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转轮殿

    更新时间:2016-12-15 10:30:33本章字数:2303字

    瞿如道“过了这里便是鬼域,若去那铜柱地狱,向那正西黄泉黑路,大海沃礁石外去秦广王那里找那陆判引路,若去找那判官菁,便要向正东直对世界五浊之处,幽冥沃石外,去那转轮殿。”

    海公欲言又止,不住眼含泪光扫着祝余,祝余假装看不到。

    韩楚道“还是先去那转轮殿吧,”

    瞿如长舒口气,想到要与那老狐狸陆判交涉,头就一阵阵痛。

    拍拍谛听让它继续前行。

    旁边经过一行鬼差押着十几只新死之鬼,那男鬼长发遮面,周身一丝不挂,有腿无脚,双手下垂,有些身上胸口还在滴血,

    韩楚忙遮眼念叨非礼无视,瞿如笑道“这些看样子,在阳世是读易儒士诵经僧道,刚刚勾至阴司。致诸狱不能用刑。这是要解去转轮殿。逐名注载,并绘本来面目。名曰堕落生册。再押交孟婆尊神,到那酉区忘台下,灌饮迷汤,派投人胎的。所以样貌并不吓人的。”

    韩楚频频皱眉,指着那一丝不挂的形体,开始要念叨酸儒经典。

    瞿如忙说“这人死灯灭,脱了臭皮囊,难道还要穿衣服不成。你要是在说那些酸诗烂调,我就把你踢下去。”

    韩楚赶忙闭嘴。

    不多时,前方暗处现出一座大殿,庄严肃穆,殿前雄狮威武,左侧高台三丈三,台上一面巨鼓,瞿如道“此鼓名夔牛鼓,东海流波山有头慢兽,叫“夔”,当年黄帝派人把夔捉来,把它的皮剥下来做鼓面,声震天响。旁边巨锤,是雷泽中的雷兽身上抽出一根最大的骨头所做。传说这夔牛鼓一敲,能震响五百里,连敲几下,能连震三千八百里,自仁圣黄帝后至今再无人能敲响。”

    殿外右侧是六道桥,金银玉石,黄土铜岩,桥上鬼儿有哭有笑,看的韩楚眼花缭乱。

    瞿如跳下谛听,韩楚畏高迟迟不动,被那谛听生生甩了下来,他跌在地上,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不觉疑惑,想问又不敢。

    瞿如笑道“你现在是魂,怎么还会有名色触感呢。”

    韩楚自觉尴尬,回身正看祝余停在一处不停翻挖,忙问“霏阳,这是做什么。”

    祝余瞪他一眼小声道“这是阴土,挖些回去种些玩意儿。”

    瞿如大声道“让他挖,这东西出了鬼域,便会化为血泥,到时浑身血腥看他如何走那百鬼云梯回去。”

    祝余一愣,撇着嘴不动,似是思索什么。

    瞿如深呼口气,向那转轮殿走去,足下生妙莲,银铃回回响,若那仙子祥降,完全没了往日胡闹样子。韩楚刚要跟进去,被那谛听拦下,谛听道“我这等神兽没有准许都进不得那转轮殿,你这小白脸想找死”。

    海公焦急的看这先祖,祈求帮助,祝余此时还在研究如何带那阴土出去。

    转轮殿前,石阶层层,阴风滚滚,

    上写:随顺世缘无牵挂,

    下写:涅磐生死等空花。

    殿内传来幽幽歌声“莫撃念念,成生死河。轮回六趣海,无见出长波,念想由来幻,自性无始终,若得此中意,长波自当止,余本性虚无缘妄生人我;如何息妄情,还归空虚坐?虚无是实体,人我何所存,妄情不须息,即泛般若船-----”

    瞿如立定施礼跪拜,方跨入殿中。

    殿中灯烛火明,中有八大神将泥塑,运转巨轮,轮九层,佛千龛,内设三生三世书,彩画金碧以为饰,谓曰天龙八部。

    旁立一人,面赤目黑,笑而不语,首顶道冠,肩披释服,足蹑儒履,手持羽扇,似那翩翩君子。见那瞿如,忙施礼道“如,今日怎有心情来这转轮殿。”

    瞿如道“听说菁你最近勤勉,特来慰问,莫累坏了身体。”

    菁道“不是那陆判由去唠叨了什么吧,赢他几壶酒,他就如此,真是小气。”

    瞿如笑道“先不提那小气老儿,单聊聊前些日子的金--蝶----”

    菁脸上大变,许久才开口“那地狱蝶,如小姐可见过?”

    瞿如道“菁,怎知那是地狱蝶。我本想和菁说说近日在凉州见的一只金蝶煞是漂亮,可没说是地狱蝶啊。”

    菁叹息道“如,既已经知道,何故来此戏耍菁。”

    瞿如怒道“你这菁,当日念你一世孝悌举荐你做此位,本该尽心尽责,你却捅出如此纰漏。”

    菁垂首跪地道“菁知罪,由于菁的疏忽,让怨灵化作金蝶而出搅扰人世,菁甘愿受罚。”

    “这地狱蝶顺天而生,你想阻也拦不了,我说的是另一事。”

    菁不解“还有什么事?”

    “菁真是贵人事忙,不记得那凉州的李王氏也不怪啊。”

    “李王氏?可是那悬梁而死的王月湖。”

    瞿如怒目道“是何人给你的权利让你私放那王月湖的。”

    菁笑道“那王月湖供称自己有切齿之仇未报。甘为饿鬼。不愿做人,菁又怎能强行将其轮回。”

    瞿如抚额道“那王月湖前世良善女,怎会去做那饿鬼,她将鬼身藏在奈何桥旁,那日金蝶破水出将她带回凉州了。”

    “啊”菁一惊瘫坐在地上,“这—这”

    瞿如又道“鬼身已过孽镜台,未入轮回返尘世。此等罪孽,看你如何承担。”

    菁抱头痛哭“吾当日见她可怜,却没想害了她,日后她魂已不能入三界五行,不生不死,这可如何是好,是菁的错,是菁的错啊,害了她啊。”

    瞿如扶起他,“念你好心,就不在责你了,她已食了我的怨情珠,日前心怨消已重返幽邪修行,”

    菁看看瞿如,刚欲感谢,忽愣正了下,忙说“如,这次这么尽心帮菁,不知要菁拿何物交换。”

    瞿如开怀大笑“菁真是聪慧,楚江王归期将至,他的肉身灵气自是招惹邪碎,所以近期如将死守凉州护他安全,这难免有些不解之事要来请教菁,到时还请菁你尽心帮忙啊。”

    菁叹气,方觉上了贼船。

    瞿如转身欲走,似又想起什么忙回头问菁“那韩府花池中的水莾鬼,你可知晓。”

    “这绝不可能,近日并无寻到替身的水莾鬼来转轮殿轮回,而且那凉州之地怎么能藏下水莾之鬼。来日菁查清自去告知。”

    “那多谢菁”瞿如道“下次和那陆判嬉戏,适时放些水于他,省他找你麻烦,挑你是非,待转轮王薛归来,再去找他算账。”

    “菁明白,如,慢走不送。”

    瞿如踏出转轮殿,殿内歌声再起“莫撃念念,成生死河。轮回六趣海,无见出长波,念想由来幻,自性无始终,若得此中意,长波自当止,余本性虚无缘妄生人我;如何息妄情,还归空虚坐?虚无是实体,人我何所存,妄情不须息,即泛般若船-----”

    (1)天龙八部:佛教术语,八部包括:一天众、二龙众、三夜叉、四乾达婆、五阿修罗、六迦楼罗、七紧那罗、八摩呼罗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