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四

    更新时间:2016-09-28 21:41:37本章字数:3069字

    听到声音的时候,我才看到这么一个女人,她穿着八厘米左右的高跟鞋站在我和顾北不远处的地方。她头发高高的盘起,看起来无比高贵,她穿着优雅的长裙,脸上的愤怒和一身高贵实在是不符。

    我眼睁睁的看着顾北半闭着眼睛被两个男人扶了出去,女人看了顾北一眼。

    顾北抬头错愕的看着她,然后含含糊糊的说道:“妈,你怎么来了?”

    女人没有回答他,顾北被拽走之前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充

    斥着无比的绝望,可就是没有疼痛。

    “你就是夏天吧!”自信又高贵的神态。

    顾北的母亲优雅的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她的笑容很勉强,虽然我也不需要什么笑容。

    “是,”我点点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应该知道我儿子的身份吧!我希望你不要纠缠他。”

    果然是自信的女人。

    我微笑着没有说话,服务生礼貌的端来了两杯红酒。

    顾北的母亲鄙夷的看了红酒一眼,连推开的姿势都没有,唇瓣一张一合,说她从来不会喝这种低俗酒吧的东西。我知道她是说给我听的,虽然我承认我本来就是一个低俗的女人。

    “你要知道,我儿子不管是出身还是接受的教育,都是最顶级的,他之所以会喜欢上你,只是因为他好奇穷人的生活,并不是爱你,当然,我可以给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只要你远离顾北。”

    女人没耐心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从包里掏出了让人眼花缭乱的人名币。

    我看了一眼那些弥漫着恶心味道的人名币,笑着告诉我身边的女人,我并不在乎顾北是因为什么爱上我。

    “没关系,我们顾家有的是钱,这些不够,我还有。”女人诧异的眼神只在空气中暂停了一秒,转瞬变成了强大的自信。只不过仅仅的一秒也被我清楚的看到。

    女人从包里掏出更多的人名币的时候,我已经起身准备离开了。从沙发上站起来以后,我端起桌上服务生送来的红酒,很优雅的喝了一口,然后告诉那个表情诧异的女人。

    这个味道,的确不错。

    转身离开,我装作自信满满的样子,我装作一切都拥有的样子,我装作我自己都快不认识的样子。

    回到住处以后,我打开聊天记录,顾北发来了很多消息,他在解释也在掩饰,其实我并不感兴趣,我只想假装无所谓然后再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无所谓。

    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来信,我从来都不会和陌生人聊天的,这一次,也许是因为这个人的执着。

    他给我发了很多条验证,每一条都是不同的讯息,他的头像是一个很妖艳而且与众不同的男人。我喜欢这个与众不同的头像,所以我答应了他的请求。

    这是我第一次隔着虚假的网络和一个不知道是男人还是女人的陌生人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隔着手机屏幕和陌生人聊天让我莫名其妙的会兴奋起来,就好像两个不知道隔着多少天涯海角又在雾霾天听到彼此呼唤对方的声音一样。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沉入海底挣扎无望的时候,突然从海面上出现了一艘救赎的帆船,而且它仅仅是为了你一样。

    我从来都不是话多的孩子,这么多的事情,我也仅仅只是装在心里,记住,记住然后沉淀,埋藏在心里最深处的地方,慢慢的发酵,膨胀,然后等待着什么去点燃,直到那个网络陌生人的出现。

    我把自己裹在黑黑的房间里,四周都没有半点光,像是坠落在黑洞中一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安全。

    “也许我们都一样呢!”手机屏幕上跳出来这么几颗字,是那个我喜欢的头像发过来的。

    “可能吧!”我淡淡的微笑着,发出了这么几颗字。

    然后关掉手机,继续享受黑暗带给我的安全感。

    这一晚,我和他聊了好久我没有问他的任何信息,他也是,没有问我是男是女,多少岁,或者在哪里工作。

    也许这些信息本来就是不重要的吧!两个爱上黑夜然后在自己的空间里互相取暖的人是不需要知道对方太多的,是这样吧!至少我这样觉得。

    我和他不停的倾诉着,心里被点燃的最深的东西,关于我的家庭,关于我的母亲,当然还有我从来未曾谋面的父亲。

    他问我恨不恨我的父亲,我说我不恨,一点也不恨。

    他问我为什么,我垂头看了看窗外的星星点点,笑着看着屏幕。

    “每个人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不爱了,就该离开,而不是强迫自己守候着。”

    我说的是实话,不爱了就应该离开,即使当时已经有了我的存在,也应该离开。

    那个陌生人似乎沉默了,好久好久之后,他才回复了我。我似乎能感觉到他沉重的心情,他告诉我,他就是这样一位父亲,爱情是一件很神奇的东西,例如我们会为它疼痛,又会为它兴奋,我们会迷茫,会像是找到生活的导航,总而言之,爱情在这个物质又现实的社会中,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那你的孩子恨你嘛?”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突然的沉默起来,可我还是强忍着发出我想要说的话。

    “我不知道!”很迅速的回答,没有丝毫的犹豫。

    不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似乎是很多问题的答案,因为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不安,我们沉默,我们不去尝试……

    这个夜晚,我睡的很甜,没有半夜醒来,也没有做梦,我想心里的沉重卸下来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吧!我抱着被子,莫名的感觉到了无形的温暖。

    我想每个人大概都是这个样子吧!像我一样,心里隐藏着满满的心事,可就是不愿意分享出来给别人听,也许藏在心里是最安全的吧!

    清晨醒来的时候,黑夜已经过去了,我不喜欢白天,可是我却只能每天都面对着白天,我记得从前我最怕的就是夜晚,而且是一个人的夜晚。

    从前是一个让人很敏感的话题,就像是突然打翻了陈设在柜子里只供欣赏的红酒一样。让人厌恶的红色从桌上喷涌而下,你想要让它停止,有想要逃亡,但是它始终流着,直到地面上也跟着潮湿起来。

    而我的记忆,就像抑制不住流淌的红酒一样。

    母亲是个美丽的女人,自从我的生父离开以后,她便像丢了魂一样,整天顶着漂亮的白瓷脸蛋,在街上晃悠着。她的身边换着一个有一个男人,她认真,也不认真,因为每个男人都不会陪她太久,因为她会为每个离开自己的男人哭泣一次,而这些让我无法忍受的事情,一直都像鬼魅一样出没在漆黑的夜晚。

    陌生的男人问我恨不恨我的生父,我不恨,我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是这么想,再一个陌生人面前从来都不需要伪装。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却一直再流,我想知道母亲当初爱上了怎样的男人。会不会像顾北一样懦弱,所以才不敢去面对他和母亲的那段爱情。

    我呆呆的躺在床上,天马行空一般回忆着过往,那些事像是昨天发生过一般历历在目,我穿着白色的睡衣,睡在洁白的床上,我知道我也有一张白瓷娃娃的脸蛋,可是我却厌恶它的存在,它的喜怒哀乐都越来越像我的母亲。

    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忍不住又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我涂了血色的口红,画着粗黑的一字眉,踩着那双去酒吧唱歌的黑色高跟鞋,把自己伪装的没有一点点漏洞。

    推开门,脸上却挂满了惊愕,我看到顾北的躺在我的门口,我看到他穿着的白色球鞋被我门边上的脏东西蹭到,我看到顾北疲倦的睁开眼睛朝着我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顾北母亲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应该的,顾北的衣服,鞋子,还有顾北不俗的脸蛋,都不是属于这个满是灰尘的地方的,而他在这里,一切都会变得惶恐起来。包括我。

    我踩着高跟鞋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北,就好像昨晚他的母亲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样,顾北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还是一脸微笑的样子。

    “夏天,昨晚的事你不要介意了,我妈就是那种人,她对谁都是那种态度,何况…”

    “你别说了,我根本不在乎那些事情,现在,我要说的是,这个地方不适合你,你可以离开了!”

    我看顾北的时候,眼神漂到他洁白球鞋的灰尘上,顾北很不自在的把那只脚放在了另外一只得背后,我看不到灰尘了,却还是满满的嘲笑。

    “行,你不走你就在这吧!我还有事。”说完我便转身离开了,走到楼道拐角处的时候,突然听到顾北问我到底爱不爱他?到底把他当做什么?

    我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这一次,顾北并没有跟上来,我一个人走着,任凭冷风快要撕裂我的裙摆。

    我和顾北总是这个样子,想爱却忍不住的懦弱。是他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