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金蝶怨

    更新时间:2016-09-13 16:12:57本章字数:1427字

    忽然头上旋风大作,一条鱼头蛇尾的巨兽呼啸而至,左眼赤红,右眼青寒,四脚利爪闪着寒光,几个巴掌就将那些黑影拍散,接着一只形似金狮的白色巨兽,兽脸似狗,胸有金鳞,蹄若麒麟,狂奔而来,嘴里喊道“虎蛟妖兽,这么拍会拍的他们魂飞魄散的。”

    虎蛟祝余瞪了那白兽谛听一眼吼道“我做事不用你这畜生教。”

    “嗷-,你骂谁畜生。”

    “吼-,你先骂我妖兽的。”

    “你本来就是妖兽----”

    他二人打了起来,韩楚腿一软,跌坐在地上,那孩童掀开衣服钻出来,嬉笑道“哥哥他们打起来了。”

    韩楚已经吓的腿脚发软,牙齿直打架哆嗦的说“不--管---了---,你快回屋子去躲起来。”韩楚刚要伸手要去牵那孩子,谛听耳朵猛动了下,闪开虎蛟的一掌,转身扑下,直奔韩楚而去。

    祝余瞄了眼它奔去的方向,喊了声“金蝶”也奔了过去。

    韩楚没想到他们两个凶神恶煞的奔那孩子而来,想躲已经不能,张开双手用身体将那孩子掩护在身后,忽然觉得手臂被什么咬到,剧痛难忍,他低头一看,那孩子正一口口啃着自己的胳膊上的肉,“你不是-----人”

    话没说完人就瘫软在地上,那孩子食韩楚的血肉后,嘻笑道“哥哥人好,肉也香甜。”

    转望祝余和谛听,脸带狞笑。

    祝余后退几步对谛听说“小白狗,怨灵食了活人血肉后会如何?”

    谛听呆愣了下道“也没什么了,最多化成魍魉。”

    祝余继续后退“那地狱蝶化的怨灵呢?”

    谛听一哆嗦说道“那就麻烦了-------”转身要跑,发现身后祝余已经退出几十米远,心中暗骂他不够仗义。

    那孩子舔了下嘴角的血丝,意犹未尽,伸手对着那谛听做召唤状,谛听只觉身体不听使唤,像被拉着的向那边走去,风在空中怒吼,声音凄厉,跟谛听的脚步声和撕嚎声混合在一起,成了一种古怪的音乐,这音乐刺痛所有人的耳朵,也惊醒了昏迷的韩楚,眼见那谛听已到那孩子嘴边,韩楚挣扎爬起来,浑身摸索能用的兵器,结果除了刚才瞿如给的羽毛别无其他,他愤恨的将那毛扔到地上,此时只恨自己平日身上连件防身的物件都不带。那羽毛飘荡落地的瞬间,发出火红光芒,火光化成一柄利剑,祝余见状,飞身上前,拿起那剑直刺那孩子胸口,那孩子丝毫没有躲闪,剑尖到胸前,竟然停住。祝余只觉身体被什么冻住,如同石块,动弹不得。

    韩楚以为祝余力气不够,想也没想就扑了过去,使劲推了一把,剑马上要刺入胸口,只见那孩子火红肚兜上,金蝶忽然飞舞,将那孩子包裹在一个巨大的金色茧中,剑被死死的挡在茧外。

    虎蛟祝余大口一张,便要将那金茧生吞。

    谛听吼道“吞不得。”

    那祝余根本不听他的,直奔那金茧,茧中传出声音“哥哥救命,哥哥救命。 ”

    韩楚已经没了力气,趴在地上眼睁睁看着祝余将那金茧吞食后砸着嘴,打了个巨响饱嗝。

    待瞿如回来,发现韩楚受伤,谛听被定住身形,那金茧已经被祝余吃了,暴跳如雷“你这死虎蛟,那金蝶怨灵本来可以化解怨气重新投胎那兰夫人腹中子,却被你吞了,你可知道那金蝶死,怨不灭,还会再生的。而那兰夫人肚子中的孩子少了灵魂,只怕就生出来不是痴就是傻。”

    祝余心里懊悔,仍嘴硬道“我来此就为了那金蝶,管不了那么多。”

    “你---”

    瞿如忽然手臂飞长,竟然伸长数米直奔那祝余心房,祝余躲闪不及,被抓个正着,只见瞿如在他心头一抓一放,道“我锁你灵根,这金蝶怨不除,你休想离开。”

    谛听在一边幸灾乐祸“早告诉你吞不得了,活该。”

    瞿如瞪了谛听一眼“老自称神兽,竟然让一区区怨灵牵着鼻子走,脸面何在。”

    说罢,扶起韩楚回那祝家去了。

    一个时辰后兰夫人产下一子,此子呆傻异常,坊间传言定是那王氏夫人妒怨不散,诅咒到子孙。不出三年,李仲抑郁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