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6-09-13 14:55:43本章字数:2111字

    莫朝旭佑年的秋季,刮起了阵阵狂风,风过一遍,带来厚厚的黄土,铺天盖地,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土腥味,那黄黄的尘海,望不到边际,让人躲也无处躲,藏也无处藏。

    莫朝的当朝宰相库赛大人坐在自家府院的前厅里,望着漫天的黄沙,揣摩着不便为人所知的心思。

    又到了莫朝三年一度的“秀女选”,凡旗下女子,年满13岁,都要送入皇宫内廷各妃嫔处,服侍妃嫔,还要跟随宫里的嬷嬷们学习女规、女红、女仪。这期间若是有被皇上看中的,便入后宫;若是没那福气,等到年方16岁,则由皇太后、皇上做主,指婚与诸位皇子、亲王、贝勒等,为福晋。

    只是此时的莫朝,老皇已逝多年,仙逝前,留下旨意,让当时的皇后——现今的皇太后暂为辅政。等诸位王子成年后,再从中选拔贤能者。

    没了皇帝,莫朝的“秀女选”也曾停了几年,现如今,皇子们都已长大成人,出宫立府,亟需贤内助,于是今年皇太后下旨,将从六品大员家中挑选出品行端庄的女子,指婚与众位皇子们。

    聪明的人都明白,这次的指婚不同寻常:皇位不会一直空着,未来的新帝就在如今的皇子中。

    运气好的,押对了宝,女儿今儿是皇子福晋,明儿就是一国之母!自己就是一国之丈。库赛大人有两个女儿参加指婚。两个女儿,岂不是比别人要多出一成的胜算?库赛想到这,禁不住心花怒放,也忍不住暗自懊悔,早知道,就该生她个十个、八个女儿,最好一个皇子配一个,十拿九稳,真是女儿正到用时方恨少啊!

    库赛寻思的正美,管家一溜小跑,进来禀报:“老爷,老爷,宫里来了旨意,宣老爷进宫听旨谢恩呢!”

    库赛心头一跳,忙问:“这么快!打听到什么没有?”

    “是,听说咱们家的两个格格指给了三皇子………” 

    “什么!“管家话语未落,库赛只觉当头一棒,以为自己听错了,又追问了一句:“你说咱家的哪个格格指给了三皇子?”

    “老爷,是大格格和二格格都指给了三皇子!”管家特意在“都”字上加了点重音,但看见主人的脸色不善,回完了话,赶紧站到一边去。

    “嘶,”库赛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前怕狼后怕虎,还是没躲过啊!”

    原来,莫朝素来崇尚姐妹同嫁,以为姐妹情深,若能同嫁,定能让家庭一团和气,也会迎来更多子嗣。

    可惜的是,对于擅长与押宝的库赛大人来说,这却是最糟糕的一件事。谁会将手中所有的王牌都押到一股上,风险太大,可是皇命不可违,天命更难抗,库赛老爷除了低头认命,只剩下叹气的份了!

    “老爷,老爷,这可如何是好啊!”库赛正心烦意乱,他的正室夫人北仑氏哭哭啼啼的由小丫鬟们扶着从内府里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被指婚的大格格玉绣和二格格玉芬都是她的亲生女儿。

    “噤声!噤声!该高兴的事,你哭什么!”

    北仑氏心有不甘,抽抽噎噎的止住哭:“老爷,这可如何是好?两个嫁给一个,万一将来这个不好了,可怎么办?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先把玉琇聘了,好不好的一个也倒罢了!老爷你早听我的,怎会有这事?”说着,北仑氏又要放声嚎起来。

    “你还不快闭嘴!说的都是些什么话!什么叫不好!!都是天子皇孙,天潢贵胄,怎么会不好?宫里的人还在府里,倘若让他们听到,你还想不想活了!别再啰嗦了,我要进宫谢恩去,赶紧伺候我穿衣!”库赛不愿再搭理无理取闹的夫人,背过脸去。

    北仑氏夫人只好吩咐丫鬟们服侍库赛净面、更衣,打发下人备车,又拿出银子赏给宫里来报喜的太监。

    库赛身着蟒服随着太监来到皇宫延勋厅,厅内已备好香案,库赛连忙一撩衣摆,跪伏在香烟飘绕的香案前,听候宣旨。

    过了几日,宫里钦天监选出良辰吉日,由皇太后朱笔钦定,送来了放定礼。

    按祖制,福晋的定礼分为仪币和赐币。仪币包括首饰、衣料、日用银器等,是赐予福晋本人的,将在奉迎时抬回皇子府邸;赐币是赐给福晋父母家人的,是真正的彩礼,仪币陈设于正堂,赐币陈设于阶上。

    仪币原是给皇子的正室福晋的,但这次是姊妹同嫁,千古佳事,所嫁之人又是皇太后的亲生之子—:排行第三的皇阿哥——明泽,新近又被封为贝勒,自然格外隆重。皇太后下旨,格外添了一份仪币给妹妹玉芬。

    良时一到,宫里送定礼的队伍启程了,出了宫门,从长安街蔓延行进,宛若一条披金挂彩的长龙。

    库赛老爷家门口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皇家婚配,寻常百姓难得一见,巴不得出来凑个热闹,长个见识。

    送礼的长龙到了库赛老爷家门口,库赛老爷和北仑氏夫人安品着服,恭候在自家大门口。

    聘礼中有镶嵌东珠珊瑚金项圈二个、衔珍珠的大小金簪各六支、嵌东珠二颗的金耳坠六对、金镯四对、金银纽扣各百颗、衔东珠的金领约和做各式袄褂被褥的貂皮、獭皮、狐皮数四十张,绸缎两百匹,棉花六百斤,饭房、茶房、清茶房所用银盘银碗银壶银碟等若干。

    赐币中,赐给福晋父亲黄金一百二十两,白银三千两,狐皮朝服两件,薰貂帽一顶,金带环、手巾、荷包耳挖筒等配饰两份,备鞍马两匹。赐予福晋母亲衔珍珠的金耳饰六对,狐皮袍两件,獭皮八张,雕玲珑鞍马两匹。

    满眼金晃晃的厚礼,看到库赛心花怒放,心里的疙瘩释怀了不少。

    受礼毕,库赛率领族中子弟在中阶下以东望宫阙行三跪九叩礼,北仑氏夫人率女眷们在中阶下以西行六肃三跪三拜礼。

    内务府照例备酒宴五十桌,羊三十六只,饽饽桌五十桌,黄酒五十瓶,在库赛家设宴庆祝。

    皇太后下旨,当日所有不当班的公侯世爵、内大臣、侍卫和二品以上的官员及命妇,齐集在库赛家出席宴会。

    放定礼尚且如此,大婚自是另一番热闹,不必详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