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海公

    更新时间:2016-12-15 10:26:58本章字数:1707字

    水潭里水花翻滚,不多时,虎蛟祝余从那水中钻出,蛇尾鱼头龟足稳健,嘴里似乎叼着个什么东西,刚爬上岸,就将那物甩到地上,化会人形,怒骂瞿如“你这坏鸟,竟然踢我下水。”

    “我是为你好,这离了水的虎蛟容易得病。”说罢瞿如伸手要抓地上那物什,却被祝余拦下“坏鸟这猎物可是我千辛万苦逮到的,你可不准贪腻。”

    瞿如掩嘴嬉笑,“呦原来你抓的是海公(5)啊。相煎何太急哦”

    韩楚凑上前来,发现地上只是条一米长的水蛇,有手臂粗细,“这水蛇叫海公?”

    瞿如笑道“这水蛇,詹月不知道吗,这凉州附近的鹰虎神塑像可曾见过,这水蛇便是那鹰虎神爪下之物。它啊曾经也是虎蛟一脉呢。后来迁去东海诸岛,据说岛上有种五色耐冬花,可以四季不谢,食之可使皮肤滑嫩,那个小虎蛟你真应该尝试下,没准能治好你身上的癞疮。”

    祝余撇头道“谁和他有关系,不入流的东西。”

    瞿如捡起块石头要照着那水蛇砸去,祝余忙拦“你这坏鸟,他已然如此就莫伤他性命了。”

    “你看看这洞府,那石台上成堆的眼珠,都是他造的孽障,毁了他的性命,让他去烈火地狱受刑,这是天道报应,我顺应天道,何错之有。”

    那水蛇扭动挣扎,竟发出人声“莫在争吵,我做的罪业自当受罚,但这里真的不是我做的,前月我儿与一灰鲤去白塔寺听经,有人传言这将军府中将会显龙门,他们便好奇来瞧,结果就此不见踪影,昨日那灰鲤忽然回来,却被人剜去双目,细问下,才知道他们刚到这将军府就闻到一股奇香,便没了知觉,再醒来时,他已没了双目现了原型,强忍剧痛趁人不被,顺下水而出,行了一月才回到谷水。而我那年幼的儿,却不知死活。”说罢竟然抽泣起来。

    祝余义愤“何方妖孽,竟然敢欺负到我族人头上。”

    “呦,刚才还说和你没关系呢。”谛听揶揄道,祝余上手要打,

    瞿如忙拦着,“那你这是来找儿子的?”

    “是啊,我刚才见那小厮生魂出窍,我便偷偷跟来,刚才见池中异响便想去看个究竟,那漩涡中的没有妖兽,似乎只是一个结界,四周又有水莾鬼,我险些被抓了替身,幸得碰上先祖,才得以脱险。”

    瞿如眉毛高挑,冷言正色道“这小小花塘,竟能藏下水莾鬼(6),谛听去查查那水鬼身份。”。

    不多时谛听回报说,“翻查生死簿上,此处并无水莾之鬼,据陆判说,会不会是已经找到替身的水莾鬼没去投胎,藏在此处。这个就要如小姐,自己去问转轮王,是不是有鬼没度轮回,有漏网之鬼什么的。”

    “问个屁,转轮王又不在。”

    “我也这么说,可他说,转轮王不在,不是还有判官菁吗?”

    瞿如撅嘴道“陆判这老滑头,定是发现菁的错事,又畏惧转轮王,想让我点这火头。我才不管呢。”

    那海公忙说“上仙可不能不管啊,吾儿----,”说到哽咽,声泪具下。

    祝余也说“笨鸟,好歹他儿也是我的晚辈,我们不能不管啊。”

    瞿如还拿捏起来“哼,谁与你是我们,你这算是有求于人该有的礼数吗?”

    韩楚不觉感叹这父对子情实乃天性,人妖皆如此,那海公的儿子十之八九已死,可他却为了寻子的星点消息,险些丧命,乎想起常怨父对己冷淡,实也是因己常冷淡于父啊,想来自己真是不孝。忙劝那瞿如“你就帮下海公吧,兴许还能救会几条无辜性命,也算为你积了功德。”

    瞿如盯着韩楚,思索半天道“那我听詹月的,”

    祝余觉得在晚辈面前失了面子,骂道“笨鸟,你重色轻友。”

    “詹月能告诉我什么东西能吃,你能吗?”

    “你--”祝余气结。

    “算了,天快亮了,明晚再去找菁询问吧,我现在要回去睡觉了,要知道小孩子缺觉会伤身体的。”说完转身就走。

    谛听一边嗤鼻“又装小孩子。”踏雾而去。

    那海公忽哭道“先祖莫走,吾该何去何从啊。”

    祝余随手扔给他一颗黑枣,“这是前些日子从一采补狐身上偷的,便宜你了。还有以后别老喊我先祖,先祖的。俗,本神是祝余,祝余仙草。”

    那海公忙一口吞了,只觉得体内热气翻滚,水蛇之皮开始褪去,化成一中年壮男,身上的伤口瞬间复原,那海公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琥珀皂,寻常小妖吃都能增加百年道行,赶忙道谢,祝余已不见踪影。

    韩楚望着那高高的井口,喊道“你们都跑了,我怎么上去啊。”

    注:(5)海公:又名海公子,传说是居于东海古迹岛附近的一种海蛇,擅于变化,喜食鱼脑。

    (6)水莾鬼:水莾为毒草,葛类蔓生,花紫色,形似扁豆。人误食立亡,终成水莾鬼。

    此鬼不得轮回,定要再毒死一个替代才能投生,楚江桃花江一带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