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09-25 16:24:58本章字数:3131字

    再见到颜诺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我没办法知道颜诺究竟在这两天里发生了什么,我打她电话一直提示关机状态,我发她QQ,也一直是离线状态,两天的时间终于让我感受到颜诺确实是我唯一的朋友。

    不知道顾北这两天发生了什么,我去酒吧也已经两个晚上没有看到顾北了,我不喜欢主动找他,因为每一次母亲主动去找或者去等的男人总是要分开的人。

    这两天的时间,我无比孤独,一个人走走停停,上课的时候也心不在焉,我不得不承认,颜诺对我的重要性。

    两天以后,颜诺回来了。

    她走进教室的时候几乎是跌跌撞撞,毫无目标一样。

    第一眼看见她,我便惊讶,她剪了短发,是齐肩的直发,黑亮黑亮的,只一眼就好像看到了《匆匆那年》里面方茴的影子。

    她朝我走来,中指上的戒指已经去掉了,粗胖的手指上那条被戒指留下的重重的勒痕,如她一厢情愿的爱情,格外刺眼。

    我伸手想要拉她坐下,她却一把紧紧的抓住我,她像是灵魂游离一般,目光飘忽不定,她的眼神是灰色的,一副谁都无法拯救的表情。

    我想象不出她在爱情里付出了多少,我只知道,在爱情中,不该太执着,我母亲是错的,颜诺也是错的。我就这样被她紧紧的抓着,直到上课的铃声响起。

    她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两条腿紧紧的贴着,像是坚决不可以分开一样,她一句话都不说,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并且一直在颤抖。

    我承认我很看不起为爱情落魄到这种地步的女人,可是现在,我只有心疼。

    “为什么是我?”颜诺颤抖着唇瓣慢慢的说道。

    我感觉整个教室都充满了冷空气,只是初秋而已,不应该这样寒冷。

    “诺,有些人不值得。”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一个爱到没有出路的女人。

    “他说他爱上了别的女人,他说她才是他的真爱,他还说那个女人长的不仅倾国倾城,而且…”

    颜诺没有继续说下去,眼泪便垂了下来,哽咽的说不完整这句话。

    “诺,离开错的,才能正确的开始。”

    我摸摸颜诺的短发,心里一阵抽痛,颜诺哽咽着,肩膀也跟着剧烈抖动起来。

    这一刻,她哭泣的模样,真的和方茴一样,可是我不喜欢方茴那样的女人,离开一个男人而已,有什么不能活下去,非要用最残忍的方式折磨自己。

    夜晚,我还是如期去了爱情折磨,快要下班的时候,顾北夺门而入。

    他的汗水湿透了两颊的头发,看得出来,他一路奔跑。

    “夏天,对不起,这几天家里有事,我没有来找你,车钥匙也被我妈拿去了,所以……我时间不多,见你一面,可能马上要离开。”

    他双手撑着腹部的位置,气喘吁吁的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原谅。

    “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错,爱情是自愿的。”我笑笑,然后准备离开酒吧。

    “夏天,你不要这样,你知道的……”顾北温柔的抓住我的手指,指尖的温热漫到了我的心头。

    “我没有怪你,不方便见面就不用见面了。”我看着他,还是微笑的表情。

    “那我……”顾北终于站直了身体。

    “你不用送我。”

    “……”

    “恩,不用送我。”

    我就好像自言自语一般,从酒吧走出来然后沿着路灯孤独的前进。

    爱情无法带给我所有,只是一部分,可有可无的一部分。

    那晚回来,我哭了好久,为懦弱的顾北,为执着的颜诺,唯独不为我自己。

    回到房间我便一直在想,两个相爱的人到底在彼此眼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又有多少种可以扮演的角色。

    爱情这个东西太深了,我只能不去猜想,假如爱情和夜晚或者白天一样,能让人一眼看穿,该多好。

    阳光从玻璃穿透照亮我房间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为了能在周末睡个好觉,昨晚特意关机。

    打开手机以后便收到了颜诺的无数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几乎都一样,无非是告诉我今天下午,她邀我出去见见她以分手的男朋友,并且不止一次告诉我,这次他一定会来。

    我翻完了短信,然后关上手机继续睡觉,美好的周末生活,我还是不乐意被打扰。

    下午颜诺来找我了,她还是短发齐肩,一副方茴的模样,不过和方茴不同的是,忧愁感倒是少了。

    “夏天,你还没好吗?”颜诺激动的跑到我的身边,然后拎着新裙子站在我旁边照镜子。语气却有些责怪我。

    “你那么着急干嘛?慢慢来!”我看了看颜诺,手上速度却快了不少,头发简简单单的松散在肩上,穿上棉布裙,一双白色的球鞋。

    然后转身和颜诺走了出去。

    颜诺看起来心情不错,可能是因为颜诺的他愿意和他见一面吧!我不知道这件事究竟值不值得颜诺开心。

    我和颜诺走进咖啡店以后,颜诺没有帮他点咖啡,而是优雅自在的在那里等待,或许,颜诺并不抱什么希望,我和颜诺还是像往常一样随意的聊天,并不像是专程等待谁的到来。

    “你来了!”颜诺向我身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冷漠而不可思议。

    对方简短的回复了恩,然后直接坐在我和颜诺中间的位置,我这才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顾北

    原来世界这么小,我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口口声声骂的渣男居然是我第一面就无法忘记的男人。

    “顾北,这是我的闺蜜,夏天。”颜诺简简单单的介绍着我,可是闺蜜二字,听到我发痛。

    “你好,我是顾北!”顾北假装不认识我一般,向我友好的伸出了手。

    我胡乱的和顾北握了手,便忘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为了掩饰我多余的存在,一口一口不停的喝着咖啡,我忘记了咖啡没有加糖,我也忘记了咖啡有些烫。

    顾北和颜诺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颜诺先是朝我使眼色,接着在桌子底下踩我的球鞋,我的脑子依旧一片空白。好不容易等到顾北离开,颜诺终于对我露出了无比失望的表情。我知道最后颜诺还是没有挽回那个名叫顾北的男朋友,我也知道,颜诺怪我自始至终没有帮她说一句挽留的话。其实我也怪自己,为什么要认识顾北。

    有那么好几晚,我都睡不着觉,我总是会半夜做奇怪的梦,梦到颜诺跟在顾北身后不停的哭泣,梦到颜诺说讨厌我,活该我没朋友,还梦到颜诺把我推到悬崖处,我看着自己轻飘飘的坠落下去……我总是惊醒,反反复复,像是一场和现实颠倒的梦,太真实。

    初秋的天,在南方闷热的城市却还是带着潮湿的味道,湿润的季节里,走在林荫路上伸手都可以握住湿润的空气,我和颜诺就在这样的路上不停的走路。

    颜诺最近心情也好了很多,我知道是因为我做出的牺牲。

    我不知道我有多爱顾北,我也不知道我和顾北可不可以在一起,我记得颜诺说过,顾北和她是两家大人都同意的交往,可是顾北一直不太愿意,虽然顾北一直在父母面前一副情愿的样子,其实对颜诺从来都是置之不理的态度。

    颜诺还说,其实顾北的父母让顾北和她交往,也不过是为了两家的合作,她什么都懂,她也知道这样的爱情不会辛福,可是从第一眼见到顾北的时候,她便把一切抛在了脑后。

    我知道顾北对我,只是对自由恋爱的向往而已,或许当时那个人不是我,顾北也同样会去爱,有时候感情就是这样,可能他想遇见的女人并不是这个样子,可是当时遇见的是这个样子,所以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我一直说服自己,放弃顾北,我已经好几天不去酒吧唱歌,我已经拉黑顾北的电话好几天,我已经住在另外一个地方好几天。

    颜诺是我在大学唯一的朋友,颜诺也是这样对我说,所以我想珍惜,所以我要做选择。

    这是颜诺第一次带我去她家里,我们走在午后的林荫路,我们说了好久,也聊了好久,顾北这个人却一直在颜诺唇边反复,我想这就是爱吧!

    是不是只要想起顾北,颜诺心田的铁树都会开花,是不是只要想起顾北,颜诺便成为爱情的超人。

    颜诺握着我的手,我们一起拥抱着潮湿的空气,即使在嘈杂的街道,即使在不可避免的商贩叫卖声中,即使颜诺和我小心翼翼的踩过小巷里耀武扬威的烂菜叶子、摔碎的啤酒瓶、还有散发着腐臭味道的水沟……

    我皱皱眉头,有点不愿意相信这是颜诺家里的方向,颜诺似乎看出了我的不信任。

    她笑笑看向我,告诉我这是她发现的一条通往她家里的捷径,不过如果她的母亲知道这些,肯定是要责怪她的。

    我告诉她,我并没有那样想。

    我和颜诺小心翼翼的从那条小巷走出来,便是一条宽阔的大街了,颜诺说的对,能找到这条小巷的人,一定是认真的人,因为走出小巷的那一刻,我再回头看,已经找不到了。小巷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