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租房风波

    更新时间:2016-10-21 12:25:51本章字数:2029字

    她的思绪穿越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冬天,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把她从无边无际的黑暗拉回现实,“小雪,听说你已经报名了,恭喜你了,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我在你学校周围找到了一份工作,惊喜吧?”白亦然说道。作为她的仰慕者,白亦然想要一直陪伴她左右,虽然已经辍学,但总是追赶她的脚步。“知道了,刚开学有点忙,我先挂了,”苏静雪冷冷的说道,没等白亦然开口,挂机的声音就传入耳中。苏静雪其实也没什么事情要忙的,只是回忆到过去,悲从中来,又想到自己刚来就得罪了两位室友,不免更添忧愁,自己也明白现在大学宿舍的关系复杂可怕,新闻报道的宿舍惨案数不胜数,什么碎尸案,投毒案,可谓是提起来就让人心生寒意,毛骨悚然,读书也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顺利毕业之后,还要感谢当年舍友的不杀之恩呢。想到这些,苏静雪不由得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但也觉得自己刚刚对舍友的做法确实有些不妥,于是立即觉悟,感觉自己应该给舍友道个歉,小事化了。

    次日,她买了许多零食,准备晚上跟舍友分享,聊表歉意。想到晚上就可以化解这次的纠纷,苏静雪满是愁云的脸上添了几分愉悦,蹦蹦跳跳的去拿舞蹈鞋,准备去上舞蹈课。翻箱倒柜,找遍了宿舍的每一个角落,只差掘地三尺了,但仍然不见它的踪迹,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倒是也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顿时觉得舍友的做法卑鄙中透露着幼稚,无耻中掺杂着可怜。纵使自己脾气够差,但也不屑与这样的人有所瓜葛。白亦然正准备去上班,忽然手机响了,正是苏静雪打来的,这次是请他帮忙租房子。没想到白亦然办事效率特高,一天都没过,就找到了房子,便给租下来了,房屋是套房,在大学城周围,这个套房本来是准备卖的,可是没有多少人买,闲置下来很多这样的空房子,这就是名副其实的鬼城,虽然开发了很多楼盘,但很多都是空的,这边居住的主要是大学生,每次一到寒暑假,整个地方都是黑压压的一片,这就是鬼城的由来。

    租好了房子,苏静雪当即便搬出了宿舍,开始了独自生活之旅。深夜,她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一开始她以为是老鼠,后来越听越觉得不像是老鼠弄出来的,便摸黑下了床,蹑手蹑脚的出了离大厅最近的卧室,这时声音又更清晰了一分,霎时,她就冷汗直冒,因为这确实是从门外发出的,而且很明显是有人在撬她的锁。想到自己一个女孩子在这住,害怕之情更盛,不过毕竟是当过混混的人,马上就冷静了下来,面对这种情况,如果再不出声,让外面的小毛贼知道里面的人醒着,那么毛贼很可能就破门而入了,能够判断是小偷是因为此处的特殊环境所致,整个地方居住的人并不多,而且大多是些空房子,房子里值钱的东西也不多,一般小偷也是看不上的。经过分析,苏静雪决定还是得向外界求救,毕竟自己是个女孩,万一小偷进来起了歹意,那后果不堪设想。她退回到了离客厅最远的那个房间,摸来手机,拨通了白亦然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听了,心里不免感动了一小下,她记得每次拨他电话他都不会超过三声便接起,她小声的说道“怎么办?我·,我房外有人撬锁。”白亦然条件反射似的从床上跃起来,“啊”惊恐之情一点也不亚于正身处现场的苏静雪,随机便拿起衣服跑出门了,一边跑一边安慰她道“别急别急,假如不幸小偷进来的话,你不要看他,他想拿啥就拿啥,你都别管,只要保证自己安全就行,我马上赶过来,不要挂电话。“嗯””苏静雪嗫嚅道。就在她打电话的这会儿,小偷貌似已经打开了进入客厅的门,随之而来的是翻找东西的声音。苏静雪内心是崩溃的,假如小偷贪得无厌的话,势必会再打开卧室的门,依次搜索,怎么办?怎么办?如果真要打开卧室的门的话,那么小偷会选择先打开哪一个呢?现在她内心只祈祷小偷先去开其它的卧室门。正在思索间,她听到了卧室门响了一声,她的头皮开始发麻,该死的墨菲定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咔擦”门响了,苏静雪感觉全身都发麻了,冷汗已经湿透了睡衣,但仍然必须假装熟睡,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户,小偷已经看见了里面正在熟睡的人,也轻手轻脚的踱进了卧室,开始继续搜寻钱物,可是半天没搜到什么东西,只有一台电脑,或是苏静雪颈部的平安扣引起了她的注意,苏静雪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小偷正在朝她走来,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小偷的手触碰到了她的颈部,她反手将整个被子扯起使劲的盖向了小偷的头部,跳下床就跑,很快就跑出了卧室,打算打开门,跑向外面求救,门已经打开,但一双手已经使劲的勒住了她的脖子,很快她便被拖回了卧室,使劲的被摔在了地板上,这一下,摔得她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小偷又向她扑了过来,企图扯下她的平安扣,可是苏静雪极力反抗,在撕扯之下,她的睡衣已破破烂烂,露出了洁白的皮肤,小偷顿了一下,顿时转换了目标,开始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她也极力的反抗,就在她绝望之时,白亦然和警察破门而入了,小偷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打翻在地,随之被带走了。白亦然跑过来,把被子拿来包裹起苏静雪,扶着她送走了警察,警察走后,苏静雪趴在白亦然的怀里,一直哭到睡着了。此次事件,虽是有惊无险,但还是害怕,于是便决定找几个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