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再遇

    更新时间:2016-09-13 16:05:05本章字数:1873字

    说话间二人已到西街,行人渐多起来,又行了百米却不见那新开的书斋,祝余说去找人问问,让韩楚在边街茶摊等他。等了一盏茶的功夫,都不见那祝余回来,欲走之时,却见有一要饭的孩童牵着只白狗,站在不远处,目光一直盯着桌上的点心,不住的吞咽口水。韩楚便伸手招呼她过来将点心推到孩子面前,那孩子低头看看自己满手的污秽,有些拘谨,

    韩楚忙说“饿了吧,吃吧,吃完早点回家。”

    孩童感激的看看他,忙拿起一块方糕,先给那白狗吃,然后再拿一块塞入口中,狼吞虎咽起来。

    那白狗头大,颅骨宽而平,嘴阔而深,昂首,带副愁容皱眉,杏仁眼,三角耳,不时灵敏抖动,口吐蓝色舌头,流苏般鬃毛环绕周身,走路沉稳优雅,和一般狗大不相同。韩楚伸手欲摸,那狗似是懂人性转头躲闪眼睛里似是让他不要打扰它吃糕点。

    韩楚默默将钱付掉,起身欲走,却被那白狗咬住衣角,那乞丐孩童却不见踪影。

    韩楚拍拍狗头,“你想让我随你去”

    白狗似能懂人言,不住点头,引着那韩楚拐进里街小巷。

    巷深处,传了些许言语。

    “适逢乱世,尔等不思修行,竟跑到这人间耍乐。”

    韩楚走近,看到一红衣女童,背对着他,地上几只灰鼠用爪抱头,那女童似是再训斥,好生奇怪。

    “你,这,”

    那女童闻的动静,一回身,那双明眸正对上韩楚双眼,这张脸韩楚看的真切,用手哆哆嗦嗦指着那红衣女童,不觉忆起昨夜噩梦,惊叫“妖--妖怪。”

    转身欲逃,却见身后白狗,越变越大,竟然封住了巷口,这那里还是什么温顺白狗,分明就是梦中所见的怪兽啊。

    红衣女童正是瞿如,此时正捂嘴笑的欢喜“谛听,他再说你是妖怪。”

    谛听抖抖身上的毛,一脸鄙夷“他再说你,休要赖到我身上。”

    瞿如上前推那韩楚道“去去去,告诉他,你刚才喊谁是妖怪。”

    谛听举起前爪,放在嘴边舔着毛,眼里带着威胁,意思是:你要敢开口,老子就吃了你。

    韩楚欲哭无泪,这二妖拿他当了手里耗子,不着急吃,反倒玩的不亦乐乎。“吾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为何招惹你—你们这等山精妖怪。也罢,要吃就吃,休要欺辱了。”说罢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

    “呦,发脾气了,你这小白脸,怎这般小心眼,与我一孩子置气。”

    “你哪里像个孩子?”韩楚和谛听异口同声,表示抗议。

    瞿如嘻笑“也罢也罢,不在装了,”脚慢慢腾空而起,离地几米,旋于半空之中,烟雾忽起,转眼顷刻消散,仍是那一身红衣,却是不同容颜,冰肌玉骨,一双丹凤媚眼,魅中透威,让人不敢直视,左眉梢间一颗红痣,似鲜血欲滴。一双玉腿,细而修长,脚腕处挂着一个金丝银铃,韩楚抬头望去,只瞄到那赤裸双腿,一时间热血上涌,脸涨的通红,忙紧闭双目,嘴里不住嘟囔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瞿如双腿站地,却见韩楚这般,佯怒道“你这小白脸,好生奇怪,我孩子装扮,你生气,我换了真身,你又不敢看,你到底想我怎样。要不是你看到了我,我才懒得管你是被那禽兽蒸了,还是煮了。”

    谛听围着韩楚,用鼻子闻闻,笑的吐出红舌道“他现在满脑子是你那双腿,哪里听的到你说话。”

    “唉,世人皆为像所误,乞丐孩童怎样,胭脂美人怎样,到头来还不是黄土一把万事皆空。”

    谛听哼哼几声,仍然在围着韩楚闻,他觉得听这小白脸的心声,很快乐。

    瞿如实在看不过去,上去一脚踹在谛听屁股上,“别玩了,那只妖兽快回来了,赶紧变化。”

    语毕,那谛听摇头一晃,化作一书生装扮,只可惜配了张狗脸,

    瞿如抚额,无奈又冲着狗脸吹了口气,让谛听变的和那韩楚一般模样。

    谛听低头看看那一身装扮,乐呵呵的伸出舌头道“小白脸,快看看我像你嘛。”

    那韩楚眯缝着睁开眼睛,看到一红衣媚娘身边站着一个“自己”,正像狗一样伸着舌头欢喜着,只觉得一口气涌上来,险些背过气去,他算是明白了,这两个妖精不是要吃他,是要吓死他,玩死他啊。

    “詹月兄,---原来你跑这里来了,害我好找”说话间祝余摇着纸扇走进巷口,一眼就看到那谛听扮的韩楚。

    韩楚见状,高声呼喊“霏阳,快跑,那是妖怪。”

    而那祝余似是没有听到,拉着谛听亲热无比,急的韩楚从地上爬起来,冲过去拉扯,却发现自己竟如空气般穿过祝余的身体。

    他似乎觉得明白了什么,死死的盯着瞿如道“你这妖怪,到底要做什么,莫非要暗害霏阳。”

    瞿如掩嘴偷笑道“你都快死了,怎么还担心起别人来。”

    韩楚义正言辞道“你要我命可以,但莫要伤他人,”

    瞿如笑的更欢“那我不伤他,只带你看戏。”

    此时,祝余和那假韩楚正聊的亲热,祝余道“詹月兄,那书斋我找到了,在这不远,我们这就去逛逛。”二人携手朝着街尾后山走去。

    瞿如拉起韩楚“走,我们也去那书斋逛逛。”

    韩楚迟疑道“你当真不伤害霏阳?”

    瞿如瞪他一眼“当真,这次可以走了吧,再不走,就看不到了。”

    此时后山上,李仲提着香烛,向一坟地方向走去,一只金蝶悠闲的飞在他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