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告急

    更新时间:2016-09-25 16:52:31本章字数:3695字

    女孩离开陆离的住处之后,就一个人迅速地往学院外面掠去,路上,她突然说道:“你看出他有什么可疑没有?”

    “虽然近距离接触,但是感觉不到什么?”苍老的声音突然在女孩旁边响起,但是女孩周围却去空无一人,要是旁人看见,定会被这场景感到奇怪,一个女孩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当时他跟林枫天战斗的时候,你不是说他身上有一种可怕的气息吗?怎么现在又没有了?”

    “只能说他把那种可怕的气息隐藏了,对方恐怕拥有超越我的存在。”苍老的声音讲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不由得沉重起来。

    “先回家,不管是敌是友,总要搞清楚。”女孩目视前方,坚定地说道,“如果是敌,要立即斩杀,如果是友,又是一大助力。”

    “最近与流云国交接的几个国家都不太安定,近期怕是有不小的动作。”

    “是关于遗迹的出现吗?”女孩又问道。

    “大概是,据可靠推测,遗迹不久就会出现,说不定有远古留下来的天级灵器甚至是更加高级的存在。”

    “可是,这又会引起各方的角逐,引发一阵腥风血雨,最后遭殃的还是普通民众啊。”女孩微微叹气。

    她想起了生活在流云国各个地方的普通民众,在这个以实力为王的世界里,他们的生命就像蝼蚁一样,随便一个武级以上的武者弹指吹灰间就能毁灭他们,而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这是多么卑微的愿望啊,可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平稳的度过一生呢,就连她自己都不能保证,现在仔细想想,却又是一个奢侈的愿望。

    另一边,陆离应付完这个神秘的女孩之后,就去了另一个房间看叶石兄妹,此时的叶石正坐在床边,气色明显红润了很多,身上的伤痕也被纱布包扎起来,而他的妹妹叶玉则坐在一旁熬制药材,轻云般的蒸汽徐徐往上升,一股淡香的药材味弥漫整个房间。

    “陆离,你来了。”

    叶石粗犷的声音简直像是炸雷般,把陆离吓了一跳,不过他的现在的样子还真是符合他的声音,一道深深的伤痕从额头直直划下到脸颊,壮硕的体魄再结合他那五大三粗的脸,在学院外面简直会被认为是哪个地方的山贼。

    而且,当看到叶玉那细如凝脂的皮肤和那惊人美貌之后,陆离有时还怀疑他们真的是兄妹吗?这两人差别也太大了吧。不过这也是想想而已,叶石对于他妹妹的呵护令陆离敬佩不已。

    “是啊,来这里看看叶石大哥伤势如何?”叶石长相显然比陆离成熟很多,所以陆离称叶石为大哥。

    “经过几天的休养,现在已经恢复了不少,起码还能下床活动一下。”他笑着说。

    随后,他跳下床,向陆离微微躬身,双手抱拳说道:“谢谢陆离兄弟的相救,我和妹妹才能脱离险境,逃离林枫天的魔爪。”

    “我并没有做什么,救你们是那个神秘的女孩。”陆离立刻解释说,况且现在他们远没有脱离危险。

    “那个女该对你说了什么?”叶玉走了过来,满怀关切的问道,虽然她的修为不高,但是从接触的那一刹那,她就感到那个女孩摄人的气场。

    “没事,只是聊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陆离回答说。

    “叶石大哥,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他犹豫了一下,心里还在纠结要不要劝叶石离开这所学院,因为他太懂的这所学院的规矩了,强者法则在这里淋漓尽致的体现,对林枫天之事,如果不赶快离开的话,可能对他们都没有好处。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叶石看着陆离欲言又止的神情,叹气道,“我们兄妹得罪了身为内门弟子的林枫天,且不说他背后的家族,就单单以后在学院里面也是很难生活下去,而且如果不离开的话,说不定还要连累身边的人。”

    “可是陆离兄弟你怎么办?你为我们出头怕是也会遭林枫天记恨啊。 ”

    “没事。”陆离淡淡地说,“我自己一个人随便去哪都行,世界那么大,又岂会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呢?”

    “你不回你的家族那里吗?”叶石诧异的问。

    “家族?”陆离挠挠头,笑着说:“可是我现在连自己从哪里来都不知道?”

    听到这句话,叶石和叶玉都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

    “我在两年前就来到这所学院,但是对于我自己之前生活在哪里?甚至是姓什么忘记了?”陆离补充道:“这名字也是我随便起的。”

    “你就这样生活了两年”

    叶石几乎震惊地说不出话,在他看来,如果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那该是多么独孤的事情。他和叶玉之所以这么努力的修炼,也是为了家族亲人能以后过上安稳的生活,不会被人欺压。

    这与其说是责任,不如说是存活在这个世界的理由,如果这些东西都崩塌了,叶石不能想象自己是否能忍受这种孤独的感觉。

    “我这两年也过得挺好的,除了穷一点就没啥了。”

    陆离看出了他们的担忧。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在他心底里,又何尝不希望能遇见一些与自己产生羁绊的人呢。一个人的生活,真的很孤独,像是游走在黑色的激流中,不管行进了多久,眼前的只有一成不变的黑色。

    “陆离兄弟,你要不要考虑到我们的家族中去,虽然我们家族现在势单力薄,但只要你不嫌弃,我们家族一定很欢迎你的到来。”

    “而且现在我们都得罪了林枫天,你可能也会遭到他的报复,与其漫无目的远走他方,不如到我们家族,一来你不用担心林枫天的报复,二来你也可以借此机会多方搜寻自己的家族,我相信我们家族都会尽全力帮你寻找到家族亲人的。”

    叶石极力劝说着陆离,这不仅仅是因为报恩的原因,他还有另一层考虑,现在陆离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灵级后期,这对于他们家族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强力的帮手,如果陆离加入,那么家族的实力又会更上一层楼。

    另一方面,在这几天里,他心里早就猜到自己的妹妹倾心于陆离,如果陆离能长住下来,那么就不怕自己的妹妹没有机会,叶石对于自己妹妹的美貌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她的修为不高,但是自古英雄爱美人,一个漂亮的女孩倾心于自己,又怎么不心动呢。

    “这个……。”陆离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叶石。

    “这个条件听起来还不错的样子,虽然是他们家族式微,再怎么也比这破茅草屋强,说不定这样离富甲一方的愿望又更进一步。”陆离暗暗地想。

    然而他说得很有道理,但陆离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况且他还是希望继续待在学院里面,因为他更想无拘无束地生活下去

    况且从有记忆起,他就一直生活在这所学院里面,如果在深入调查的情况,说不定会发现自己过去的事情,他相信自己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到这所学院。

    这两年来因为修为的原因,陆离一直没有机会见到学院的高层人物,这也是阻碍他调查的障碍。

    “现在叶石大哥你的伤势还没有完全痊愈,对于去你们家族的事情不用如此快做决定,当务之急是治疗好你的伤。”陆离急忙推脱道。

    他不想那么直接拒绝叶石的邀请,只好把事情拖一拖,到时说不定有更好的选择。

    “时间快到中午,你们都饿了吧,我去煮点东西。”叶玉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她缓步走了过来,对着陆离说:“你能帮我看一下这个熬制药材的药罐吗,药就快熬好了。”

    陆离对着她那明亮而又温柔的眼眸,像是有道光照射心里最深处的黑暗,一股温暖油然而生。

    要是自己也有一个这样温柔而又善解人意的妹妹那该多好啊。他在心里面想。

    “好的。”他回答道。

    正当叶玉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一只白色的鸽子破窗而入,然后呆呆站在床沿上,小脑袋不断审视着周围。

    陆离记得这是专门用来传递消息的灵兽,他立刻走上前去,随后在鸽子的脚上取下一个淡蓝色的晶体。陆离有点疑惑的看着这个晶体,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不过叶石立刻就认出了它,他有点紧张地对着陆离说:“陆离兄弟,这是我们家族的传音石,可能家族出了什么事情。”

    陆离立刻把这淡蓝色的晶体递给给叶石,叶玉也靠了过来

    随后,叶石猛地一捏,晶石碎成粉末,在它碎的瞬间,苍老的声音在周遭响起:“叶石,叶玉,王家恐怕在近期要对家族发动攻击,此事危急,请尽快回家族共商计策。”

    听到此,叶石额头青筋暴起,他的紧紧握着双拳,一种难以名状的愤怒在他心里蔓延。

    陆离也感觉到事情不太秒,虽然他们的交集不算太深,但是对于叶石兄妹这种朴实善良的人,陆离不愿他们再受另外的伤害。

    “现在怎么办?”叶玉一脸着急的神情,没想到他们兄妹俩不仅在学院遭到不幸,家族现在也出事了。

    “不用着急,我们家族历来和王家有矛盾,交战已经不是一两次的事情了。”叶石轻轻地摸了叶玉的头,安慰道。

    “不过,我们同王家跟血盟都有联姻关系,王家再怎么放肆也会悠着点,这次家族怎么会急着把我们叫回去。”叶石担忧地说。

    陆离在一旁听着他们讲话,大概猜出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也不关他什么事情,家族之间的斗争,他这个外人没必要参与。

    但是,叶石转向陆离,双手抱拳,郑重地说道:“陆离兄弟,我并不是一个拐弯抹角的人,也不是一个知恩不图报的人,现在我想恳请你帮助我们家族,本来你是外人,不该参与这种家族争斗,但是我现在身上伤势未愈,如果和妹妹赶回家族也于事无补。”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陆离兄弟现在的修为是灵级后期,如果能答应帮助我的请求,定能帮助我们家族脱离险境的。”

    “这……”陆离顿时语塞,“这不是坑人吗?你们家族的斗争啊,能有我一个外人什么事情。”他在心里说道。

    见到陆离为难,叶石环顾四周,继续说道:“如果陆离兄弟能帮助我们度过这个危机,我们叶族会支付相应的报酬给你。”

    “拜托了。”

    同时,叶玉也双手抱拳,说道:“我知道让陆离哥哥卷入家族的斗争非道义之事,但我们家族真的很需要你,请陆离哥哥要答应。”

    面对两个人的请求,陆离稍微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两个这样说,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

    “最重要的是有报酬啊,报酬啊!一个家族的报酬怎么也不会少吧,干一票又可以攒到不少的钱,摆脱这破茅草指日可待。”他在心里面美美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