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化魑

    更新时间:2016-12-15 10:29:05本章字数:1021字

    韩楚又想在祝家赖着不走,瞿如调笑道“还是快快回去吧,那相思走了,你那二娘只怕惹出祸事。”

    韩楚赶忙往家赶,还未进家门,就见几个小婢子浑身是伤被人抬出来,

    韩楚忙问发生何事。

    小鸢捂着肿脸,带着哭音道“刚刚二夫人在苑子中坐着,忽然一阵凉风过,二夫人一声惨叫摔于地上,那几个小婢连忙把她送回房去休息,让小的去喊大夫,可谁想大夫来了一剂姜汤苦药下肚,二夫人醒后又哭又笑,见人就打,似是中邪一般,还好小的躲的快,否则就像那几个一样动弹不得。”

    “那她现在人呢?”

    “老夫人召了几个老爷的近侍,正要去安熙苑将她捆了送去白塔寺驱邪呢。”

    韩楚闻言赶忙要跑去阻拦,却被小鸢死死抱住“少爷啊,小的知道您心善,但现在二夫人见人就打,您这么孱弱就别去了,受了伤小的吃罪不起啊。”

    韩楚正愣了下,忽然苑中传来惨叫声,几个小婢大叫“不好了,二夫人要吃老夫人,快来人啊。”

    韩楚推开小鸢,冲进内室,只见一怪物挟着韩老夫人,老夫人已然不醒人事,那怪物面目狰狞,身似水桶,满身赤红长毛,头顶一只鲜红独角,眼冒红光,看到韩楚进来,将老夫人随手扔在地上,作势欲扑,韩楚只觉心惊腿软,躲闪无力。忽然一道白光闪过,某巨型白狗高举双爪拦下那欲扑下的兽爪,将那韩楚死死护在身后。

    谛听一边和那怪兽较力,一边还有闲情调戏韩楚“小白脸,让你见识下本尊的神威。”

    那怪兽力大,发着蒙蒙嚎啕,再加是从上向下扑来,谛听在下渐显吃力,咬牙死死顶住。

    那怪兽猛的冲谛听哈了口气,那臭气异常辣眼,谛听力道一松,它趁机朝着谛听背脊上就是一口,生生扯下一大块血肉皮毛,谛听痛的嗷嗷嚎叫。

    那兽见谛听痛状,发出唔唔雷鸣,手舞足蹈表示高兴,谛听喘着粗气瞪大双眼,眉头紧锁,胸口赤金鳞忽显,又欲冲上去再斗。

    这时一条粗大蛇尾照着那怪兽面门就是一下,抽的那兽原地转了几个圈方清醒,那兽见来者竟然是鱼头蛇身之物,指着发出嘻嘻嘲笑音,那虎蛟祝余发出似鸳鸯般的嘶鸣,张嘴吐出细长的舌头,闪电般扫过他头顶,将那鲜红独角缠住狠狠用力,竟将那角掰了下来,瞬间血流满面,那兽倒地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似是疼昏死过去了。

    祝余回身正欲耻笑那谛听,那倒地之兽周身赤红毛发疯长,竟然将祝余死死裹住,谛听忍痛,亮出利爪,将那毛发斩断,卯足力气照那怪兽脑袋拍去,只听喀拉一声,生生将那脑袋拍的稀烂,猩红的血伴着白花花的脑浆,溅了韩楚一身,韩楚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主儿,始终不动,面不改色的看着谛听和祝余,祝余刚想夸赞几句,只见韩楚微微浅笑,身子摇晃了几下,昏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