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相思

    更新时间:2016-12-15 10:28:30本章字数:2044字

    夜渐深,寒露凉。

    瞿如双手托腮望天,月正当空却似披着迷纱般朦胧,透着幽幽青光。

    月光下谛听显了真身,正欣赏着自己那一身赤金鳞。

    “瞿如,你们去那将军府吃香喝辣,还是那小白脸好,怕我挨饿,特意让下人送来肉骨头。”

    瞿如笑而不语,

    刚溜进门的韩楚高兴道“还是谛听念我的好。”

    谛听瞪他一眼“哪里好,上次的澡还没洗完呢。”

    “呵,下次不让人送吃的来给你。”

    谛听嘿嘿冷笑,舔着爪子像韩楚示威,

    韩楚忙转移话题“瞿如,不是今夜去找那判官菁吗?”

    瞿如似笑非笑“怕是今夜去不成了,”

    “何故?”

    “白日得罪你家中的鬽怪,只怕今夜她要来取我性命。”说罢瞿如从头上取下一片草叶,翠绿细长,月下闪着青光。

    “你---该不会说,我家二娘是妖怪。”

    “你家二娘应该是人,只怕听信了什么,竟将肉体托于那鬽。”

    韩楚不解“鬽?莫不是就是书中常说的老物成精,那家中莲花池也是她-----”

    “一个小小鬽怪,怕兴不起那么大风浪,不过这鬽怪不除,你家二娘性命堪忧。”

    韩楚忙说“那你一定要救我二娘。”

    瞿如皱眉“詹月莫不是对那李景生情,贪恋后母,可是要受那雷火之刑。”

    “你想那儿去了,好歹是条人命,而且她虽然嘴上不饶人,但还不算坏人。”

    “那在詹月心中,何为坏人?”

    谛听给韩楚使眼色,让他慎言,万一得罪那瞿如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韩楚紧张道“在詹月心中,如也是好人”

    瞿如嬉笑“谛听你看在詹月心中,如是好人,哈哈哈。”

    谛听撇嘴“他那是拍马屁---”

    瞿如笑的更大声。

    忽阴风席面,风中似是传来怒骂声“各位既是同道中人,互不干涉,各取所需,今儿个为何偏来招惹于我。”

    瞿如笑言“昨日如路过韩家后院,莲花开的胜美,今儿才有兴再去看看,不知招惹哪里的神仙。”

    “这韩府灵气盛,自然会开些奇花,没想竟能引来你这等山精妖怪,最好速速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风渐停,从风中竟走出一个男儿,面红齿白,风姿飒踏。

    “你说谁是山精妖怪。”谛听怒吼

    “你是什么妖怪,身上竟长出金鳞,可惜却配了张狗脸,这等样貌还敢出来吓人。”

    谛听双眼通红,喉结中发出低吼“本神名为谛听”,

    那人嗤笑“什么谛听没听过,小小白狗精也敢称神,怕你连神什么模样都不曾见过吧。”

    谛听怒目圆睁,喘着粗气,怕若没那韩楚拦着,它早就冲过去咬碎那人的喉咙。

    瞿如玩弄着手中草叶道“想来您是见过真神的主儿,小女请教,何为一切众生觉性的本来面目。”

    “这本来面目就是嬉笑怒骂嘛。”

    瞿如冷笑“好你个相思,竟然跑这里撒野。”

    那人脸色大变“你--,怎知道我叫相思。”

    “可记得当年鸾影。”说着化身孩童模样,

    “你---瞿---如—---”那相思见状大惊,险些跌倒。他似乎看到千年前那个红衣少女千娇百媚,伏镜而眠,--------

    相思问“一切众生觉性的本来面目为何?”

    少女言“如如不动、本来清静。众生本就无面目,为何强求。”

    “相思想有面目,想有副能嬉笑怒骂的面目。”

    少女笑道“只怕有天相思有了皮囊,忘了本性。”

    “若是相思做了错事,如会怎么对我。”

    少女不语,抬手在镜上写了个困字。

    ----------虽时过境迁,却似依稀仍在眼前----------

    瞿如打着哈气“速速离开那韩府,姑且饶你,回吧,我累了,你要知道小孩子不能睡太晚。”起身要走。

    忽然那相思眼神闪过丝恨意,偷偷双手做结印,闭目叨念这什么。

    每念一字,那字似乎有生命一样,从口中飞出,盘旋飞舞。直直飞向瞿如身边,缠绕在她身体四周,一点点覆盖,驱而不散,源源不绝,密密麻麻,似那峰蚁啃食尸体般覆在瞿如身上,让人看的头皮发麻。

    韩楚推着谛听去帮忙,谛听一扭头化回白狗身,嚷嚷要睡觉。

    韩楚忙捡起一把扫把要冲过去,却被团黑风卷起数丈,若不是谛听飞身叼住他,只怕摔成肉饼。

    不多时,从瞿如脚下升起漩涡,一股冰柱直升了出来,破了密密麻麻的包围,直冲天际,一条水蓝之龙盘旋而出,顺着冰柱扶摇直上,龙头处坐着那红衣少女,双脚上银铃叮当,水龙过处洒下银色冰雾,在半空中交织出一道幻彩光晕。

    瞿如冷言“小小鬽怪,刚修成形,竟如此歹毒,今唤出水龙,送你去那寒冰地狱受刑。”水龙俯身而下,一爪按住那男子,张口就吞。

    吞罢那龙化为一汪情水,水中显出字痕:

    疏星淡月秋千院,愁云恨雨芙蓉面。 

    伤情燕足留红线,恼人鸾影闲团扇。 

    兽炉沉水烟,翠沼残花片。

    水里传来悲苦哀鸣“相思只想要面目,相思只是想要个血肉的身躯。”声音渐远,水也慢慢消散殆尽。

    韩楚看的目瞪口呆,想问又怕瞿如骂。

    瞿如看他眼,幽然道来“昔,罽宾国王买得一鸾,三年不鸣。夫人道,尝闻鸾见其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而他正是当日那面镜,又名相思。修炼千年方有此人形,就这么顷刻毁了,真是可惜。(出自《异苑》)”

    谛听小声嘟囔道“你最多用冰封他在幽邪路上三五年,那里舍得真送他去寒冰地狱受刑,”

    “白狗,你又念叨什么?”

    谛听忙改口道“不如毁了那镜子,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韩楚皱眉“你这白狗真是太狠毒。”

    “你说谁狠毒。”谛听抬手将韩楚扔到半空中,待到快坠地时又用爪子勾住,接连抛了数次,韩楚吓的不停嘶喊,二人嬉笑打闹,好不开心。

    而那瞿如却孤然叹息,望月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