狙击枪,架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

    “咻!”由于装了消声器,狙击枪只发出了一声细小的爆鸣。

    来不及确定是否打中,我立刻向下倒去。

    即使如此,我还是感到耳边的尖啸。

    耳垂上有鲜血滴了下来。

    再慢上万分之一秒,那枚子弹便有可能将我的脑袋打爆。

    “呃!”

    倒在地板上的的同时,几片碎玻璃嵌入了我的后背。

    “嘶!”钻心的痛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但是没有时间去管这个,我急忙问道:“快帮我看看,打中没有?”

    “偏离约十五公分,不过因为你打破了对面的玻璃,这时对方应该也已经撤离了。”小弥道。

    这时猥琐老板才发现我手中的狙击枪,是货真价实的夺命之枪,双腿一软,瘫软在地。

    我取出昨晚拆掉的针孔摄像头,扔在老板面前威胁道:“今天的事儿不许说出去,不许报警,否则我让你这旅馆彻底关门,让你彻底消失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我……我……”那老板哆嗦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

    “滚!”我沉声喝道。

    这猥琐大叔连滚带爬地夺门而去,身后却响起了一声叹息。

    “你要是不这么做,我会阉割了他。”小弥冷冷地说:“你是在救他?”

    “小弥,你还是远离社会太久了,人可不是说阉割就阉割的……警察这部门也不是吃闲饭的。”我谄笑道。

    “在我眼中,拿枪的家伙都是吃闲饭的。”

    这点我只能接受。

    “不过你的战斗力还是在野外更强一些吧?人类社会中还是有许多制约人的规则的。”我熟练地拆卸着手中的狙击枪,将零件收进那个超大的大提琴箱中。

    小弥眉头皱了起来,好像一朵好看的小花:“从你的职业素养,我几乎可以肯定,你就是山鬼队的人,可是你为什么又有一个研究生的身份?”

    不知怎的,我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抹平了她眉心的褶皱。

    小弥一脸惊讶地盯着我,出乎意料地没有做出折断我手指这样的举动。

    “会找到答案的,现在最要紧的是,救唐子衿。”我说道。

    “现在最要紧的是去医院把你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小弥道。

    确实,我耳朵上的枪伤,还有后背的玻璃需要处理干净。

    可是,那条短信是必须要理会的。

    我分明的知道,如果是那个未曾失忆的我,会拼了性命去救唐子衿。

    然而此刻的我,却犹豫了。

    我看到了那些记忆,却没有实感。

    就在这时,我的大脑一阵眩晕,我又昏迷过去。

    醒来时,我躺在一个地下监狱中。

    我的身上穿着那种电影中极度危险人物才配有的束缚服。

    手脚都动弹不得,嘴里还塞着棉布。

    “欢迎欢迎!”一个高瘦男子走了过来,用一种戏剧性的语调打着招呼,顺便扯下了我口中的布。

    而后他像一只大鹅一般,伸长着脖子,瞪着细小的眼睛,似乎在等我说些什么。

    “你是谁?”我的嘴已经僵掉,只能发出含糊的语音。

    “记得那条短信么?”他削瘦的脸上浮现出莫名的笑意。

    “你是IIS的人?”

    “是的是的,我……”他在我面前做了个芭蕾舞的三百六十度旋转动作,高耸的颧骨上出现了异常的潮红:“就是IIS亚洲区代理人,伊藤二郎。”

    “你们把小弥和唐子衿怎么样了?”

    “小弥?那个女特工?她应该已经在海里喂鱼了吧!”伊藤一直维持着夸张得让人恶心的笑容:“而唐子衿嘛,如果你加入我们,我就让二位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