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09-19 11:51:07本章字数:2362字

    只一眼,便倾倒一座城。

    ——题记

    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她抬头,踮脚,轻轻的在风中用手压着自己膨胀的白色褶皱裙,看着太阳微笑的时候就像从天而降的仙女。

    她脱掉的丝质凉鞋明显是我不能容忍的残次品,可是在她转身离开以后,我还是偷偷的把它们拿起,认真摆放成最青春的姿态。

    我不知道,为何清晨的校园还会有比阳光更温暖的存在?对于她,这个神秘又安静的女孩子,只一眼,便倾倒一座城。

    我叫顾北。

    我出生在一个极其高贵的家庭,从小我便拥有别人所有想要拥有的东西,但唯独一样,别人拥有,而我没有。那就是爱情。

    六年级的时候,我偷偷写了一份信给邻桌的女孩子,那时候的喜欢多单纯,仅仅因为她穿我最爱颜色的裙子。

    可是,让我悲伤的是,这件事情被父亲发现的第二天,那个女孩子便离开了那所学校。我记得很清楚,父亲说,你没有爱情,只有婚姻,你的婚姻,也只能和我一样。

    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得太多,可是我知道,父母亲的爱情,是我最不能容忍的那种,她们拥有各自的情人。却还要相安无事的穿梭在各式各样的场合做尽相爱的模样。

    从那次起,我便不再喜欢任何一个人,十六岁的时候,母亲带着一个卷发的阿姨来到了我的家。

    卷发阿姨带着一个可爱的姑娘,她很可爱,穿着粉色的裙子,一脸阳光的笑容。然后聒噪不安…

    她喜欢和我玩,可我并不愿意理她,阿姨离开以后,母亲便告诉我,那个聒噪不安的女孩子,将来便是我的妻子。

    我问母亲,我能不能有自己的选择。母亲告诉我,你出生便得到所有人用一辈子去奋斗的金钱和势力,所以,你要交换你的爱情,没有什么,能不劳而获……

    可我不愿意重复她们的生活,母亲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知道我没有选择,后来的日子,我便强忍着我的愤怒和所谓的女朋友偶尔一起培养感情。而这种培养感觉的场合,无非就是父母安排我并强迫我去做的事情,我怕我会疯掉,然后,我爱上了酒吧!那里,会让我释放。

    爱情折磨,爱情折磨……

    这四颗字如同魔咒让我无法自拔。

    “夏天,老爸把我们安排到了一个班上,以后我们就同班了,不过,我还是希望和你当同桌。”

    颜诺扭过头看着我,她的眼睫毛微微的颤动着,眼睛里满满的带着欣喜。

    “嗯,挺好的。”我的手指之间没有缝隙,手中紧紧的攥着颜诺说话时路边揪的小草。

    颜诺是个很友好的孩子,她从来没有介意过我是个没“父母”的孩子。

    我和颜诺,拥有不同的生活,拥有不同的圈子,也拥有不同的追求,可是,我和她做了朋友,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

    她说,因为我那晚奋不顾身的救了她,我便是她最愿意深交的姑娘。而我,仅仅是因为想找个朋友,男朋友,女朋友都可以的朋友。

    颜诺似乎不太习惯的沉默寡言,一路上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我们一起踩过绿色的仿草坪,一起走过透过香樟树缝隙射下来的阳光。然后一起走进了我们的班级。

    讲台上空无一人,偌大的阶梯教室,绿色的墙壁,白的让人眩晕的桌椅。

    我看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有染发的姑娘,也有穿人字拖的男生。

    我和颜诺坐在了角落,这是我最钟情的地方,颜诺眼神中带着不解,但她没有问我为什么。

    就在我放下廉价牛仔包的时候,颜诺已经和另外几个男生女生快乐的畅聊起来。

    我看着颜诺绽放着如窗外阳光的笑容,我闻到偌大的空间全是激动和欣喜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神再一次放空,我很无聊,我也不愿意和别人交谈,我的右手指轻轻的挤压着我的左手臂,我放大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我看着躲在桌角下悄悄绽放的裙摆,我看着放在桌仓里便一动不动如我一般慵懒的牛仔包包,我终于快乐起来。

    尽管我周围还是那样的聒噪,男女混合的笑声,刺耳的上课铃声……

    我轻轻的扭过头,我假装自顾自的欣赏着窗外的风景,我庆幸我选择了一个很好的位置,因为隔着一片透明澄澈的玻璃,我便看到整个学校住引人注目的香樟树。

    香樟树似乎是这个校园的代表,它总是端端的站立在属于自己的那方土,然后静静的看着天,看着地,看着四季变化的鸟语花香。

    我想它和我一样,喜欢静静的凝望着……

    颜诺终于安静了下来,她敲敲我的肩膀,然后调皮的看向我。

    “那个女孩子可厉害了,她钢琴都过十级了,哎,小时候我妈硬让我学,可惜,我这手指…”

    颜诺叹息了一声,然后硬生生的拽起我的手指。她尖叫了一声。

    “你手指这么细长,干嘛不让你爸妈给你报钢琴班?”

    话落,还委屈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一个劲的叹息,怪自己的父母没有遗传好。

    我摸摸她柔软的头发,算是安慰她。

    “颜诺,我不会钢琴,但我会画画…”

    我的表情淡淡的,我不责怪颜诺已经忘记我没有爸妈这件事情。

    “真的吗?”颜诺的眼睛里恢复了欣喜的神色,好似我终于不再是她眼里的一块朽木。

    我点点头,慢慢的从包包里取出一个小本,小本的第一页端端正正的写着我的名字。然后旁边便没有一丝丝的色彩。

    第二页开始,便是各种各样灰色白色黑色描绘的东西。

    有穿蓬蓬裙的姑娘,也有忧伤的看天的男生,还有我喜欢的那些恬静的花朵,妖娆的玫瑰。

    颜诺认真的翻阅着我的小本,忍不住的赞不绝口,我的嘴角慢慢的向上蜿蜒,我不是因为她的夸赞,我只是想证明,我的手有用。可是颜诺看不懂我小本中要表达的东西,我不怪她,一直没有人懂过我。

    突然一声夸张的撞门声惊醒了正在看着画的颜诺,我和她一同抬头,便撞上了一双眼睛。

    颜诺吓得低下了头,我却没有丝毫的退意。

    教室里安安静静的,讲台上的班主任也停止了滔滔不绝的口水喷洒机。蓝色头发的少爷并没有理会他,径直穿过课桌,坐到了最后一排。

    “继续啊!”蓝色头发的少爷撇了一眼讲台上的班主任然后又聚精会神的观察我的眼睛。

    我讨厌这种男人,尽管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学生。

    “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蓝色头发的少年跑到我身边说的第一句话。

    “夏天!”颜诺把手捂在脸上小心翼翼的说着。

    蓝色头发的少年看了一眼颜诺,没有说话。

    “夏天?好奇怪的名字…”然后转身,傲慢的离开。走到教室门口时,转过一头让人恶心的蓝色头发,右手娴熟的做了一个“爱你”的手势。然后吼了我的名字。

    全班开始沸腾!!

    我对他的厌恶,再一次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