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往事不堪回首

    更新时间:2016-10-14 12:43:46本章字数:2610字

    苏静雪下了车,立即向自己的报名地点走去,14级播音主持A班,丝毫没有等等母亲的意思。一切准备就绪,又坐上了母亲的豪华轿车,抵达宿舍公寓,一下车便直直走向自己被分到的宿舍。听母亲的意思是,原本她以及为自己在学校外面准备好房子了,可是她执意要住学校宿舍,因为实在不想花那个后爸的钱,尽管他并不缺钱。

    住进宿舍,刚开始也一切正常。直到有一天,李思雨和薛子琪打闹不小心把水泼到正在背对着她们玩手机的苏静雪身上,两人忙着赔笑脸道歉,道“对......”话还没说完,一股水流便击打到了脸上,伴随着农夫山泉水瓶落地的声音,苏静雪甚至连头都没有回过来看一眼。两人本想发作,可是她们事先了解过苏静雪的家庭背景,毕竟是富二代,明着是得罪不起的,便也就此作罢。苏静雪此时其实正在跟亲生父亲说要去传媒大学读书的事,可是父亲并不同意,和三年前是同样的回答,怒气由此而生,刚好宿舍的另外两名舍友不小心惹恼了她。

    三年前,自己还只是一名初中生,当时自己在市里一所挺好的中学上学,学习成绩挺好,受到老师同学的喜爱,期中考试刚过,她取得了全班第一名的好成绩。班级里组织了家长会,她很开心的回家跟爸爸说:爸爸,明天要开家长会了,你去呗。我可是考了全班第一名呢!爸爸很开心的说“第一名啊,有奖励,你想要什么礼物?家长会不是一直都是你妈去的吗?这次也她去,明天我很忙。’”次日,家长会进行了几分钟后,班级里的苏雅兰挽着她的家长进来,而苏雅兰挽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父亲,苏静雪和母亲极为诧异,直到父亲的眼光看向静雪和她母亲的时候,父亲眼中闪过一丝心虚,可能是他也没想到情妇的女儿和他自己的亲生女儿居然是在一个班级,精明的母亲察觉到了父亲的心虚,明白了一切,顿时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凭她如此丰富的人生阅历,一看就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而小静雪此时很迷茫,她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来开另一个孩子的家长会?如此纠结着直到家长会结束后,回到家里,父亲就像没事人一样,依旧坐在沙发上看新闻,母亲才刚踏进门口就大发雷霆说“好你个苏子峰,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养情妇,还把孩子都养这么大了,你别忘了,你当年是靠着我娘家才能走到这一步的,你吃软饭不说还恩将仇报,用我们的钱在外面养女人,苏子峰听到这里,眉头蹙了蹙,心里闪过一丝愧疚,当年确实爱过这个女人,只是无奈,再多的爱在她的喋喋不休与蛮不讲理面前也终于败下阵来。这一丝愧疚转瞬即逝。快得连那个久混官场的女人都没有察觉到。整理了一下情绪,苏子峰笑着道:误会,误会啊,事情跟你想的完全不一样!那个女孩是我朋友的女儿,我朋友最近公务繁忙,就拜托我去帮忙开家长会,你看,朋友有事情,我不能不帮,是吧?”李湘雅听了,半信半疑,只道“但愿不要像我想的那样”。一切危机已然解除,至少苏子峰是这样想的。“帮我一个忙,”“”“什么忙?”“”“你找几个靠谱的私家侦探去跟踪苏子峰,看看他在外面到底做了多少对不起我的事?”“”“什么?”一个男声惊讶的问。“”你别管那么多,照我说的做就行了,谢谢你了!”话一说完,李湘雅转身便走。话说这苏子峰也实在是大意,以为随便编个谎话就能把李湘雅给糊弄过去。李湘雅,一个心机深重的官场女人,集智慧心机于一身,她准备在苏子峰完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弄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当李湘雅把那些不雅照片丢到苏子峰脸上的时候,苏子峰才恍然大悟,他已然是被这个女人摆了一道,不过这反倒是成全了他,他不慌不忙的说道:离婚吧,既然已经这样!李湘雅大怒“你想的到美,让那个女人坐享其成,给你一周的时间去和她断的干干净净,不然我不会放过那个贱货的,还有那个野种。” 何必呢?你我早已回不到以前,婚姻已经出现裂缝,勉强在一起也必然是痛苦的,不如不再纠缠,放彼此一条生路,“苏子峰恳求道。李湘雅苦笑“纵使痛苦,也绝不离婚,小雪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苏子峰不再多说,起身离开了家门,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回过家, 她想都不用想便知道他一定是在那个女人家,于是便出发去那个女人家找,她按响了门铃。门开的那一刹那,她就心灰意冷了,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孩子开了门,稚嫩的声音问道“阿姨,您找我妈妈吗?”小男孩这样问的原因是最近好多阿姨会来看望他的母亲,给她母亲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建议。“苏子峰,我找苏子峰”李湘雅的声音冷得仿佛要把这些人冻死一般。“”您找我爸爸呀,您等一下,我去叫,小男孩眨巴着眼睛说道。听到爸爸两个字,她顿时心凉了半截,以前以为还可以挽回,毕竟两边都只有一个女儿,现在那个女人有了儿子做筹码,胜算自然是更大了。看来这婚还真是非离不可了。李湘雅转身就走,也不等那小孩,她有自己的骄傲,她不允许自己委曲求全,这种摇摇欲坠的感情不如不要,以免自己到头来遍体鳞伤,所以她不容忍自己低头,她需要潇洒离开。算了,对于小雪,她就给她双倍的爱吧。回到家,李湘雅就和苏静雪说明一切,苏静雪知道母亲眼神中那种离婚的坚决,她是心疼母亲的,这种痛苦,她愿意让母亲远离,她同意并且支持母亲的决定。

    而对于苏静雪来说,原本父亲就长年在外忙工作,尤其自己与父亲的交集更是少之又少,父亲甚至连自己上哪所学校也一无所知。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父亲总是缺席她的身边,原来他还有另外需要牵挂的人。可是父亲,你可知道,小雪也是需要您的呀!

    苏静雪的思绪回到现实,刚刚的电话让她明白她不能去传媒大学上学,但是她还是很渴望去的,不行,她得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苏子峰再好好谈谈。自从父亲和母亲离婚后,父亲基本上远离了她们母女俩的生活,而父亲出于愧疚,提出承担苏静雪的大部分生活费,只有每次给生活费时才会和苏静雪见个面,所以苏静雪想去找父亲,其实最主要的是她想他了,她想见见父亲,这是苏静雪内心深处的那强烈迸发的感情。

    她跑到苏子峰工作的单位等他,下班后,苏子峰看到她很诧异,然后说送她回家。在车上,苏静雪知道父亲把苏雅兰送去传媒大学了,她本来是想和父亲大闹,但看到父亲的眼神又没有勇气,她对他始终是敬畏的,就这样默默的接受了,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父亲说了一句“静雪,无论如何,爸爸是爱你的,可是我也有苦衷,我现在已经有了另外的一个家庭,我......”话未说完,苏静雪已经下了车,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天气也十分配合她此时的心情,很多年没下雪的城市居然意外的飘起了雪。回到家中,也并没有温暖多少,面对的是母亲的责骂,自从父母离婚后,母亲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脾气越发暴躁,而且还好赌。她一度认为自己变成了一个孤儿,再无父母疼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