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

    更新时间:2016-09-22 19:53:01本章字数:3180字

    说真的,颜诺的家实在是不太符合我认识的颜诺所居住的地方,我一直觉得颜诺的可爱和真诚是贵族气质里最少见的这种,或者说,如果也是贵族气质的一种,那么颜诺也不该属于这种外表光鲜内在却压抑的房子。

    从走进红色地毯的那一刻,颜诺便停止了聒噪的声音。

    “二小姐,您回来了?”年迈的仆人看着颜诺恭维的笑着,轻轻的弯腰,颜诺却没有丝毫理会的意思。

    然后仆人直起身子看了我一眼,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不屑,因为她的第一眼并非看我的脸,而是我身上的衣服。

    我不喜欢这种被人瞧不起的感觉,但是碍于在颜诺威严的家里,我什么也没有说,跟着颜诺走进去。

    走进大厅的时候,我感觉就像是进了宫殿,我记得小时候,母亲总是对着电视里这种宫殿自言自语。

    “要是我也拥有这种房子就好了!”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留下来。

    可是我现在想说,如果每走一步都要在乎别人的眼光,我宁愿住在我简陋却温馨的小屋子里。

    穿过大理石的客厅,踩着舒适的地毯,我和颜诺肩并着肩。从仆人的口中,我知道,颜诺家里不止颜诺一个孩子,可是颜诺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家人的事情,我也从来都不想问。

    终于辗转来到了颜诺的房子,就在来到这个暖色的卧室以前,我们走上旋转的楼梯,我们穿过高贵的走廊……是的,我没有比喻错,这就像是一个宫殿。

    “夏天,这是我的房间。”颜诺眨巴着大眼睛转向我。

    “我猜到了!”我看着她轻轻的笑道。

    “来,我给你看几样东西。”颜诺说着便拉着我走向梳妆台旁。

    我疑惑的看着颜诺,只见她打开精致的盒子,然后取出了很多名贵的化妆品。

    “颜诺,你试试这个颜色,我嘴唇太厚,不适合这种颜色。”颜诺说着就拿出一个精致的口红拿到我嘴巴边。

    “这样不太好吧!”我看着颜诺笑笑,然后用手试图推开。

    “怎么会不合适,我觉得这个颜色特别适合你,我妈当时从澳洲回来的时候给我买了两支,一支颜色适合我,另外一支不适合我,我感觉它配你挺好的。”颜诺说着便推开我的手,认真的涂在我的嘴巴上。

    她帮我拿来一个特别可爱的镜子,然后挤在我的脑袋跟前,一直看个不停。

    “我说的没错吧?你看这个多适合你。”颜诺笑着说道。轻轻的将口红塞到我的手里。

    之后她又倒出来自己的化妆品,全新的装扮,全部散落在软绵绵的床上,我和颜诺坐在床上,一样一样的做试验。

    颜诺说她不会化妆,每次化妆其实都是别人帮她画的,不过她还是喜欢自己化妆。

    我听她讲,然后一样一样的摆在她的面前,告诉她,应该先用哪个,怎么用……

    从颜诺家走出来的时候,我总是感觉有一双熟悉的眼睛,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见过颜诺的父亲,而那个人是颜诺的父亲,也是我最后才知道的事情,有些事,就是这么毫无征兆,有些人,兜兜转转终会遇见。

    我以为我和顾北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结束了,我们之间继续做回平行线没有交点,然后我和颜诺还可以是很好的朋友,顾北则被颜诺的认真所发动。

    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都在幻想着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们就像做梦一样沉溺在其中不愿苏醒,最后的最后,我们是被无情的现实所征服。

    顾北来找我了,这次我不敢抬头,我坐在座位上一句话也没有说,我想逃避,可是颜诺就在我旁边,她的眼睛里满满的期待,她以为顾北是来找她。

    在顾北还没来得及冲到我旁边得到时候,我用最快的速度发了一条简讯给他。

    我说,我们可不可以单独谈谈,就在我们以前去过的爱情折磨。

    顾北看了看手机,然后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和颜诺的方向,颜诺的笑容瞬间绽放成了一朵花。

    她轻轻的把嘴唇凑到我的耳边,教室里的空气都随着她的语气变得甜甜的。

    “夏天,北来找我了!我先出去了。”

    颜诺没等我回过神来,便推开椅子走了出去,她的脚步娇羞中带着辛福,可是顾北并没有理会她。把手机装到口袋里以后,便转身离开,颜诺追出去了,过了几分钟,颜诺又走了回来,她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没有一点点声色。

    回到座位上的颜诺,无聊的捏着短裤的边角处,一个劲的和自己较真,也不说一句话。

    我就撑着胳膊看她,然后也陪着她不说话,最好的朋友不就应该是这样,你难过,我也陪着你沉默。

    最后不知道是什么声音触发了她的思绪,她抬起头,就这样看着我。

    “你说,顾北为什么只看我一眼就走,是不是我今天穿的衣服不漂亮?或者……”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我今天涂的唇彩太艳了,顾北不喜欢这个颜色,所以他看我一眼就离开了,哎!我也真是的……”

    颜诺像是对我说,可是说着又继续趴在桌子上,两眼猜疑的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和颜诺简单的告别之后,颜诺就被她家的司机接走了,我一个人从校园的拐角处穿过,转了几个弯,又来到我住的小巷,看到顾北的时候,我并不意外,即使是这样,我还是现在他的身后看了他好久。

    他的背很笔直,干净的球鞋和肮脏的小巷是那样的不和谐。不过这样的对比却让我能很愉快的接受,我喜欢顾北穿着一尘不染的球鞋,我也知道顾北喜欢我穿着破旧却又干净的帆布鞋。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禁对自己隐隐约约的有些失望,其实我对顾北这些天的逃避和视而不见,都是因为我不想失去他和颜诺,他们两个对我都很重要,除了离开他,我似乎没有什么路可以走。

    脑海中泛起难以理清的思绪,我不想让这些问题围绕着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却看到了一双漂亮的眼睛。

    “发什么呆呢?”顾北满眼都是温柔,挥之不去的温柔,无法抵挡的温柔。

    我努力让自己不去看他,可是顾北就像是全身散发着魔力的恶魔,全身散发魅力的王子。

    我不想看,却不能不看。

    “不是说好去爱情折磨的嘛?怎么……”我发呆一样的傻傻站在原地,除了嘴巴僵硬以后,身体的其它部位似乎都不在属于我,顾北也看出了我的反常。

    “我想来你住的地方,这样可以离你最近,”顾北笑笑,习惯性的抓住我的手向房间里走去。

    “就不因为别的事?”我没有抬头看他,声音和着风在空中飘荡。

    “还有啊!看看你的仙人掌还有热带鱼,我对他们很感兴趣。”顾北说的云淡风轻,他的干净球鞋踩在垃圾横飞的楼道,我似乎感受到了他微微的皱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皱眉,我就都知道他会紧握着我的手指。

    我很想知道,这算不算默契。

    算是吧!在我放弃这段爱情之前再给我点希望。

    我听到门锁心脏破碎的声音以后,门就被顾北轻易的扭开了。

    这一次关门,顾北便抱住了我。

    我的房间是正对着太阳的,我不喜欢南方的阴暗和潮湿,所以我选了这间和太阳随时交流的房子,但是这种天气,这种房子,是不能配浪漫的拥抱的。

    “热!”我试着推开顾北的手。

    顾北却捏住我的手腕,抱的更紧了。

    “你可不可以为自己勇敢一次,爱情是不能用友谊交换的。”顾北把头埋在我的领口处,有些难过的说道。

    鱼缸里的热带鱼面无表情的在水里游来游去,鱼缸的旁边是几束仿真水草,我知道我的鱼其实一直以为水草是真实存在的,很多次,它们都在玻璃上剧烈撞击,几次泛起水花,然后摔在鱼缸底……

    也许热带鱼很向往那些水草,可是它们隔着玻璃久了,这种距离倒是一种幸福。因为它不知道水草是仿生的,这种面无表情的追求和遥远的注视着,对热带鱼而言,可能更幸福。

    “我们不适合,这和颜诺没有一点点关系。”我摇摇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水草。

    “没有关系?那你逃避什么?本来我们好好的,你怎么突然在一次见面后就杳无声息,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你和颜诺是好朋友,这没有什么影响,我对颜诺本来就没有爱情。”

    顾北伸出手捧住了我的脸颊,他的目光很温柔,似乎我下一秒就会像离开冰箱的雪糕一样被太阳晒化掉。

    “既然你不喜欢颜诺,为什么当初答应大人们的安排?”我努力让自己平静起来。

    “不是我!”顾北突然语气软了下来,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变化,我更加坚定我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顾北颓唐的坐在我廉价的沙发上,双手紧紧的抱着头,我知道他害怕什么。我记得顾北以前说过,他不愿意依靠着家庭的光圈生活,可是他又怕离开家庭的光圈,他会一无所有,其实很简单的道理,顾北很懦弱。

    我想这会是我和顾北的最后一次交集,原本说能给我一切的顾北,后来一切都不会给我。

    我不爱顾北,因为我恨每一个懦弱的男人。而顾北就是,我喜欢的奋不顾身,或者冷若冰霜,哪怕你和热带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