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门人月湖

    更新时间:2016-09-13 16:12:13本章字数:1445字

    入夜,祝余的晚餐实在单调,一成不变的羊肉,煎炒烹炸样样都是羊,瞿如说这虎蛟以前在那水中定是看到那些在岸上奔跑的羊,心中不平,这才有了如此嗜好。

    韩楚抗议连续几日吃羊,自己都觉有了膻气,

    瞿如安慰道 “詹月,要实在吃不下,不如等下我带你去看戏。”

    “不去,上次你带我去看戏,竟是剜心,这次定不是好事。”

    祝余塞了一嘴羊肉,也忙喊“我去我去。”

    “不带你,你在家负责把谛听洗干净,”

    祝余抗议“你又不是我媳妇儿,凭什么指挥我。”

    瞿如一拳打在他头上,哐当声响,祝余嗷淘大叫。

    韩楚看着都觉得痛,下意识保护自己的头,

    瞿如笑道“詹月,你要去看戏吗?”

    韩楚狂点头,瞿如笑的更欢。

    韩楚随着瞿如来到后院墙下,瞿如指指墙头,韩楚的头如摇鼓直晃“君子怎可做翻墙之事。”

    瞿如抚额“算了算了,求你别再晃了,晃的人头痛”说罢,取出只笔再那后院墙上画了扇门,双手一推竟然开了,而且直通李家正厅。

    “不用你翻墙,还不快走,”

    正厅梁上的李夫人仍旧一身青衣,下面蹲着刚在房内挨了骂躲出来的李仲。

    李夫人借着那地狱蝶听着李仲心底的之景,不时用衣袖抹泪。

    李夫人忽见瞿如和韩楚,立刻飘荡下来,瞿如道“夫人可听清想听之言。”

    “多谢上仙,妾已无憾了---”转身欲走。

    “夫人留步,”瞿如说着从左手在右臂上摸索几下,似是一拔竟变出两根火红羽毛,形似孔雀翎,随风飘摆拿在手中竟能像正火一般跳动,瞿如痛的皱眉。然后将一根递给李夫人“夫人既已无法&轮回,那就去幽邪路安心修行,此物带再身上,路上必会有人照应,若遇鬼差刁难,只说是我瞿如门人,他们自会网开一面。日后夫人定要抛开情&欲,方有机会脱离苦海。”

    李夫人感激,跪地叩头“从今起,我再不是这李家夫人,小女子王月湖多谢上仙大恩,”说罢悄然化成一摊清水而去。

    瞿如掐着剩下的一根羽毛盘算,韩楚笑道“其实你和霏阳一样,都是嘴硬心软的好妖-嗯-人-。”

    瞿如怒道“你才是妖人,这楚江王真不是个好东西。”

    韩楚疑惑,为何她要扯到楚江王身上,但觉今日这瞿如总算正常的做了件好事,应该鼓励,忙说“莫生气,我是想说你虽是异类,但有颗善心,比起那喜新厌旧的李仲不知道好多少。”

    “我有善心,还用你夸,”瞿如说罢看看那瘫坐在地上的李仲,恨的切齿,抬手预打,韩楚赶忙阻拦“他已经受到报应了,整日被那兰儿夫人打骂,也很可怜了,你这一巴掌下去,怕他身首异处。”

    瞿如叹气“唉,也罢,若不是你李仲与我还有缘分,我早就送去火炼地狱受刑。”

    韩楚若有所思的挠头“只是不知道那月湖姑娘听到他什么样的心声,竟能散去怨恨?”

    瞿如冷言道“当日那月湖训斥他不思学问沉迷女色,一时起了争执,月湖撞到桌脚昏死过去,他不知如何是好,便求助那兰儿,兰儿见她还没气绝,便起了歹意悄悄用腰带将其勒死,又威胁李仲,如若说出去便报到官府,共同坐牢抵命。李仲懦弱,便和那兰儿一同将月湖悬于正厅梁上,做出自杀之状。之后兰儿仗着手里握有把柄,颐指气使,只怕这些日子李仲活的也是生不如死,整日蹲在梁下思月湖贤德,悔己以往之过,那月湖如詹月你一样品性纯良,几日下来,自然怨气消散。”

    韩楚顿觉羞臊脸烫,忙挥手道“可没你说的那般好,只是圣贤书读的多了,瞿如谬赞了。”

    “你这没羞没臊的样儿,和那白狗越来越像了。”

    “休将吾与那谛听相比。”

    “生气了?这翎毛送你吧,”

    “当真送我?”

    瞿如白他一眼“反正是拔多了的。”

    韩楚笑道“瞿如,你真是个好—嗯--人---”他已然看到瞿如一只手高高抬起,立刻吞了口水,将那个妖字生生吞入肚中。

    二人说闹正欢,忽然那李仲惨叫一声昏死过去,肩头金蝶变的狂躁,直奔后院主人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