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09-18 16:11:18本章字数:2081字

    后来有一天,王姐卸下了所有的高傲的伪装来求我。她的目的很简单,她想要那个高高瘦瘦弱不经风的男朋友。

    那天是唯一一次见王姐没有穿高跟鞋的样子,简单的牛仔裤配着随意的粗布衫,苍白的唇吞吐着散发寂寞的香烟,我们一起坐在吹着热风的马路边。

    我讨厌这种天气,可我没有说话,因为我在等她先说话。热风将整个城市席卷起来,所以整个城市都是孤独和发霉的味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见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手臂,肩膀如同受了惊吓而匍匐前进的虫,抽搐,抖动。

    “把他还给我…”寂寞的声音,从深藏的臂弯处传出。

    我没有说话,她的香烟已经跌落在地,没有抖落的烟灰破碎了一地。

    “没有谁注定是谁的。”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地上燃尽的香烟,一步也没有退让。

    “我怀孕了!”

    她突然抬起手臂,满脸泪痕的看着我,眼神落魄的让我不得不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再和她继续讨论下去,这个男人,一开始便是筹码,我想要告诉她,却又怕乱了天意这句话。

    这件事过了没有多久,我便离开了餐厅,不是因为王姐或者那个男人,而是因为我要读书,我不知道读书会有什么用,但我不想就这样生活,最终过的像母亲一样。

    离开餐厅的时候,王姐恢复了高傲的神态,她看着我,然后注视着我离开。男人似乎最不平静,可他终究软弱的,离开那么远,他战战兢兢最后还是追过来。

    眼神依旧是那么胆怯,我讨厌这种懦弱的男人,就像当初为了逃避责任偷偷离开母亲和我的那个男人一样。事实上,我觉得所有男人都一样,我不愿意和他说话,甚至他一直着急的抱着蓬乱的头发扭曲着五官奋力解释着。

    他不让我离开,两个人站在城市的热风中,犹豫不决,拉拉扯扯,这样的人始终不是我。我不是我的母亲,不爱的男人我从不触碰。

    最后他流下了眼泪,他说他让王姐怀孕了,可是他并不爱她。他会给她钱,让她打掉这个意外的孩子,他还说我才是他最爱的女人,他愿意放弃所有,只要我留下来。

    我已经不知道用怎样的话语来回复他,我只记得热风中,我挥起手臂,然后一切就都像静止,我看到他脸上清晰可见的手指印,看到他错愕的神情。

    我逃开了,迎着这个城市仅有的热风,迎着马路两边不知名却满身尘土的树,还有这个即将结束的夏天。

    蔷薇路的爱情折磨,寂寞又喧哗的三维空间,陌生男人女人舞池之中身体的摩擦,还有透明的玻璃杯中仿佛掺了血的清醇液体。

    我一个人坐在角落的沙发上,蜷缩着身体,窥探着周围的一切,一切不知名的陌生和熟悉,我喜欢这种感觉,要么放空,要么放纵。

    血一样的液体在我的咽喉处翻滚发烫,酸涩的感觉一次次的冲破想要遏制住它的舌头。我想我是醉了,舞池里的人们身躯开始扭曲,喧闹的声音再一次被放大,我扭过头,看着窗外。

    窗外的世界安静而美好,路灯下的一两个模糊的影子,三四辆停靠在马路旁孤寂的车辆,还有那朵在夜晚依旧盛开着的.无人欣赏的玫瑰。这些美好的令人向往的事物,也开始渐渐的模糊,玫瑰血色的花瓣看不清楚轮廓,就像调皮的小孩把颜料撒在画家已经完成的作品上一样。我撑着我的脑袋,让自己看起来并没有醉。

    我觉得我应该离开了,这种没有夜晚的夜晚,始终让我害怕。

    就在我起身又回头的那一刻,一道白色的影子从窗外的一辆轿车上落下。他如同黑夜中降临的一个天使,他背对着我,我却像是已经看到他的轮廓,让人欲罢不能的黑色眼睛,高挺的鼻梁,性感蜿蜒会说情话的嘴唇…

    是许久没见到这般让人心醉的男人吧!我安慰自己,又嘲笑自己,男人是没有区别的,纵然他拥有让所有女人倾慕的样子,何况此刻他背对着我。

    摇摇头,起身,拽起廉价的牛仔挎包,摇晃着身体朝爱情折磨的门外走去。

    有些事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直至我现在回想仍然觉的是天意。

    我并没有离开爱情折磨这个用名字吸引我进来的酒吧,而是摇晃着走进了厕所。

    妖艳的女孩子穿着让人窒息,神情却是扭曲,男人围攻在她的身体上,大腹便便的身材,恶心的嘴巴!只一眼便让我的胃泛滥,呕吐出来以后,醉酒的感觉便一扫而空。抬头看着擦着明亮的镜子,还有镜子里拼命摇头的女孩。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当初我母亲也被人这样凌辱过。浑浊的被消毒液侵染过的水不停的从水龙头上流下来。

    淋着水,再一次狠狠泼在我的脸颊,这次的清透,让我彻底清醒,酒醒后的世界格外透明,女孩子本来就微短的衣服,已经被男人掀到了胸部的位置,粉色的诱惑,连带她痛苦的表情。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快速的走到女孩子的身边,推开她身边正在戏谑她的男人。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破坏老子的好事。”男人微微退了一步,然后压着咽喉看向我。

    “姐,你没事吧!”我没有回应男人,帮女孩子拉下衣服,女孩子朝我眨了眨眼睛。

    “姐?果然都是婊子。”男人用手指不怀好意的摸着自己的胡渣。然后步步紧逼。

    “你不该来的。”女孩子感激的看向我,眼睛却飙出了眼泪。

    我没有说话,我从不后悔我做出的决定。就在男人逼近的时候,我从廉价的牛仔挎包里拿出了一把闪亮的刀。男人看到我的但并没有后退。

    “丫头胆子还挺大,我喜欢!”说着便上前想要夺我的刀。

    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想,用刀子一把插在了我的腿上,隔着破碎的牛仔裤,红色的如同血液一般的东西从牛仔裤渗透出来。

    旁边的女孩子吓得说不出话来。

    “滚!”我装作痛苦的表情朝着男人大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