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鼠嗅

    更新时间:2016-09-13 16:07:12本章字数:2228字

    晴日雨刚歇,碧空万里,那瞿如看那后墙藤蔓被雨淋过鲜翠欲滴,不住的吞咽口水,又怕韩楚管她乱吃东西,便找个借口打发韩楚带谛听去前院。可那谛听见前院坑洼处积水,欢喜的蹦在泥水中打滚玩耍,把那一身白狗毛,折腾的满是泥泞,韩楚生怕他一时玩的开心顺手将自己拉进去滚,赶紧躲到门外。

    韩楚倚着门槛坐着,虽觉有辱斯文,但却心中自在。似睡半醒间忽见不远处,闪过一抹黑影,那黑色闪闪发光,似那蚌中珍珠,光艳夺目。那黑珍珠怎么再动,由远及近,韩楚揉眼再看,才发现哪里是什么珍珠,只是只黑毛小兽,外形似兔,却长着一条毛绒大尾巴,估计是附近山里的狐狸,松鼠之类。

    黑毛小兽来到韩楚面前,手捧一颗明珠,端正拜礼,开口竟是人言“在下名嗅,是西域鼠神(3)之子,家父得知瞿如上仙来了凉州,特设宴,请上仙赏脸一叙。还望先生通禀瞿如上仙,小小薄礼不成敬意。”边说边把明珠递了过来。

    韩楚哭笑不得,一来是因生平见到如此大又守礼的老鼠,二来是没想到这老鼠也兴送礼打关系这一套。

    “这礼就不用了,她再后院,我带你去找她。”

    黑毛小鼠高兴蹦跳,可要刚进门,便不住哆嗦了几下,忙说“先生,嗅有一不情之请,”

    韩楚见他人模人样,刹是可爱,边耐心蹲在他面前“你说,”

    “嗯,嗅明知不何礼数,但能否请先生去喊瞿如上仙下,这院我实在不敢进。”

    “这是为何,”

    嗅侧眼偷瞄院中,似有难言之隐,韩楚顺其目光望去,正见那只脏狗玩累了趴在地上睡觉,才知道原来他是怕狗,忙说“要不,你钻进我怀中,我带你进去,其实谛听他不伤人的。”

    嗅感激的看着韩楚,“多谢先生大恩,还请先生莫嫌嗅脏。”然后不停的抖着身上的水,生怕弄脏韩楚的衣服,最后才跳到韩楚怀中。

    韩楚小心抱着嗅,试图绕过脏狗,谛听忽然微睁眼睛道“小白脸,怀里藏着什么好东西,不想让我知道。”

    “没,没什么--”韩楚慌忙欲逃,却不料和那祝余撞个满怀。

    祝余抽鼻一闻,笑的不怀好意“詹月兄,莫不是知道霏阳最近没什么胃口,特意买了我最爱的鼠肉来给我,”

    韩楚吓的紧抱嗅就向后躲闪,却发现身后去路已经被那谛听封住,

    谛听佯怒道“好啊,小白脸,本神平日带你不薄,有此种玩物竟不给本神,还要私吞。”

    祝余步步紧逼“是啊,好东西要拿出来分享,好多年没闻到如此新香的鼠味了。”

    “你们莫闹,这位嗅老弟是来找瞿如的,不是来给你们吃的。”

    谛听见韩楚只顾护着怀中之物,又恐被那祝余抢了先,有些置气摇身一晃动,本只有一尺长的白狗,忽然身形高涨数倍,形似雄狮,却配着那一成不变的狗脸,胸现赤金鳞,却因刚才玩水弄的一身污泥,看这样貌,没了威风却填了几分搞笑风格。祝余笑骂“哪里来的泥巴兽,也想和我争”说话间,腾化出鱼头蛇尾,左眼赤红,右眼青寒,四脚利爪闪着寒光。

    那谛听做猛虎下山势,怒吼道“你这死虎蛟,整日胡言,吾神兽不予尔一般见识,今天还敢出言侮辱,绝不饶尔。”

    韩楚无路可退,只觉两只怪兽在头顶咬来挠去,眼前发黑,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双手将那黑鼠死命护在身下-------

    “你们两个胡闹,看把詹月吓的,”听声音是瞿如,韩楚似发现救命稻草,忙伸手正好揽住瞿如双腿,高呼救命,待睁眼看到怀抱玉腿时,顿觉脸颊火辣。

    猛想起身下黑鼠,再找竟然不见,韩楚呆愣随即嚎啕“黑鼠兄啊,是我害死了你啊,定是让你们两个妖怪给吃了。”

    祝余脸上多了几条抓痕,身上青衫满是泥泞,见那韩楚哭的伤心,忙劝解“詹月兄误会,我们没吃他。”

    韩楚怒目道“你这妖物整日说自己要修成仙草,多积功德,原都是谎话,”

    谛听早已恢复了狗形,畏缩在一边,听韩楚骂那祝余,开始偷笑,谁知,那韩楚摇晃着冲过来掐住他的脖子道“你这狗精整天说自己是佛的坐骑是神兽,竟也干这等杀生的勾当。”

    这时,一个黑衣小童过来扯了扯韩楚的衣角,“多谢先生关心,嗅还活着。”

    韩楚愕然,再看一旁的瞿如已经乐的蹲到地上。

    嗅扶韩楚坐下“刚才见两位神兽相斗,嗅自知不是对手,忙隐去身形跑到后院找瞿如上仙帮忙,一时情急,没和先生说清楚,害先生担心,嗅愧疚。”

    那嗅化了人形,面容清秀,虽算不上纯美男子,但举手投足间书卷气十足,彬彬有礼,到让韩楚觉得不好意思。

    瞿如今天一身翠绿襦裙,将帔帛右边一头束在腰带上,左边又前胸绕过肩背搭在左臂下垂,此时正提着裙子光脚踏水玩。

    嗅毕恭毕敬的站在边上候着,不时询问“瞿如上仙,家父想请上仙去饮宴,还望上仙赏脸。”

    瞿如边玩边回“还是不了,你看我要带着这两只闹事的主儿去见了你家鼠王,只怕会将鼠族搅扰个天翻地覆,上次出手训斥了那两个鼠辈,皆因他们偷盗贫苦人家,还请嗅回去帮我和鼠王解释下,”

    “此事父亲已经教训过那两个兄长,父亲说怪自己平日管教不严,请上仙不要见怪。”

    “嗅,真是懂礼,安心修行定有作为。”

    嗅闻言大喜,纳头便拜“谢谢上仙指点。”

    “这个你拿去,三日后将有大雨恐殃及鼠族,这就当是瞿如向鼠王赔罪。”瞿如说着将身上那被水溅湿的帔帛递给嗅,嗅忙施礼道谢后,蹦跳的离去。

    (三日后果有大雨,街市人纷纷议论,日前就看众多虫鼠搬家,竟然真的下起大雨,众人更觉得鼠为灵物,尊敬万分,此是后话。)

    韩楚道“这嗅真有意思。”

    “当然有意思了,这嗅是千年才出一只的噬灵鼠,被那鼠王当宝贝一样护着平日很少见人的。看来他很喜欢你这小白脸。”

    祝余望着嗅的背影,小声嘟囔“笨鸟,那西域鼠神可是只大肥羊,不宰他多对不起自己。”

    瞿如眼神一闪,冲着门口大喊“嗅,听说鼠王最近痔疮犯了,要不带块虎蛟肉吃吃。”

    注:(3)西域鼠神:西域瞿萨旦那国(即古于阗国)人认为,鼠是助善除恶、克敌制胜、受人尊敬的灵物,特尊鼠王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