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梦

    更新时间:2016-09-23 20:54:04本章字数:3294字

    陆离静静地站在一片荒原上,周围是残破的城墙,偌大的石柱被拦腰砍断斜插入土,砖石泛着鲜血的艳红,仿佛一朵朵盛开的血色妖花,令人着迷。

    他慢慢环视四周,一具具身穿铠甲的士兵就这样横七竖八的倒在陆离的周围,身体不断涌出大量的鲜血,把更多的砖石染成了血红色。一阵风袭来,鲜血的咸腥随着风直冲陆离的鼻孔,但他神情并没有丝毫改变,看似稚嫩的面容一脸冷漠,深邃的眼眸看不出一点波澜。

    “这就是屠杀吗?”他看着自己右手紧握的清幽色长剑,剑身被鲜血浸透,泛出摄人的冷光。他稍稍举起了手中的剑,平视着,古奥的花纹在鲜血的洗礼下逐渐延伸,出现,仿佛一位伟大的画家正在这把剑上勾勒着世界上最繁杂壁画。

    “神呀,快救救我们!”脑中慢慢浮现起了不知是何时的景象,人们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向上苍祈祷,而熊熊的烈焰就在他们后面席卷而来,红色的火焰伴随着剧烈的狂风直冲云霄,这一刻,世界变成炼狱,在那些祈祷的人们就像炼狱里的鬼魂,竭嘶底里的呐喊,渴求神的救赎。

    可是,暴风般的火焰还是把他们埋没,赤青色的大地此时被高温烤的赤红,城镇在一瞬之间被摧毁,连同那些祈祷的人们,都埋葬在这个赤红的大地上。

    “神是什么?只不过是敲骨吸髓的魔罢了,他们奴役着人们,当人们为神奉上祭品时,他们的眼中就只有贪婪和轻视,或许这个世界只是一座囚笼,囚禁着数以亿记的奴隶。”

    “我们其实就是神的玩物而已!”

    陆离捂着头,在地面上不停地打着滚,声音微不可察却犹如针尖直直刺进他的脑海里,莫名的愤怒,莫名的悲伤,似乎有什么本不该发生的事正在发生,他想去阻止,身体却软弱无力,想要站起身来都要费尽全身力气,仿佛全身被注了铅。

    一种无力感充油然而生,他开始有些绝望了,因为他觉得那个不该发生的事已经结束了,到最后,他还是没能帮上什么忙,“对不起。”他在心里说。

    焰红色的天空向大地喷发它惊人的热量,青蓝色的闪电咆哮的从红色的天空飞出,万钧雷霆宛如一头发怒的巨龙,在天空中蜿蜒盘曲,此时地上已被火焰染成赤红,如果有人在地面上看的话,定会被这番景象震惊,灭世的火焰跟咆哮的闪电在相互缠斗,这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事,这种景象只限于神,只有神才是如此恐怖,他代表天地,他执掌生灵,任何人在他面前只有跪拜。

    此时陆离平躺在赤红的土地上,脑袋昏昏胀胀,这个画面的视觉冲击力太大了,那绝望的呼喊,那摄人的红光,那毁天灭地的景象都像是梦魇,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真的要死了吗?”他倒在地上,意识正在模糊,身上的灼热感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嵌入骨头的温暖,正如别人所说的,死亡并不可怕,它是美好的,神圣的,可以摆脱世间无尽的烦恼,享受一个人的安静。

    “对不起。”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他在心里默默念叨。

    突然,陆离从床上蹦了起来,脸上满是冷汗,心脏跳个不停。

    “又做恶梦。”他在心里想,两年来,陆离重复做着这个骇人的梦,那梦的真实程度令他每次醒来之后都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直到看着身边熟悉的环境,陆离才敢安定下来。

    要不是他心里承受能力强大,或许就疯了。

    他缓缓下了床,或许是刚才恶梦的原因,现在他下床脚都是不由自主地颤抖的,而且异常沉重,像是被灌了铅,重得他抬不起脚,要不是学院每年的例行的“测灵”,他是宁愿躺在床上,什么修炼,什么提升实力都见鬼去吧。

    陆离所在的学院是流云国五大学院之一,以严格著称,每隔一段时间,学院都会举行“测灵”仪式,目的是挑选更为优秀的学员,如果你的修为在学院排名比较靠前的话,你会获得更好的修炼条件,甚至你的修为增长达到一个可怕的地步,学院还会破例让你在藏经阁挑选一卷高阶灵诀。

    要知道,灵诀可是在武诀之上,一般的家族可是连一卷低阶的灵诀都没有,这份奖励不可谓不丰厚。

    但是,同样的,如果你的等级被别人追上,那么你之前享受的优厚条件可就转移到比你高的人上,可以说,学院奉行的是“强者法则”,你只有变得更强,才能和别人谈条件,才能体会到这所学院深厚的底蕴,如果你只在底层挣扎,这所学院可能将是炼狱,让你痛不欲生。

    不过,即使是在最底层的学员,饱受欺凌,但很少有人会后悔的,因为这所学院的法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弱肉强食。弱者,只能被践踏在脚下。

    但是对于陆离来说,修为这东西只是一种工具,钱才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东西咧,有了钱你可以每天仆人伺候,每天山珍海味,住着宏大的宫殿,然后招募一堆强者保护自己,这种生活才是最完美的。

    想了一会,陆离才把白色长袍穿在身上,这是他身份的象征,灵级武者,在这所学院里只能算是一般的水平,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修炼这种东西,除了孜孜不倦努力之外,还必须有一定的天资,平庸的人注定无法和一些变态妖孽相比,况且他对于修炼这种事情还不是太上心。

    走出他居住的木屋,外面是参天的古木,相互紧挨着,像是一堵密不透风的绿色的墙,让人觉得幽闭无比,但是陆离早已习惯这种感觉,这附近只有他一个人居住,很多时候,森林只有一些灵兽发出低吼的声音。

    “要是有钱,我一定要砸了这个破屋,建一座宏大无比的宫殿。”陆离反身看向自己的破茅草屋,大声说道。

    好在学院附近的灵兽大都是级别比较低,也对陆离造不成什么威胁,再说了,如果在这附近出现了一些高阶灵兽,相信会吸引更多的学员来这里狩猎,要知道,灵兽身体里面的兽核对于一个武者来说用处极大,它里面蕴含的灵力不仅可以帮助武者提升修为,而且如果将它嵌入武器之中,还能大幅提升武器的威能,只要你能抵御住兽核对你的反噬。

    当然现在一些比较高等级的灵兽兽核都是可遇不可求,往往这些灵兽一出现,必然会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无数家族都会紧紧盯住这块肥肉,抢夺与杀戮也在所难免。

    陆离无精打采地看了一眼被树叶挡住的斑驳的天空,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心里空荡荡的,他来这所学院已经两年有余了,而他的记忆也停留在两年之前,进入这所学院前的记忆几乎一片空白,甚至他都差不多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进入这所学院的,这两年来一直都是孤零零地生活在这里。

    说不定自己就是一个孤儿,因为这两年来都没听到过关于自己的消息。

    “究竟自己要追寻什么?”他在心里询问自己,思考良久,他拍拍脑袋,说道:“我的目标不是赚到足够多的钱,然后娶一位漂亮的女孩,登顶人生巅峰吗?”

    这时候,落叶被疾风吹起,纷纷扬扬弥漫在围绕在陆离的身边,突然,陆离想起耽误的时间太多,如果不加速赶到“测灵”的地方,他认为自己会相当狼狈。

    他身形一动,顿时狂风肆虐,一股刚猛的气流从他身体迸出,淡绿色的灵力围绕在他的身边,像是绿色的盔甲,在高速穿梭中保护陆离的身体。

    在另一边,玄灵学院正中间的广场上,早已人满为患,一个一个穿着白色长袍,蓝色长袍的学员正紧张地等待着这次“测灵”仪式的到来,同时,一些穿着黑色长袍的学员正安安静静地盘坐广场的一隅,而大部分人旁边,都会有那么几个穿着蓝色长袍的学员弓着腰,毕恭毕敬地围绕在他们身边。

    显然,穿着黑色长袍的学员在这所学院享受的地位最高,他们也被称为:“内门弟子”,由学院的长老亲自指导。而他们的修为也足以让他们享受到这种待遇,要想拥有这一身黑色长袍,修为最少都是武级初期。。

    紧接着是白色长袍的学员,他们的修为大概在灵级中期到后期的水平,以此类推,身穿蓝色长袍的学员则是修为最低的一类,每个人的身份都对应了每个人的地位与修为,等级分明。

    这是玄灵学院的特色,强者法则,只有更强,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当然经过这次“测灵”,如果那些内门弟子被后面的人赶超上,这所有炫耀的资本都会化为虚有,取而代之的是旁人的嘲笑,这对于其他位置的人来说也是如此,落后意味着尊严的丢失。

    对于自身实力弱小的人来说,只能依附于强者,这样就才可以更好的在这所学院里生存,只不过,要稍稍丢弃自己所剩不多的尊严罢了。

    陆离已经竭尽全力往着学院的广场进发,在心里面,他是极其不愿意参加在这次的“测灵”,因为他对于学院的做法嗤之以鼻,虽然凭此制度,玄灵学院能在流云国中傲视群雄,但是,弱者就只能卑微的存活吗?

    最重要的是,今天他本来可以跟院外的狩猎人一起进附近的森林捕捉灵兽,这一天就可以获得一百灵石的报酬啊,可就是因为这个‘测灵’仪式而白白放弃了这个赚钱的机会。

    “啊啊,到手的一百灵石就这样没了。”想到此,陆离还是一肚子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