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十里幽邪

    更新时间:2016-12-15 10:29:55本章字数:1511字

    皓月当空,清风徐徐。瞿如提着几坛子美酒烧鸡与那谛听趁着月光如镜,顺着山间小径片刻之间即来到了后山松树下。坐在地下背靠松树喘了会气,待那韩楚和祝余到来。

    只听“匡匡”沉闷之声不绝,在周围山中回响,惊起四周飞禽无数。见不远处一红一绿两个影子跳动渐近。谛听哆嗦了下道“不是碰到僵物了吧。”

    瞿如哈哈大笑,让它继续看莫吵。

    那红绿两个影子,有节奏的跳动,跳跳停停,每跳十步左右,就停下原地转三个圈,待跳到近处,谛听乐的都趴到地上,那红绿二影正是那祝余韩楚,一个一身红袄,头顶两个小抓揪,另一个身着绿袍,头顶头发集成两束,分别盘于头顶两侧,其形状类似于牛角,这分明是那菩萨驾前童男女的模样,手里拿着柳叶又蹦又跳。

    谛听趴在地上,似是乐的过头,喘着粗气, “瞿如太坏,骗他们这种装扮。”

    瞿如掩嘴偷笑,小声道“莫要他们听到,这多喜庆啊,嘻嘻”

    谛听笑道“别让他们跳了,我眼晕。”

    瞿如忙喊“来来,歇下养足了精神,我给你们开路。”

    韩楚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唉,这做鬼比做人累。”

    而那祝余坐在一边瞬间狂扫掉一只烧鸡,

    瞿如手指甲瞬间飞长,趁韩楚不注意,生生从背后插入那韩楚心脏,狠狠一拉,生生将那韩楚魂魄扯了出来。嘴里还抱怨“这詹月骨头真硬,咯坏了那美美指甲。”

    韩楚看着眼前自己肉体倒在地上,愣正正半天说不出话。

    瞿如道“还愣着干嘛,赶紧走啊,误了时辰,你生魂回不了肉身,那詹月就真的要做那又苦又累的鬼了。”

    韩楚哭笑不得“下次你能提前告诉我下,好让我又个准备,行吗?”

    瞿如道“你有了准备,我能那么顺利拉出你的生魂吗?”说罢将一条红绳绑在韩楚手腕上,“此绳万不可断,若是断了,詹月怕连鬼你都做不成了。”

    瞿如抬手欲开幽邪路,忽然一个苍老声音道“先祖,先祖,带上我。”来者正是海公。

    海公气喘吁吁赶到近前拉着祝余,看看祝余的装扮想乐又不敢。

    “不是告诉你别叫先祖,叫祝余嘛。”

    “哦,好,祝余先祖啊,带上我,我要查我儿的下落啊。”

    瞿如抚额道“抱歉海公,最近事忙,忘了去问那菁,你若想来就一起吧,跟住你家先祖,如若见了什么莫要惊慌。”

    “好好。”海公说罢化作一条细小水蛇,钻进祝余衣袖。

    瞿如默念灵言,四周狂风大作,眼前山石飞转,时而悬崖峭壁,时而荒漠枯骨,时而雷鸣电闪,时而鬼哭狼嚎,风渐停歇,眼前一条崎岖悠长小径,直通黑暗,似是无边无尽,小径两侧长满欲花,鲜艳欲滴,发出幽幽哭音。花之根部是那森森白骨,腐烂血肉,各色虫蚁争想食之。花从中闪着莹绿之光,似有数只眼在窥视,让人不寒而栗。时而有骨爪顺着根茎伸到路面上妄图勾那些枉死魂魄吞而食之,此处便是那十里幽邪。

    谛听长啸一声,化身白兽,一身赤金鳞,威风凛凛,瞿如和那韩楚坐在谛听背上奔着那十里幽邪而去,所过之处,花叶无不颤抖退让。祝余化做虎蛟带着海公紧随其后。

    行数里,前方渐豁开朗,苍天古树,清澈水潭,透着青烟袅袅,鸟语花香,好似人间仙境,韩楚疑惑道“这地狱竟是如此美的地方?”

    瞿如冷笑道“前处是贪,凡有欲者无不留恋欲花,终入那魍魉之腹。此处为痴,痴迷心底桃源者,终被这假象所骗,困于流连不得轮回。静心寡欲才能望透其中面目。”

    韩楚若有所思点点头,闭眼凝神,再睁开时眼前哪有美景,那树枯枝烂叶,树下白骨森森,树上老鸹呱噪,那清澈水潭,竟是粪便池塘散发恶臭。韩楚忙喊谛听跑快些,谛听耻笑他胆小。

    再行数里,忽然海公哭喊“儿啊,儿啊,你怎么在此受苦,爹定要将欺负你之人碎尸万段啊。”

    好在祝余机灵将那海公死死按住,他才终没摔到地上。

    瞿如道“此处为嗔,凡有怒心者,来此会随心生所想之恶怒,终迷失心性难消孽障。”

    海公调息会,方清醒,在观四周,哪里有儿子,分明几只饿鬼在冲自己调笑。

    十里幽邪将尽,前方一石桥上写奈何,桥下血雾翻滚,怨鬼嚎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