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出手

    更新时间:2016-09-23 20:57:16本章字数:3307字

    “我也看上了这个女孩,怎么?现在你就强迫她嫁给你呢?”陆离突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说完这句帅气满满的话之后,陆离不禁想扶额,在心里面暗暗地说:唉,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来做这些吃力不讨好,又没有钱赚的事情。

    他不想当英雄,却也不想违背自己的意志,现在梦里那种钻心的痛依旧记忆犹新,可能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改变不了结果,但无愧于心就好。

    “说不定这个女孩会给自己一份丰厚的报酬,抵消药费也好啊。”陆离看向满脸惊讶的林枫天。

    “既然我们在玄灵学院,那么就按照玄灵学院的铁则来说话吧,赢了女孩归我管”陆离向林枫天平静地说道。

    这时候,林枫天的表情立马阴沉下来,他额头青筋暴起,心里一团怒火在燃烧 。

    “你竟然要抢我的女人!”他恶狠狠地对着陆离说道,面前的只是一个穿着白袍的垃圾,竟然能在这么多人的场合挑衅他的权威,这么多年了,他还有忍受过如此屈辱的事情,竟被一个垃圾当面挑衅。

    “按规则做事罢了。”陆离没想要说太多,此时他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灵力的调用,因为对面修为至少是武级初期,甚至是武级中期,而自己只有灵级后期的修为,若是林枫天突然暴起,而自己没有防备,说不定胜负一瞬之间就决定了。

    热血过后陆离也进行了冷静地分析,他并不是一个莽夫,现在差不多要进行“测灵”仪式。到时院长和长老会出现在广场,而林枫天在那时想必也会收敛,对于女孩来说能拖一会就是一会,陆离在心里想着。

    此时叶玉眼睛一亮,在她绝望之际,男孩的声音如同清泉浸润她的心田,黯淡无神的脸又回复了一丝血色,她满怀感激的看向那个男孩,但是看见陆离的瞬间,刚刚燃起的希望又熄灭了,面前的男孩虽然目光坚定,但他穿的是白色长袍,这样帮她无疑就是自寻死路。 

    一阵冲天的灵力波从林枫天身上爆发,震得众人连连后退,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是武级初期的修为!

    不少人都为陆离感到惋惜,虽然他的勇气可佳,但是这种行为无疑就是找死,一个灵级武者对阵一个武级武者,就好像一只蝼蚁在挑战一头暴怒的凶兽,两者的等级差距犹如鸿沟。

    陆离这时也被震惊到了,虽然他早已经预料到林枫天会有武级的修为,可是没有想到武级的威能竟然如此强,与灵级完全不在一个层次,现在陆离连能不能接下他的一招都很难说。

    而陆离和林枫天的战斗彻底引爆了中央广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往这边聚集,就连那些看起来风轻云淡的黑袍学员都不禁把注意力放到这场战斗上来。

    这在玄灵学院的历史上可不多见,往往只有两个绝世天才的比试才会这样引人注目。

    所有人不自觉地为他们让开一个巨大的位置,金黄色的阳光照在青幽的地板,折射出暗淡的华彩,空气仿佛凝固,所有目光都聚焦在此,他们就像决斗场里的战士,胜者拥有美貌的女孩。

    他们面对面地站着,林枫天不断聚集身上的力量,争取给对面不知死活的小子致命一击,在他看来,陆离仅仅只能承受他的一记攻击,不过没想到的是这场战斗竟然会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可以说学院的全部学员都看着这边的情况,如果他不能一击把陆离置于死地,那么就太下他的面子了。

    突然,林枫天的身影鬼魅般消失,陆离浑身一震,眼睛不断警觉地看着周围,刚才和叶石的交手,林枫天就使出了这招,让人无处可防,瞬间被击倒。

    “武技,瞬身法么?”不少黑袍学员猜出了林枫天的技法,同时摇摇头,想不到对付一个灵级的小子居然要用上武技,是要一击取命吗?虽然学院没有禁止伤人,但是取人性命就犯了院规,况且在如此多的目光之下,以远远压制对方的修为,这样的做法未免太失风度,不过他们也没有说什么,这是他们两个的战斗,旁人也插不了手。

    一些人对于陆离也有浓厚的兴趣,尽管是面对必输之局,甚至可能会搭上自己的性命,但是从他的眼睛中看不出一丝怯弱。

    “真是一个有趣小子,可惜对手太强。”广场对上的木楼上,一位白发老人笑眯眯地看着广场上发生的事情,事实上他早已经到达这里了,但是并没有现身,他就是玄灵学院的院长“萧青云”!

    这时,陆离的精神已经达到最顶峰的地步,他知道林枫天下一刻的出现,就是全力的一击,如果没有防御到,说不定他下一秒就变成尸体。

    在他高度集中精神之时,周围事物细微的变化一个不落的都进入自己的脑海,风声,人群的议论声,嘈杂的脚步声…….

    这是他两年前进入这所学院就发现的秘密,他的灵识比同等级的武者要高许多,身边任何细微的动静都能被他察觉到,所以即使是跟随着外面那些经验丰富的狩猎者一同捕猎高级灵兽,他都能全身而退。

    人们有种说法:以狩猎灵兽谋生的狩猎者实际上是在刀口行走的职业,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刻你是猎人还是猎物。

    而陆离总能率先察觉危险,并且安全撤离,而这凭借的就是他敏锐的灵识。

    陆离紧闭着眼睛,因为这时眼睛已经起不了作用了,而要用自身的灵力去探测周围的动静。

    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而凶猛的灵力波动从头顶袭来,身体本能的被这种阵势压得动弹不了,而在大部分在场外围观的学员却完全没有察觉这一状况,他们只是看见林枫天神秘地消失在原地。

    眼见危险就要来临,陆离身体爆发一阵激流,淡青色的灵力形成一层保护身体的护盾,然后他用尽全身力量向着旁边扑去,以此来躲避林枫天这必杀一击。

    “轰!“随着一声巨响,陆离原本站的位置被炸出一个大坑,红色的火焰犹如狂龙向着四周迸发,就连旁边观战看热闹的学员都不免被这火焰袭击到,一时间,蓝色的,绿色的护盾咋在人群中绽放,像是开了无数种五颜六色的花朵,有种别样的美。

    而陆离虽然迅速做出了反应,但还是淹没在了尘埃和火焰中,由于一系列事情来的非常之快,穿着蓝袍的学员和白袍的学员都没有看清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只听见一声剧烈的爆炸,陆离所在的位置就烟尘弥漫,红色火舌喷出。

    但要数最震惊地莫过于那些在一隅看的黑袍学员,他们很多人修为不亚于林枫天,当然对于他的攻击看得透透彻彻,他们震惊地是陆离竟然能亦如此之快的速度躲开,要知道“瞬身术。”在本人现身之前很难被人察觉,但是陆离的预判也太准了吧,他要是再慢一点,此时就恐怕会被轰成重伤,甚至死亡。

    陆离庆幸自己在那一瞬间躲开了林枫天的攻击,不然现在就可以结束战斗了,他现在藏在尘埃中,尘埃很快会散开,不过在散开之前,足以可以让他预足一次攻击。

    随即,他开始闭上眼,因为当集中精力时,他可以察觉任何微小的动作,当然也可以确定林枫天的位置,同时他从怀里拿出一柄短剑,这短剑是从刚刚叶石身旁捡的,他实在没有带武器,赤手空拳更不可能对林枫天造成什么伤害。

    淡青色的灵力如同轻烟缓缓缠绕在短剑上,这就是灵级武者,调动天地万物之灵强化自身,陆离紧紧握着这柄经过“强化”的短剑,等一察觉到林枫天的位置就可以给他出其不意的攻击。

    “希望能奏效啊。”陆离在心里默念着。

    而这时,林枫天懊悔自己没有一击必杀,这对于他的身份是一个侮辱啊,曾几何时,他有受过那么大的侮辱,想到此,汹涌的灵力从他身上涌出,蓝色的灵力如同火焰包裹他的身躯。

    从刚才的交手,他有点震惊陆离的反应力,确实不容小瞧,不过他要让陆离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压制,灵级武者和武级武者不可同日而语,同样的侥幸不会发生两次。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逝去,刚才的烟尘也逐渐散开,两人同在烟尘里,身影模糊不清,不过下一刻,陆离身形一动,速度疾如闪电,手上的短剑的发出摄人的青光,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刚刚在烟尘里,他凭借敏锐的感觉确定了林枫天的位置就立刻向着他的位置偷袭。

    破风声应着利刃悍然刺向林枫天的后背!

    林枫天忽地感觉到威胁,他迅速抬起左手,用全力向后面甩去。

    “砰”的一声,短剑撞在林枫天的左臂,一股强大的冲击波自碰撞处迸发,瞬时烟尘散去。

    陆离的短剑在撞击后一寸寸地裂开,清脆的金属碎裂声在陆离听起来是多么的刺耳,果然是武级的武者,“化灵为武”,没想到林枫天的肉体比强化过的剑还要坚硬。

    这时,陆离已经失去的最后的机会了,因为尘埃散去,硬拼他没有一点胜算。

    林枫天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握拳成掌,蓝色的灵力在掌心汇成一把长剑,随后长剑像是一道青蓝色的闪电砍向陆离,强大的灵压和迅疾的速度让他无法躲避,身体仿佛被定住,他瞳孔放大,准备迎接这次绚丽的死亡攻击,他毫不怀疑下一刻必是血溅当场。

    反倒这么危机关头,他却没有一丝的害怕,灵魂似乎跳脱出了肉体,看着死亡的来临,竟然是如此的平静。

    “我真的要死了吗? ”陆离小声地问,可是,没有人能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