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赶到!

    更新时间:2016-09-27 12:27:01本章字数:3605字

    拍下这个拇指大小的神铁后,陆离虽然非常心疼刚发的灵石,但对于结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起码他拍下了这枚神铁,在他的直觉中,这枚神铁定有很大的作用。

    他的灵识很少会出错,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块神铁的时候。

    该和那个凌风借一头赶路的灵兽了。

    在退场前,陆离和凌风约定在青城外的城门见面,现在陆离和叶玉正往城外赶去,他还是稍微有点怀疑,因为他对于凌风心里还是没有底,似乎这冥冥中有种巧合,但又说不出来那里巧了。

    青城外,城门边,凌风迎风而立,身旁的一头灵兽不停地扇动它那墨绿色的翅膀,幽蓝色的眼睛带着好奇看向陆离他们。

    陆离和叶玉一眼就认出了他旁边的灵兽,“风鸟”,这可是比风铃马还要高级许多的货色,”“御风而行,一日便可千里。”既是它的能力

    “看来凌风的身份绝对不是普通的大家族,跟林枫天比应该还要更上一层”陆离在心里想。

    “林石兄弟,你们来的可真快,我遵守诺言把你们要的灵兽带来了。”凌风笑着说:“这是我家族豢养的灵兽‘风鸟’,相信能满足你们的要求。

    “想不到凌风兄弟如此慷慨,‘风鸟’,价值可不菲,要是我们借了不还那凌风兄弟不得吃了个大亏。”陆离调侃道。

    “我凌风看人一向很准,我觉得他值得交往便不会怀疑他。”他的眼神尖锐,仿佛要把陆离看穿。

    陆离对上他的眼睛,笑着地说道:“可我们与凌风兄弟之前并没有过交集,如此信任,让我们深感意外啊。”

    “所谓的朋友不就是从素未谋面到相谈甚欢吗?若是能更早的与你们相遇,说不定我们能更早的成为朋友。”凌风说道。

    “凌风兄弟如此信任,我等自是不会隐瞒什么。”说完,陆离把斗篷的帽子和面罩摘下。

    叶玉静静地站在一旁听他们讲话,心里默默地判断着场面的状况,不过他们俩的谈话绕圈子还真是多。

    随后看到陆离以真面目示人,叶玉当然也露出真容。

    “想不到,林石兄弟的妹妹还真是碧玉佳人,难怪要把面容遮起来。”看到叶玉露出真容后,凌风赞叹道。

    “谢谢,跟大族的佳人相比,我只是山野女子,不足称道。”叶玉说道。

    “林玉小姐此话谦虚了。”凌风顿了顿,继续说:“你们有急事,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刚好我也有事要处理,就此别离。”

    “好,谢谢凌风兄弟。”陆离和叶玉双手抱拳,答谢道。

    说完,凌风往远处走去,看着他那渐渐远去的身影,陆离长吁一口气,再这么讲话,他觉得自己都要快要憋死了。

    “陆离哥哥,我感觉这个凌风不简单。”叶玉忧虑地说。

    “额……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陆离继续说道:“不过现在看起来对我们并没有什么恶意,暂且相信他好了,况且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该出发了。”

    “说实话,我还真想把它带走不还了,这可是一头灵级初期的风鸟啊,要是卖出去,这半年的花销也就有了。”陆离在心里盘算着。

    最后他们两个坐在风鸟的背上,飞速往叶玉的家族赶去。

    在路上,叶玉跟陆离讲了他们家族的一些基本情况。

    叶族位于流云国东南方边境的双子城,由于远离国都,双子城相较于其他大城镇而言,只是九牛一毛,而在城镇中,盘踞着两个势力,一个是叶玉所在的家族,另一个是‘王家’。

    叶族和王家共同治理着这座城,但这两个家族并不和睦,经常为了争夺资源,矿产而引发争斗。

    由于双方的实力基本相仿,所以两家的争斗都保持均势,谁也没有占得上风。

    “那么现在家族急着叫你们回去,难道王家实力已经超过你们。”陆离问道。

    “我不知道,据之前的了解,王家最厉害的是他们的家主,王穆,修为已经到达武级初期,其他人的实力应该就是处于普通武者和灵级中期。

    “但是我的爷爷修为也是武级初期,其他族人的修为跟王家相比也相差不大,所以这些那年里才保持着相互平衡的态势。”叶玉解释道。

    “希望你的家族没事。”陆离安慰道。

    风鸟在云端上叱咤飞行,下面是大片翠绿且茂密的森林,时不时还传来低吼的灵兽声音,陆离眼神迷离,按道理身边坐着个漂亮的女孩,他的心情应该是高兴无比,可是,看到大片的天地,他不禁思考,自己从何而来,又要往哪去?

    忽然间感觉这世界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一种莫名奇妙的忧伤感袭来。

    “你怎么了?”叶玉看到了陆离的不对劲,急忙问道。

    “没事,只是有点累而已。”陆离摇摇头,这么多愁善感不像他啊,他应该是一个没心没肺,潇洒四方的人,他最关心的应该这次的任务能拿到多少钱。

    在飞行了接近一天一夜之后,他们终于到达双子城,风鸟只把他们载到双子城附近就从空中把他们抛下,飞走了。

    “这只臭鸟!”陆离在心里咒骂。

    “叶族在哪?”他向叶玉问道。

    “穿过城镇,在东南方。”

    相较于青城,双子城并没有所谓城墙的和城门,只是成百上千百的普通房子聚集起来形成的城镇,而且这座城镇也不像青城那样满城皆是买卖的热闹场景,多了很多普通人的生活气息

    “这里几乎没有灵力的波动啊。”陆离感叹,在玄灵学院生活的久了,身边经过的都是一身灵力的武者,现在反而有点不习惯。

    “说不定自己小时候就是在这样的城镇里生活长大。”陆离在心里想着。

    突然,叶玉一脸担忧地说:“陆离哥哥,快走,可能有大事发生。”

    “为何?”

    当陆离问出了这一句话后也感觉到了不对,因为在距离城镇不远处有大量的灵力波动,看上去像是爆发了不小的战斗。

    “为什么那里有那么强的灵力波动?”

    “我家族就在那!”叶玉着急地说。

    于是,他们两个立即调动身上的灵力飞速地向叶玉的家族赶去。

    而此时,叶族领地,一众叶家族人站在领地前,他们怒视着前方的若干武者,身上的灵力喷薄,似乎准备好了迎接接下来的大战,而对面的武者并无动手之意,他们微微躬身,随后,一名身穿血红色长袍的年轻人从他们中间走出。

    “ 怎么,叶族不欢迎我?”青年微摇扇子,淡淡地说道。

    “你还敢来我叶族领地,找死。”一中年男子怒吼道。

    突然,他拿起身旁的巨斧,猛地向年轻人袭去,巨斧带起的狂风形成一股可怕的威压,周围的树木瞬间被狂风吹折。

    但面对如此猛烈的攻势,穿着血红色长袍的年轻人并没有在意,他随手一抬,灵力凝成一道血红色的屏障。

    巨斧悍然撞屏障上,巨大的反震力引得周围的大地都微微一颤,而年轻人对着巨斧,平静地说道:“自讨苦吃,不自量力。”

    说完,血红色的屏障突然炸裂开来,强大的冲击波把中年男子弹飞至数米远,此时年轻人却丝毫未动。

    看见此景,叶族武者迅速拿出身上的武器,纷纷向那个年轻人冲过去。

    “住手!”

    在千钧一发之际,苍老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众人立刻停住,扭头看向后面。

    叶族族长正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往这里走来,他佝偻着背,饱经风霜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退下。”他大声呵斥。

    听到这句话后,本来准备上前战斗的叶族武者强忍着不甘,慢慢退到了叶族族长的身后。

    “还是你识时务啊,叶之青”年轻人哈哈大笑。

    “不过。”

    他突然一收扇子,话风一转。

    “我们王家向你们提的要求一个都不能少,否则,叶族,必定天翻地覆!”

    “我要杀了你!”

    之前被震飞的中年男子声嘶竭力的怒吼着,他不顾身上的伤势,集中身上的灵力,准备再一次向年轻人袭去。

    “不得胡闹!”老人呵斥。

    他面对着年轻人,缓缓说道:“把我们叶族逼到如此绝境,不怕我们来个鱼死网破吗?”

    说完,周围人都感觉到了他身上可怕的灵力,毫无疑问,这是一名‘武级强者’。

    年轻人此时也不敢和之前那样风轻云淡,他悄悄调动身上的灵力,以防‘意外’。

    “我想我们王家对于叶族还没有到赶尽杀绝的地步吧。”

    他继续说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实力为尊,如今,叶族式微,王家兴盛,难道你们还认清不了形势?”

    “如果继续如此,再过几年,叶族怕是有灭顶之灾啊,叶老,你可要想清楚。”年轻人故作惋惜状,长叹道。

    一时间,老人陷入沉默,虽说愤怒,但这何尝不是事实,如今叶家式微,等待着的必定是被其他家族蚕食。

    “好,第一个条件我答应你们,叶族割让自己拥有的双子城一半的控制权”老人说道。

    顿时,一众叶族武者纷纷哭诉道:“我们叶族虽贫弱,但也不能遭受如此屈辱,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这里我做主。”

    说完,叶族族长没有再理会后面的叶族武者,他继续说:“ 但是第二个条件我不接受!”

    霎时,年轻人的脸上阴沉起来,他缓缓地说:“这么说,你们还是不愿意配合?”

    “我当这叶族族长已经几十年了,却无奈地看着叶族走向没落,甚至还牺牲我最亲的人的终生幸福去求得叶族的发展。”

    “看着无数族人为了家族而送命,我的心每时每刻都在饱受煎熬。”

    老人向天深深的哀叹:“我这一生做错太多,就算死了也不足以赎罪,而我余生的愿望就是希望我的族人不再受到伤害,哪怕和普通人一样生活也好。”

    “所以,第二个条件你换一个吧。”

    “如果我说不呢?”年轻人反问道。

    “那你们就准备好和我这个老骨头大战一场吧。”

    深蓝色的灵力从他身体汹涌而出,凝成一把把如冰晶般的长剑,长剑悬浮在空中,直指年轻人。

    “少主!”

    在年轻人身后的武者看情况不对,立马上前,拱卫在他的左右。

    “哼!”

    “现在你不答应,你会后悔的。”

    年轻人冷哼一声,就迅速往后撤退,要让这个老顽固屈服,必须要展现绝对的实力才行,而过几天就不是这么一些人来了,到时就由不得他答应不答应了。

    老人看见他们撤退后,长剑也消散在空中,他心里并不想开战,这只会给族人带来伤亡,只要把他逼退就好。

    “唉,这个世界。”老人长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