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桃夭夭

    更新时间:2016-12-15 10:26:14本章字数:2399字

    “霏阳兄入水多时,怎么还没反映,莫不是他真的不会水?”韩楚担心道。

    瞿如看着福延苑道:“反正没事,要不我们去看看桃夭夭吧”说罢,还舔了下嘴唇,咽了下口水。

    “什么是桃夭夭。”

    谛听挥爪照韩楚头就是一下“笨啊,就是桃树精。”

    瞿如叨念“当年夸父之杖化为邓林(桃树林),那玉衡星散为桃,所以常说桃天上星辰。”

    “可是,我家没有桃树啊”

    瞿如笑而不语,径直进了福延苑,韩楚不记得这福延苑有桃树,忙跟在后面,转进花丛深处,瞿如却停在一株兰花前。

    韩楚无奈摇头道“这—这是兰花,唉,我竟会信你胡言。你这什么草都能塞进嘴里的人,”

    瞿如满脸娇羞指着那兰花道“没,没,我就是想问你这个能不能吃。”

    “不-能。”韩楚斩钉截铁的制止她辣手摧花

    瞿如笑的异常灿烂,那谛听打了一个哆嗦,后退数步。

    转过花丛,瞿如停在一古井边,若有所思,韩楚跟了过来,忙说“这是井,不能吃。”

    瞿如道“你不是想见桃夭夭吗?”

    “啊---”韩楚还没反映过来,就让瞿如给推了下去。

    “哼,敢说我是胡言,”

    谛听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多言啊,这馋鸟的报复心是很强滴。

    韩楚惊叫“我不是虎蛟,我是真不会水。”

    瞿如回“没事,下面没水”

    韩楚万念俱灰,这么高摔下去,不死也残啊,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正悔恨着,不觉已经着地,竟幸运掉到一堆藤蔓树叶上,韩楚忙感谢上苍眷怜,乓的一声巨响,一只白狗被丢了下来,正正砸在韩楚身上,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浑噩中,有一粉衣女子,身姿婀娜容貌清秀脱俗,手捧一颗粉嫩仙桃,递到韩楚嘴边,“这是明月醉,可解君烦忧。”

    韩楚想挣脱,却发现手脚无力,那桃子化作一缕青烟飞入嘴中,韩楚顿觉似有琼浆玉液饮入喉中,心神巨醉,眼前也不觉得灰暗,仿佛置身于桃花源中,丝竹管弦声声入耳,忽然一抹猩红闪过眼前,韩楚闻到一股石榴酸香气,四周一下安静。

    再醒来只觉脸生痛,环视四周,漆黑一片,只有井口投入些许月光,那谛听正一边舔着爪子,“小白脸身子就是弱,摔一下就晕了,下次本神把珍藏的骨头分你块,补补体力。”

    韩楚怒目“我分明是被你砸晕的。”

    “嘿嘿,那我也是被她扔下来的,而且我不是把你救醒了吗。”说着,继续舔着爪子。

    韩楚揉着脸,好奇的问“你是怎么救我的。”

    “就这样”说着谛听做这样子,一只爪抓住韩楚脖子,把他提到半空中,另一只蒲扇大爪忽的扇了过来,停在韩楚脸边,韩楚觉得心都停顿了,他终于明白自己脸为什么这么痛了。

    待二人打闹过后,再寻那瞿如,她正在研究那井壁上长出的一只黑色蘑菇。瓦罐大小,上面有张嬉笑人面,暗夜中闪闪发光,好生诡异。

    她伸手预摘,又迟疑的缩手思索,怕是这馋鸟动了吃的念头。

    韩楚刚想伸手阻拦,却从井底深处伸出一只藤蔓直奔他的手腕,抽的他缩手喊痛。

    瞿如笑道“这是鬼面菇,吃不得的,詹月真馋。”

    “你---”韩楚气结。

    瞿如手化鹰爪,朝着那蘑菇中心就要戳下去,那蘑菇竟自躲闪起来,而那蘑菇上的人脸还时不时变化出各种嘲笑的表情,韩楚觉得好笑,不觉又往前几步,顿觉得身体乏累,谛听在后面直着急,冲上去白色前掌一把拍蘑菇上,就听啪嚓声,似是筋骨碎裂,再抬手,那蘑菇已然稀烂。

    “你这白狗,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瞿如嬉笑道。

    谛听打着哈气道“一个破鬼面菇,惜毛玉,早折腾完,早回去睡觉。”

    “这鬼面菇乃是天生奇菇,大如蒲扇,形如鬼面,暗汲灵气,悄无生息。可奇怪这又不是什么灵山奇境,竟能上长奇花,下结异草,詹月家还真是宝地啊。”

    韩楚一想到自己整日住的屋子下面竟然有如此诡异之物,不觉汗毛倒立,冷汗如瀑。

    瞿如转身藤蔓来处寻去,转了几个弯,越走越开阔,竟然别有洞天,溪水潺潺,中有一水谭,一座巨型石台,立于中央,那石台上,遍布晶莹亮珠,似珍珠润华,却又闪亮异常,将这洞穴照的通明。水潭边有参天巨树,树上吊着个翠绿藤蔓的秋千,秋千上一粉衣老妪,花白头发,满脸褶皱,有气无力,奄奄一息。

    韩楚觉她可怜,忙上前搀扶“老婆婆这么大年纪就不要在玩这秋千了,危险,还是让小生送您回家吧。”

    谛听化成白狗,蹭着瞿如脚边,低声道“这小白脸莫不是让我刚才打傻了,这井底之地哪来的婆婆。”

    瞿如指着那水潭中央的石台,怒斥道“这可是你的杰作。”

    粉衣老妪强打着精神看着他们,一脸苦笑,几经挣扎终不得起身。

    老妪言“你---你是韩楚公子。”。

    “老婆婆,您识得我。”

    “莫再过来,公子灵秀异常,偌恐不想伤害公子。”那老妪激动的推开韩楚,不让他靠近,她似乎被什么钳制,却始终无法离开秋千的范围,

    瞿如推开韩楚,冷言道“谁将你禁锢于此。”

    “我也不知,我刚修成人形,偷跑到城中玩耍,见韩公子俊朗,心生爱慕,尾随他来到韩府,那夜我行至福延苑,被棵藤蔓缠住,拖入井中,被困于此。”

    瞿如从怀中掏出一锦囊,从中取出一小撮金粉,撒于那藤蔓秋千,那藤蔓瞬间枯萎,

    只觉地面忽起旋风,那似冰似水之物从地面钻出,那冰水之中显出字痕:

    昔日俏皮桃女,化作情丝万缕,

    贪君俊朗明眸,却入三年囹圄。

    今日君容依旧,吾却发已花白,

    奈何妖身难弃,错过轮回因缘。

    她轻拂袖取那似冰之水,放入瓶中,塞给粉衣老妪。

    瞿如叹息道“好个痴情小妖,既然妖身难弃,就莫再贪恋凡情。这些年来靠着那鬼面菇帮你吸日月灵气,就带他一同回去修炼吧,早日修成正果,方是正途。”

    “他,他没死,”粉衣老妪激动的拉住瞿如道。

    “那白狗只是拍碎了他的筋骨,根基还在,你挖去,找一极阴地栽种,再用这忘川水浇灌数日遍可复原,不过他的面容只怕----”

    “是我亏欠了他,多谢上仙。他日若有需要只管呼唤,桃偌自当鼎力相报。”说罢,粉衣老妪飞身而起,周身桃花片片覆盖,化为一道红光消失于来时路口。

    韩楚莫名其妙的愣在原地,许久才拉着瞿如问“那老婆婆去哪儿了。”

    瞿如调笑道“傻詹月,她自然回家去了。其实你应该谢她,要不是她,你要么被那血莲花吞噬了,要么就被那鬼面菇吸食干净了,这长的好也算是种因缘啊。”

    韩楚困惑不解道:“不是说要来看桃妖吗,在哪儿?”

    谛听嗤笑“长的好却生了这样一个白痴脑,”

    瞿如失望道“唉,忘记问她要个桃来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