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方红学校的契机

    更新时间:2016-09-13 11:50:23本章字数:1128字

    在高琳的众多熟人、聊天对象中,慢慢熟悉了东方红学校的校长、李老师、做饭大叔。

    通过他们的坦诚相告,我了解到学校关图书室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捐赠图书室虽然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但是一次捐完就完成了,可是要是想开放图书室,就远没有那么简单了。打工子弟学校的老师都是低薪高负荷的工作(每天十小时),没有人有时间去做这件事,而且开放图书室多少也需要一些专业管理知识和能力,只有额外增加一名工作人员负责,可是捐书的人根本没有去想之后的事,书捐完活动就结束了,没有去出这笔每年不间断的高额费用,学校也只能把它们锁起来了。

    公立学校也同样有这样的问题,政府虽然有相关条例,却没有专职的编制配备,再加上应试教育挤占掉了所有孩子和老师的“业余”时间与精力,图书馆还得有一个固定的样子应付检查……城市的孩子们在这一点上,也并不比打工子弟有优势。

    这个发现让我彻底转了向。

    孩子们连自由阅读的机会都没有,连书都没有读过,推荐图书、引导阅读是在此基础上的事情,没有根基这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我想做一些促进孩子实现自由阅读的事情。

    起初只想促进别人来做,自己继续做海报同时做一点推动的工作,找了六家草根公益组织(其实多半都是个人),协商我们一起来开放一家学校的图书馆。

    根据每个人(每家组织)的特征,我们相应做了分工,各自做自己擅长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除了做海报,还揽了个筹款的活。好在,这工作完成的还算顺利。

    当时我在新公民之友做志愿者,得到了新公民之友的不少帮助,人脉、资源、信息他们都尽可能和我共享。吴岱昳——第一个支持我做图书馆开放工作的人——就是新公民之友总干事刘文华老师的同学,我们都拿着新公民之友给的赠票,一起在朝阳九剧场看孙恒的新工人艺术团演出时认识的。演出结束后一起去坐地铁,一路上聊的很投机,吴岱昳对我关注图书室开放帮助学生实现自由自主阅读的事很感兴趣,让我写个PPT,她拿到朋友中间去宣讲,很快就反馈回了愿意支持我们做这件事的结果。

    没想到资金问题这么快就解决了,真是超出预想的顺利。可是我带着这个信息去找那五位伙伴时发现,大家早就鸟兽散了,各自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各自坚持自己的使命,现在想倒觉得这样挺好,只有使命感强的人才能长期坚持下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但是当时心中不免失望,觉得原本商定一起做的事,怎么中途就散了呢,而且也觉得好像已经为孩子们争取到了权利,就因为我们个人的原因而又失去了。

    我觉得不能让孩子失去这个机会。

    当时就做了个无知者无畏的决定——他们不做我来做。

    那时,对这件事根本没有概念,不知道到底要付出多少时间、精力,以为业余就可以搞定这件事,很快就发现,远没有想的那么容易。再后来就决定辞一个月工作来做,结果,从辞职到现在就再也没回去了,什么时候退出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