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拜府

    更新时间:2016-12-15 10:28:16本章字数:1996字

    “少少爷---快醒醒。”

    韩楚只觉脑袋混沌,强忍困意睁开眼睛,一下就看到小鸢,吓的险些从床上摔下,忙一手扯被护胸,一手捂眼道“你---后退些,”

    小鸢纳闷“少爷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小的做错什么吧。”

    “没—没事,这大清早的,你喊我做甚。”

    “少爷,你快起来吧,那祝家小姐来了,您再不去,就太失礼了。”小鸢开始忙活的把衣服要给韩楚穿上,可韩楚一想到昨晚的事,就下意识的哆嗦,“少爷您哆嗦什么,莫不是病了。”

    “没—没事,你先去回老夫人吧,我等下就过去。”

    “那少爷,你快点哈,我先去接应下。”

    瞿如今儿穿了一身青裙,面戴幂罗,亦步亦趋的跟在祝余身后,正要去那福延苑拜见老夫人,可还没过正厅,便被二夫人的管事拦了下来,小鸢一看情形不对,忙偷溜走跑去后院报信。

    那管事青萍一脸鄙夷的上下打量着瞿如道“哟,这些不懂事的小厮,怎么什么人都敢往将军府里面带啊。”,

    祝余瞪她一眼怒斥道“是你家老夫人请我们来的。”

    “听说话就是寒门庶族中人吧,没规矩。”

    祝余正抬手要赏她几巴掌,却被瞿如拦下,瞿如忙道“哥哥习武之人,不善词藻,还请姑娘莫见怪。敢问姑娘芳名?”

    “我是韩府大管事青萍。”

    “青萍姑娘有礼,我兄妹收了老夫人拜帖前来拜会,是否让出条路---。”

    “可别这么说啊,我也是按规矩办事,庶族之人就进不得正堂,要走偏厅,”

    “你----”祝余见她那狗眼看人低的表情狠的牙根痒痒,又碍于是韩楚的家不方便发作,气的面色通红。

    瞿如眉目带笑,下巴高扬道“哥—莫生气,好歹我们也是琅邪王氏一脉,怎可和这等下人一般见识,既然不让入那正厅,在下兄妹就告辞了。”说着拉起祝余作势就走。

    “琅邪王氏,有嘛了不起-----。”

    清萍话没说完,就结结实实的挨了老夫人一巴掌,“你这贱婢,敢挡我的客人,”

    “---老----夫人----您。”

    “祝家姑娘莫走,是老妇管教无方。”老夫人亲自上前拉起瞿如的手,瞿如忙施礼“是小女的错,没有事先递上拜帖,给夫人您添了烦恼,小女惭愧。”

    祝余忽见她如此,惊出一身冷汗,吓的连退几步,怕是有谁要倒霉。

    老夫人刚才还在琢磨这祝家在凉州内无名,别是寒门庶人,那楚儿喜欢真要娶进门怕是被人笑话,刚才一听是世族,这于楚儿门当户对啊,心中暗喜。忙问“刚闻言,你是琅邪王氏一脉?”

    “小女先母确实琅邪王氏一脉,虽族上落寞,但也不该受此羞辱,小女感谢老夫人怜恩,还是先行告辞了吧”说到此,瞿如眼中含泪,似是受了好大委屈。

    祝余撇嘴心思这笨鸟到真会自抬身价。

    “琅邪王氏也算是第一世族,是那贱婢不懂事故,来人拖下去赏军杖十棍。”

    瞿如道“夫人莫气,不要为了小女动了肝火,老夫人身体重要。”

    老夫人连连点头,心中赞她,长的端庄又识大体,好好好。

    “你这孩子,真是招惹疼爱。”

    “老夫人过奖,如,初见老夫人就觉亲昵的很,总想起自家亲人,心中感怀,若言辞间失了礼节,还请老夫人见谅。”

    “走走,我们后苑叙话。”

    祝余看着韩老夫人拉着瞿如向后院而去的身影,不觉打了个寒战,看来这懒鸟轻易不可得罪啊,

    “霏阳,你怎会在这里。”韩楚出来只见到祝余一人呆立原地。

    祝余道“是那懒鸟说,说拿来拜帖就要拜府,然后我就被拖来了。”

    “那她人呢?”

    “让你家奶奶拉去后面叙话去了。”

    那瞿如和老夫人一见如故,越聊越欢喜,

    祝余小声将刚才之事告知韩楚,韩楚惊呼坏了,坏了。

    “詹月兄,怎么了。”

    “霏阳,你不知,那清萍是二娘的人,二娘心胸狭窄,只怕她会对瞿如挟私报复啊。”

    “放心吧,这世上还没有能比那懒鸟心眼小的人吧。”

    韩楚苦笑点头赞同。

    这时,小鸢来报说那二夫人带着清萍来请罪。

    老夫人道“告诉她,我这有客,不想见她。”

    话还未说完,一身穿华丽锦服的女子身后几个小厮抬着一个受伤的青萍,已然进了苑子,趾高气扬,丝毫没有请罪的样子,似是要来讨公道的。

    “刚才小婢得罪了主母宾客,景儿特来赔罪。”那女子容颜俊俏,眉梢带笑,举止轻浮,十足青楼女子的做派,老夫人一边频频皱眉撇嘴。

    瞿如小声嘟囔道“老鬽精也敢如此猖狂。”

    声虽小,却被那二夫人李景听去,她错愕片刻后,眼底换上丝轻蔑的讥诮,径自走到瞿如身边道“这就是客吧,好俊俏的丫头啊。”

    瞿如忙起身施礼道“二----夫人万福,”她特意加重二字的音,

    “噗”老夫人险些将口中茶水喷出,

    李景愣了下道“听说你是世族女子,怎可直接到男子家中相亲,将这礼放何处啊。”

    “噗”这次是韩楚险些呛到。

    瞿如不理她,继续和老夫人唠家常道“老夫人刚才说到妾,小女想起吾父在世时常说,这为妾者多是寒门青楼女,生性妒淫,不懂规矩,不可多与交道。”

    “你---”摆明指桑骂槐,那李景气的脸色铁青。

    老夫人平日总是被她气,今日竟有人治她,早在一旁乐开了花。

    李景悄从怀着取出一片草叶偷放入那瞿如发髻之间,便要施礼告退。

    瞿如忽拦住她,装做还礼小声道“为善亦神自知之,恶亦神自知之,这韩家岂是你兴风作浪的地方。”

    “你----究竟是何人?”李景手悄然摸到腰际藏的匕首,却被瞿如一把按回去。

    瞿如笑言“二---夫人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