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欺凌

    更新时间:2016-09-23 20:56:28本章字数:3608字

    经过一段时间的赶路后,参天的古木逐渐被一些高大的木楼所占据,陆离也就快抵达了中心广场,不得不说玄灵学院的面积是非常宽广的,如果是普通人要是想绕学院一周,恐怕都要花上几年的时间,就是本院的武者也很少有人能真正把学院游个遍。

    而且,玄灵学院还有许多个禁区,这是禁止学员们进去的地方,一是里面异常凶险,二是在这些禁区一般都有学院长老设置的结界,就是想进也进不去。

    此时陆离早已大汗淋漓,长时间的消耗灵力,使得他的身体感到了疲惫,灵力是一个武者力量的本源,相当于人的血液,过度的使用会造成极大的身体负担,如果灵力耗尽,那么对于武者来说就是死亡的到来。

    “终于赶到了”

    巨大的圆形广场逐渐出现在陆离的视野里,他稍稍松了一口气,广场上人群涌动,如果不是这种日子,都可能感受不到学院里面竟然有如此之多的学员,他们都是来自流云国各个地方或大或小的家族里面,而来这里也是为了能尽快提升实力,好在立足于这片天地。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这场面还是让陆离非常吃惊,他并不是感叹学院的人数,而是惊讶于有如此之多的黑袍学员,黑袍,意味着学院里面的佼佼者,长老们重点培养的对象,享受学院最好的修炼资源。

    在玄灵学院里,有个秘而不宣的事情,就是一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往往可以不用参加“测灵”仪式,一是家族底蕴的原因,他们往往能得到更好的家族栽培,修为肯定比大部分同时期的人厉害,二是因为血统。

    虽然一些底层的人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是世界就是那么残酷,一个武者究竟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往往取决于他的血统的优劣,尽管有无数处在底层人想证明这个结论的错误,但大部分普通人在修炼到一定时间后就会遭遇瓶颈,此生再无精进,出身在世家大族的人来说,他们很容易能提升到平常人难以的境界。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欺压无处不在,一些世家大族对于普通家族的欺压,强者对于弱者的欺压,只要你的实力比别人弱,就会被别人踩在脚下。

    也因为这样,每个家族传承的关键就是血脉的传承,如果一个人的成就达到很高,造福的不止是他自己,还有他的子孙,所以,尽管现在那些穿着蓝色长袍的学员如此卑躬屈膝地围绕在那些天才妖孽旁边,他们何尝不祈求奇迹的发生,若是有那么一天,能突破平凡的血统限制,成为名震一方的强者,那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陆离缓缓走进人群,留心倾听每个人说的话,以前极少出现的天才妖孽现在都齐聚于此,想必不只是参加这次的“测灵”因为这种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浪费时间。

    显然很多人都感受到这次的“测灵”仪式不同于往日,可能学院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按这阵势,怕是玄灵学院排行榜上前五十的学员都来参加。

    一时间,人群议论纷纷,但谁也摸不着头脑,这时最清楚的应该就是那些身穿黑袍的傲视学院的黑袍学员了,但他们除了一些人在小声交谈之外,其他人都是闭目养神,好像这次的“测灵 ”对于他们关系不大。

    而事实也是如此,在学院过去的经验中,这些处在学院顶端的学员很少会被后面的人超越,他们享有学院最好的修炼场所,有家族倾力栽培,虽然很多人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优秀的人会更加优秀,而处在中间和低端的人在他们耀眼的光芒中失去存在,所以“测灵”产生的变动更多的是白袍学员和蓝袍学员之间的变动。

    在人们焦急等待着这次仪式的开始时,在广场的一隅却发生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一股异常的灵力波动从那散开。

    虽然因为隔着比较多的人,陆离看不见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是从这种阵势来看,那里必然爆发了一场战斗,这对于玄灵学院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因为学院奉行的是强者法则, 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战斗就好,无需场地,可以在任意地点战斗,只要不损毁学院一些重要建筑物,可以说这所学院并不是象牙塔,让学员们安心成长,它是外面的世界,剑与火的世界,奉行强者法则,只要你比较强,你就能做主,甚至如果你把院长打败了,这个院长的位置也是你的。

    当然,没有人真的那么傻呼呼地去挑战院长,不过院内的争斗每一天都有发生,没有谁会在意这些事情。

    但是,陆离看到人群丝毫没有散去的欲望,反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在玄灵学院这种现象可不多见,于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反正又不用门票钱,他费了好大劲挤进围观的学员中,紧接着他明白了这些为什么对这场战斗如此感兴趣了。

    围观的人围成一个巨大的圈,而在圈中站着一位黑袍学员,他双手拴在背后,白皙而英俊的脸庞风清云淡地笑着,身上没有一丝战斗后留过的痕迹,他眼神睥睨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另一个人,不时还摇摇头,发出不自量力的感叹。

    在学院里里面,很少会有越级挑战的战斗出现,身穿蓝袍的学员很少会挑战白袍的学员,而穿着白袍的学员也很少挑战黑袍的学员,因为他们的修为决定了他们此时的着装,在武者的世界里,除非拥有强有力的灵器或者技法,不然越级挑战只是一句空话。

    而倒在地上的年轻人额头青筋裸露,正挣扎地想要爬起身来,可是每次站起一半都因为身体疼痛而猝然倒地,这时人群中都会爆发一阵轰烈的笑声,仿佛在看一只猴子表演拙劣的把戏。

    几乎每个围观的人都对他这种不自量力的行为感到可笑,对手是一个修为至少武级初期人,而自己却穿着卑贱的蓝色长袍,修为至多是灵级初期,这样差距悬殊的战斗不就是自取其辱吗?

    “林枫天,我要杀了你。”他大喊着面前的人的名字,面目狰狞,随后他不知哪里来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身后拿出一把短剑,猛然向林枫天刺去。

    可是,林枫天的身形在那一瞬间却鬼魅般消失,年轻人的短剑当然也刺空,随后他失去平衡,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面,同时发出近乎死亡的哀嚎。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不知什么时候,林枫天的一只脚正踩着他早已鼻青脸肿的头,像是踩着一只虫子,尽情蹂躏。

    “你不是想要杀了我吗?怎么现在不动了。”林枫天用极尽嘲讽的语气向着他脚下的垃圾说道,是的,在他的眼中,这种不自量力的人就像垃圾,甚至和他交手可能都会污染自己的双手,一般情况,他是不亲自出手,他有的是仆人,吩咐一两个仆人就可以把这种垃圾清除。

    不过今天,林枫天要显露一下自己的实力,好让他认清自己处在一个怎么样的环境,这样,他妹妹就能安安分分地从了他,不然到时得到一具美丽动人的尸体又有什么用呢。

    但是令他生气的是,这个叶石竟然如此顽固,明明早已命若游丝了,却还不懂得跪地求饶,想到此,林枫天的火气更盛一筹,踩住叶石的脚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这时叶石头脑一片空白,身体上的疼痛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对于妹妹的歉意,还有深深的自愧感。

    本来他们兄妹以为能进入这所流云国的顶尖的玄灵学院以后就能摆脱家族被人欺压的命运,但是在之后的修炼中,他们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尽管他们很努力的修炼,但修为那么久了还是停留在灵级初期。

    不幸不止于此,之后妹妹叶玉因为貌美的容颜被林枫天看上,于是林枫天开始了不怀好意地追求,现在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安全来威胁妹妹,只能怪自己弱小,对不起,哥哥没有能力保护你了。

    “哥哥,哥哥,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位身穿蓝色长袍的年轻女孩,蓬松的长袍并不能遮挡她那芊芊细腰,她的肌肤雪白,像是阳光照耀下的羊脂玉,姣好的面容引得众人一颤。

    不过此时她正在趴在那个早已经失去意识的叶石旁边,眼泪像是溪流,浸满了眼眶,她微微颤颤地检查着叶石的伤势,嘴里还不时念叨着“哥哥。”这个词。

    围观的学员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个连灵级初期的武者竟然有勇气去挑战学院里面的佼佼者。

    但除了发出一声声的感叹之后,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搭救的想法,毕竟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人了,胜者有能力决定弱者的所有,况且去得罪一个如此强势的人,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对于家族都没有好处。

    女孩查看了哥哥伤势之后,用愤怒且哀求的眼神看着林枫天,虽然不说一个字,但林枫天已经猜到她之后要做什么了。

    “哈哈,你哥哥其实也没多大事,只不过我们切磋了一下,我不好掌握自己的灵力误伤了你哥哥而已,等下我叫人把你哥哥抬下去治疗,没几天就好了。”他阴笑地说。

    此时,他眼神炽热地看着面前这个待宰的羔羊,又缓缓说:“但是你如果不肯做我的妻子,说不定你哥哥就会有生命危险喔。”

    叶玉紧咬贝齿,显然她在犹豫,之前她早已听说林枫天是远近闻名的花花公子,被他玩过的女人多如牛毛,跟了他就是把一辈子都葬送,但是如果反抗,自己的哥哥,甚至父母家族都会有危险,今天就是他的警告,思考片刻,叶玉没有再犹豫,她强忍不甘与泪水,艰难地说道:“我愿意当你的妻子。”

    林枫天听到之后,强烈的欲望转化为行动,他向叶玉张开双手,示意她到他的怀里来,此时他已经迫不及待享受面前这个少女那温软的身躯了。

    围观的学员再也没有兴趣在看这场闹剧了,因为这个事实谁也改变不了,再看下去只是一场悲剧,所以对于这些不拔尖的普通学员来说,提升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看到此,陆离的心忍不住一颤,他紧紧握住拳头。

    “真的要忍吗?对面是内门弟子,而自己是普普通通的学员,多管闲事不就是自找苦吃吗?

    陆离在心里挣扎着,最后他从人群走向林枫天,每一步都斩钉截铁,是的,他不能躲避,不知为何,他感觉这种信念从很久以前就出现过,一直未曾改变,这才是真正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