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09-21 16:04:42本章字数:3290字

    “不说这个了,夏天,我最近好苦恼。”

    颜诺突然扬起头不再看我,她的眼睛泛着点点的泪光,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好心疼。

    我轻轻的用手指握着她,我感觉她的掌心很柔软但是又很孤单。

    “怎么了?”

    “他好久都没有联系我了!”

    颜诺眼中带着泪光。

    “可能他有事吧!”

    我算是安慰颜诺,因为我知道,颜诺说的没有联系,是她找他,毫无讯息。

    “可是之前就算他不理我,也不可能那么久,他和我在一所学校,我一周却见不了一面。”

    颜诺伤心的快要掉眼泪,但是她总是能让它再从眼睛里倒回去。

    原来每个人都有伤悲,不只是我,颜诺的爱情,注定是错误的,可是她对这段感情,却太执着。

    “爱情重不重要,从来不会体体现在见面的次数上,你不要想太多了,两个人,心在一起就可以,要是我,见面太多还觉的烦呢!”

    我看着颜诺,看着她似懂非懂的表情,看着她流出来又挤回去的眼泪。

    “你说的是真的吗?夏天,你有男朋友吗?你男朋友是不是也这个样子。”

    颜诺委屈的看着我,在爱情面前,她就是一个十七岁懵懂的孩子。

    “我没有男朋友,不过谈恋爱的大多都是这个样子,大家都有自己的时间,也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你要相信他,知道嘛?”

    一个认为爱情永远只能带来负能量的人安慰一个相信爱情却不知所措的人。

    不知道应不应该?

    但是,颜诺她相信我了。

    “夏天,我想有时间的话,介绍你们两个认识一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颜诺的眼泪已经退回到原来的地方,她的嘴角又扬起了笑容,重新变成那个阳光可爱的颜诺。

    “嗯,可以。”

    我没有拒绝颜诺的要求,可是对于她那个男朋友,我真的没有兴趣想要去认识。

    吃完午饭再回到教室的时候,颜诺正在和一群女生扎堆讨论漂亮的褶皱裙,她们问颜诺是怎么买到的限量版衣服,颜诺的语气很骄傲,因为那个爱她的父亲。我从她们背后走过,然后坐在我的座位上,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可是我听到了。

    我轻轻的把廉价的牛仔包放在抽屉里,再抽出来取东西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蓝色的裙子,很漂亮的包装,我没有拆,也没有看。

    可能是颜诺的吧!我猜她放错了地方,就扔到了她的抽屉。

    上课了,颜诺依依不舍的从那堆羡慕的眼光中走了过来。

    “咦?谁的裙子?限量版唉!”这是颜诺看到蓝色裙子的第一反应。

    “不是你的嘛?”

    我看了看颜诺,有些疑惑。

    “我倒希望是我的,这条裙子可是刚刚出售的限量版,本来要抢,结果卖完了,好可惜!”颜诺手指一直抚摸着裙子,一副依依不舍的神情。

    “既然在你的抽屉里,肯定是有人偷偷送你的,既然你也想买,就手下呗!”

    我看了裙子一眼,轻轻的说道。

    “嗯,我看看!”

    颜诺捏着裙摆一副兴奋不已得表情,然后快速的拆开了漂亮的透明包装。

    “哇,这里面还有一封信!”颜诺有些惊讶,我也有些惊讶。

    “都什么年代了,还写小纸条!”我从颜诺的手里拿过来纸条。

    “觉的蓝色裙子更适合你。”

    除了这一句话,纸条上便什么信息也没有留下,我也不想去猜测什么。

    爱情折磨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白天的时候我会在学校,或者其它地方。而晚上,我却一直在爱情折磨,等下班回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一两点,每每到这个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这个城市的宁静,可是毕竟我是个女孩子,一个人走在只有灯光的夜晚,从来都不敢回头看。

    “夏天,有人点歌!”我刚刚坐在舞台的椅子上,酒吧老板便两眼桃花的朝我说道。

    我顺着老板的身后便看到了那个男人,他今天没有穿白色的衣服,我看着他,他朝我微笑。

    一首歌唱完,他便走到了我的身边。

    “今天怎么来那么晚?”他看着我,粉色的唇瓣一张一合,极其性感。

    “闺蜜邀我去喝下午茶,迟来了几分钟而已。”我轻笑,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脸颊。慵懒的身体在幽暗的灯光下倚靠着沙发。

    “几分钟?我可等你好久。”男人用手指轻轻抚摸了自己的下颚,然后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一副不满意却又舍不得的神情浮现在五官分明的脸上。

    “怎么?一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居然在等我?”我也不甘示弱,端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突然他笑了起来,嘴角微微扬起,连眼睛也跟着微笑起来,突然想起我听过的一句话,人真正开心的时候,眼睛在微笑,而他此刻就是眼睛在微笑。

    “以后把时间都留给我吧!下午茶我请你喝。”他用手指有节奏感德敲打着沙发,眼神犀利而不可拒绝,如同命令一般。

    我没有说话,两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角落里的两个黑衣男子便他走来,快要走近的时候却又停下了脚步,两个脸上的表情充斥着恐惧,窃窃私语一番后,一个男人带着颤抖的步伐走到了我对面这个男人身边。

    “顾少爷,老爷今天凌晨两点就到机场了,夫人让您早点回去。”一句话说的颤颤巍巍,我这才知道了他的身份,少爷,又是一个顽固子弟。

    “夫人居然让你们跟踪我?”

    男人扭过头恶狠狠的看着身后的男人,男人低下头便不再看这个所谓的顾少爷。

    “你先忙吧!我还要唱歌。”我笑着从沙发旁站起来,然后朝他身后的两个男人礼貌性的笑笑。

    从他身边穿过,走到沙发背后的时候,他突然起身抓住我的手臂。

    “我叫顾北。”

    他的声音顿时很是柔软,两个男人听到他的语气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好像这位顾北少爷从来不会这个样子对待女人一样。

    我没有转身,拽开了他抓着我的手指,然后走上舞台,拿着麦,开始了我傲娇又悲怆的歌唱。

    我假装没有看他,其实我一直在看他,人假装不在意却在意的时候最累,我看到顾北有些落魄的神情,两个男人虎背熊腰的站在他的身后,一刻也没有离开,终于,我的一首歌唱到了一半,顾北离开了,两个男人同他一起。

    顾北,顾北…

    我心底的声音泛滥开来,一层一层,一圈一圈,重重叠叠,就好像一片湖泊,四面都刮起风涌向了湖中心,而我的心,就在湖中心。

    看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我的声音冷漠了起来,眼神骤然漆黑一片。如同他今天的穿着,黑色的薄款大衣,在夜风中让人不可捉摸,无法靠近。

    我没有顾北的任何联系方式,顾北也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们之间的见面要么简短,要么没有交集,匆匆遇见,匆匆擦肩,我回头的时候,却没看见他朝我看。

    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他对我着迷,不过是因为我可怜的更有特点。

    这句话是我们同班的一个女生说的,她长得并不美,声音也并不好听,我甚至不愿意将她放在这个幽静夜晚,做为这一天回忆的开始。

    可她说的一句话很对,颜诺之所以和我做朋友,是因为我可怜的更有特点。

    颜诺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而颜诺的朋友们并不可爱,她们和颜诺的话题很少,但每句都充斥着金钱的味道,颜诺不会对我说这些,因为我身上或者我的所有没有一件东西是能和她比较的。但是她总是说,她只有我一个朋友,其它人,都是因为她的家庭。

    我记得颜诺说过,她的母亲是某某大学的副校长,而父亲则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所有人都想方设法的讨好她,可是我没有,即使我一无所有。

    我用的东西,全都是廉价的,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我的背包,我的鞋子,我的衣服,还有我住的房子。

    我在酒吧赚的钱也不少,但是我要交学费,我还有生活费,我想拥有一片自己的土地,一座自己的房子。我的梦想很大,我的能力很小,我常常悲伤,又常常欣喜。

    一个人走在酒吧出来后寂静的街道,我全身毛孔都颤抖呼吸着夜晚的恐怖。

    我记得顾北那天问我,一个人晚上回去怕不怕,我说我不怕,有人保护我,他的眼睛低垂了一下,然后松开了本来要送我回来的手臂。

    不应该有交集的人,就不能有交集,我害怕麻烦,我宁愿果断。

    睡到凌晨两点半的时候,颜诺来了电话,我握着听筒的手困乏无力,眼睛不愿意睁开,嘴巴像是被封住一样,好几次,都发不出声音。可是颜诺却精神的要死。

    她欣喜的声音刺的我耳膜痛,她告诉我,她男朋友愿意明天见她了,她还告诉我,她和她男朋友说了,明天要带她的好朋友去见他。

    我一点也不感兴趣,她听到我没有回应显然有些失落,她紧张的问我,是不是昨天班上同学说的话让我生气了。

    我在电话这头使劲的摇摇头,可是我又意识到颜诺看不到我摇头,困顿了好久,终于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我是困,”三个字说完,我便又没有力气说话。

    颜诺笑笑,说不是因为她们就好,我才是她最好的朋友,然后絮絮叨叨又不知道说了多久。

    清晨醒来的时候,手机还握在我的手上,手机屏幕微微的亮着,我看了看手机,还在通话中,放在耳边听了一下,颜诺的呼吸声一起一伏,挂掉了电话,嘴角却扬起了微笑。

    颜诺的男朋友究竟什么模样,让她这般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