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神秘女孩

    更新时间:2016-09-25 16:51:45本章字数:3801字

    “这是在哪?”

    陆离茫然地看着周围,这是一片冰封的大地,蓝色的冰晶冻住了这片大地的生机,眺目远望,只有浅蓝的平原,空旷得令人感到孤独,寒风不时刮起,夹杂着珍珠似的雪,直直往皮肤打来,身体像是被针扎,有种深入骨髓的疼痛。

    “好冷。”

    陆离忍不住叫唤起来,他冻得全身瑟瑟发抖,尽管有一层灵力的保护,但是这种刺冷还是挥之不去,仿佛是从体内向外扩散。

    忽然,一阵空灵的歌声从远处传来,歌声极其微弱,像是垂死之人作最后的呼喊,带着凄美的悲凉,不知为何,他的眼眶湿润起来,眼泪凝成冰晶坠落在地上。

    他全然不顾身体的寒冷,忽地用尽全身力气往那个歌声的源头跑去,风雪阻止不了他的脚步,寒冷不能冰冻他那颗炽热的心,因为他就要寻到歌声的源头了,令他梦幻牵绕的东西终于要出现了,但是,最后一刻,世界陷入一片黑暗,黑暗将他吞噬,带入另一个空间。

    陆离缓缓睁开眼睛,但面前已不是冰雪凝成的大地,灰黑的梁木交叉悬在顶上,他侧身转过头,一个女孩背对着他,纤细的手不知在捣鼓什么东西,瀑黑的长发有节奏地左右摆动。

    女孩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她猛然回头,然后呆呆地站在原地,漆黑的眼眸闪烁着星星泪花。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女孩声音压得比较低,但是还是掩藏不住她激动的心情,她用手擦了擦在眼眶打转的眼泪。

    这个女孩为什么要哭呢?

    她又是谁?

    陆离的脑子乱糟糟的,他还没有理清思路,对于他来说,这一切转变的太快,刚刚明明还在冰原上,现在怎么又换场景了。

    模模糊糊中,似乎有一些记忆重新回到他的脑海里,和林枫天的战斗,测灵仪式……

    “你叫叶玉是吧?”他问道。

    “是啊,你怎么了,陆离哥哥?”叶玉赶忙凑到陆离脸庞。

    难道昏迷了三天就对我没了印象吗?叶玉在心里想着,心情不免有些低落,终究自己只是一个路人。

    “啊,我想起来了。”陆离突然顿悟,他狠狠地拍自己脑袋,最近的梦把他折磨得不轻,都差不多让他混淆梦境与现实了。

    “没事,刚才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一下子回到现实不太习惯。”陆离解释说。

    这是他固有的毛病,最近的时间,他经常被这些梦弄得分不清哪个是现实,不过以前的梦都是同一个场景,现在这个换了场景,也算是进步了!

    叶玉对于陆离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感到不解,她偏着头,眼睛眨巴眨的,似乎在思考陆离这些话的含义。

    “先不要管我刚才说什么了,我怎么会躺在床上的呢?”陆离看出了叶玉的疑惑,不过他一时半会也跟她解释不清楚。

    “你把我哥哥背来这里的时候就突然晕倒了,然后我就把你抬到床上去了”叶玉急忙说道。

    “好像感觉睡一个好长的觉,身体都有点发麻了。”他伸了伸懒腰,全身的骨骼也像是苏醒过来似的,发出啪啪的响声。

    “你已经睡了有三天,现在身体还好吗?”叶玉忧心忡忡地问,她知道,陆离为他们和林枫天战斗的时候受伤了。

    “感觉没什么问题。”陆离下了床,现在倒觉得浑身轻松不少。

    不过下一刻他就发现一点异样了,因为他记得‘测灵’那天他穿的是白色长袍,现在却穿着普通的白色布衣,显然叶玉的哥哥现在还在床上疗伤,而这屋里只有一个活人:那就是叶玉了。

    想到此,陆离表情有点不自然,无数小剧场瞬间就在他脑海里上演。

    叶玉也注意到了陆离脸上的表情变换,正想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她看到陆离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衣服,想到此,叶玉白皙的面颊刷的一下子就红了。

    “我只是想用的药草敷你身上的伤疤.....没有别的.....”叶玉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手指不停地打转。

    陆离突然被她逗笑了,他笑着说:“谢谢你,有此福分,该是我的荣幸。”

    这是他的心里话,两年多来,陆离一直都是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孤独早已就在他的生活留下烙印,他对于这个世界一直都是麻木的,知道现在他终于感觉这个世界还是有趣。

    他有点羡慕叶石有这么好的妹妹了。

    话说,他的亲人又在哪呢?他朝窗外碧蓝的天空看去,眼神里满是忧郁。

    他们没有在纠结这个话题上,现在学院的选拔比赛也就快来临,不过这对与陆离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或者说这对与那些非内门弟子来说关系也不大,虽然他是灵级后期的修为,但是在学院的排行榜来说,只能算是中上的水平,而学院的名额只有十个,显然这不是他能参与的游戏。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解决叶石兄妹的事情,经过这次事件之后,陆离认为他们要想在生活在这所学院应该是很困难了,虽然搭救他的那个女孩把林枫天给击退了,但是他伤好之后会不会采取更疯狂的报复。

    而且,不可能每次都有那么幸运会出现一个人帮他们解围,而且是没有报酬的解围。

    “叶玉,我想跟你说一些事情。”陆离站在叶玉的面前,眼睛直视着她的脸,认真地说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叶玉转过头,缓缓走向屋外,“这个学院已经没有我和哥哥呆的地方了是吗?”

    “曾经我和哥哥憧憬着进入这所学院,因为我们家族式微,所以常常受到一些大家族的欺压,而我们只好联姻才能得以生存。在我们家族,已经有多位长得比较漂亮的女孩被迫嫁到那些大家族中当妾,可以说她们只是家族生存的工具。

    “而我不想重复这个命运,所以我加倍的努力修炼,终于有一天,我成为了一名武者,并且进入了这所学院”她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悲怆,陆离觉得像是踏进了寒冬,一种说不出的寒意流淌在血液里。

    叶玉没有看陆离,她继续说道:“原本以为进入这所学院,我们家族就能摆脱这个悲哀的命运,原以为,进入这所学院我和哥哥的修为就能突飞猛进,可是,在这两年里,血统的诅咒仿佛恶魔,深深缠绕在我们身上。”

    “直到今天,我们的修为不仅没有增长,反而还要被迫离开这里,想想,还真是恨这个世界啊,为什么卑贱的人永远都是活在最底层。”她转过身,看着陆离,眼泪止不住下流,像是雨,滴答落在衣服上,发出巨大的悲鸣。

    “为什么?”她的声音哽咽,仿佛绝望的人们祈求希望。

    终究还是承受不了这莫大的哀伤,她蹲下身,抱着头大声哭了起来。

    一时之间,陆离不知该如何办,他忽然想起了在梦里那些普通人的哀嚎,那近乎绝望的祈求着神明的救赎,可是最终还是被火海吞噬。或许,在神的面前,普通人如同蝼蚁,并不值得一看。

    现在陆离觉得这个世界就是最混蛋的东西,它用血统来折磨人,或许它就在天上看着这些卑贱的人向它哭泣,它在笑,笑这些人的无助,笑这些人的渺小。

    悄然间,莫名的愤怒涌上心头,陆离并不知道一丝丝黑色的灵力宛若血液在身体缓缓蔓延,他的眼睛漆黑而深邃,仿佛能把眼前的一切都吞没。

    “终于找到了。”一个嗔娇媚的女声忽然在屋外响起。

    陆离猛地惊醒过来,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刚才似乎失去了意识,又差点晕了吗?他在心里想。

    叶玉也站起身来,她迅速抹干了眼眶的泪水,视线循着声音移过去,一位面戴黑纱,身材姣好的女孩正站在不远处。

    陆离也看到了那个女孩,心头一惊,这不是之前搭救他的那个女孩吗?怎么找到这个地方。

    “不会来找我索要报酬吧,我可不会把钱交出去,死都不会给!”不过转念间想也是不可能,一个武级以上的强者能找他要什么呢,换句话说,现在陆离家徒四壁,最值钱的恐怕就是口袋里面刚发的五百灵石。

    想到此,陆离的心平静下来,一个救他的人想必也不会有加害他们的心,不然当时就不会出手相救了。

    “你是谁?”陆离朝那个年轻女孩问道。

    女孩听到声音,突然身形一动,鬼魅般出现在陆离的身旁。

    她没有回答陆离,目光移到了叶玉的身上,仔细端量了一会。

    “你怎么把那个女孩子弄哭了?”她说道。

    喂喂,你把重点搞错了吧,你还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怎么又问起那么尴尬的问题来呢,陆离在心里吐槽,这样我怎么解释。

    陆离感觉自己刚才的英雄形象在这个女孩的心中瞬间瓦解了,说不定她还以为他要逼迫这个女孩干什么呢。

    “这个我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陆离无奈地说,形象没了就没了吧,反正对他来说也不重要。

    “是吗?”女孩突然凑过脸来,盯着陆离那不自然的表情说道:“你有点不对劲喔。”

    女孩身上特有的花香悄然沁入陆离的鼻子,她的声音如同风铃,清脆而好听,这些极具诱惑的元素不断击溃陆离的心理防线。

    “你靠那么近没几个男人会对劲。”陆离小声嘀咕。

    不得已,他往后退了几步,这样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是怕我吗?”女孩见陆离往后退,娇嗔道。

    “没有,只是觉得我们还是谈正事比较好,你来这里不只是随便说说这些无关痛痒的话吧”陆离认真地说道。

    他感觉到这个女孩并不简单,在场上能轻轻松松打败拥有灵武的林枫天,绝对不简单,而且当时她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场和今天的语气截然相反,细细想来,不禁让人胆寒。

    “陆离,我先去隔壁房间照顾哥哥。”叶玉突然说道,随后她就快步离开了这里,显然是为他和这个女孩提供单独谈话的空间。 

    “真是体贴的女孩,难怪你要冒死去救她。” 女孩赞叹道,“换我都想娶她为妻啦。”

    “你现在可以说了吧。”陆离没有理她,而是直接切入主题。

    “可我没什么想说的,只是单纯的来看看我救的人有没有事,不然如果我救的人死了,我不就白费了力气?”女孩摊摊手,无奈地说。

    陆离觉得有一口淤血堵在心口,不吐出来不快,虽然他很感激这个女孩,但是这种莫名奇妙的对话让他有种不安的感觉,尽管他对自己的不太关心,但是听到叶玉的哭诉之后,他感觉肩上的责任又重了一分,这只是开始。

    “你一个武级强者不可能探查不到我的生命气息吧。”

    “我喜欢亲眼确认。”女孩神气地说道。

    陆离扶额,他对面前这个女孩毫无办法,不仅连修为上压制他,言语也不落下风。

    “你看我现在也不像是有事。”

    “好咯,那我走了。”她眯着眼,笑着说。

    说完,女孩的身影又鬼魅地瞬移至远处,陆离突然心头一颤,因为在女孩瞬移一刹那,一股极强的气息笼罩他的全身,身上每一根寒毛都不禁直竖起来。

    “如此可怕的女孩。”他喃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