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

    更新时间:2016-09-30 10:53:14本章字数:3423字

    走进家里的时候,眼前的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糟糕,母亲颤颤巍巍的从我的手中挣脱,然后把沙发上的衣物揽到了角落,茶几上水杯里的水似乎已经发霉,茶叶像是风干了一般紧紧贴在玻璃杯的侧面,生怕被玻璃杯丢弃一般的拥抱着纠缠着。

    我皱了皱眉头,母亲从来都是干净的女人,记忆中的她总是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感到陌生。

    母亲在我的眼底收拾着桌子杯子,她曾多次用手指去扣贴在玻璃杯上发霉的茶叶,可就是扣不下来。我的眼泪再一次快要喷涌,我从沙发边上穿过,直接走进了我的房间。

    也许除了我的房间,其它地方都和我想象的差好多,这是唯一干净的屋子,玻璃擦的发亮,桌上一尘不染,就连我当初没有带走的洗面奶,都干干净净的躺在梳妆台上。

    母亲从客厅朝我走过来,她勉强的挤出笑容让自己看起来健康一些。

    “我就知道我家小公主总是要回来的,你不喜欢别人动你东西,我就一直给你放着。”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小小的,我回头看着她的眼睛,浑浊却装满了我曾奢望的爱。

    我看到了她鬓角的白发,还有手上粘着的茶叶,她的手指还在滴水,一滴滴的从指缝中滑落,就像是母亲悄无声息被岁月上色的头发,就像是母亲干枯着的手背,就像是母亲爬满眼角的皱纹,时间也是从指缝中悄然消逝的,也许余留的也就这么多吧!

    白发,皱纹,还有干枯如柴的手背……

    再回到客厅的时候,茶几上已经是一尘不染,水杯被母亲洗的干干净净放在桌子上。她疲倦的揉了揉额头,似乎是为了自己更加清醒一般。

    “我去做饭吧!”我朝着母亲说道,然后把她按坐在沙发上。

    “这怎么行呢?你坐了一天车也累了,还是我去吧!再说,你不是最喜欢吃我做的饭嘛?今天我就做给你吃。”

    母亲不甘心一般的依旧想要从沙发上坐起,却被我紧紧的按在了沙发上。

    “妈,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回学校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母亲的眼睛悄无声息的划过一丝落魄,然后她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乖乖的坐在沙发上。

    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认真的给母亲做饭,虽然家里的材料很简单,虽然厨房里的碗筷已经堆积如山,虽然我很不喜欢做饭,但我还是很认真的在做。

    我的心情说不上好坏,只是时不时的喷涌出让我无法抑制的酸酸的味道。

    等我做完简单的家常饭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了,母亲精神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女儿给她精心准备的晚餐。

    我想我没有太让母亲失望,至少这一顿饭母亲是微笑着吃完的。

    记忆中的我,和母亲相处的时间就像是空白格一般,没有什么值得怀念的地方,也许当时的我有太多的抱怨和不情愿,也许当时的我心已经在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城市。

    可是这一次,我却是如此的认真,我慢慢的咀嚼着嘴巴里的每一口饭菜,慢慢的看着母亲掩饰不住欢喜的眼睛。

    吃完饭以后,母亲和我争抢着要去刷碗,最后还是我赢了,我知道母亲心里的疲倦和不安,收拾好一切便陪她聊天,然后直到她睡着。

    我喜欢夜晚,可是这一夜,终究不会让我心安,母亲没有多余的钱去医治,所以她放弃医治,可我不是她,她不想因为她变成我生活的累赘,我不想因为失去她再失去生活的方向,我需要母亲,需要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知道的亲人。

    蜷缩在角落里,终于流下来强忍了一天的眼泪,这次回来看到的母亲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半年便老了十岁。我想知道,这究竟是岁月对母亲残忍的回馈还是对我残忍的回馈。

    我的眼泪像是决堤的河流,一层一层的覆盖了我的全部,我忍住不去哽咽,可越是这样,我越是没出息的抽搐着。我怕哭泣的声音被母亲听到,于是我用所有的被子把我盖住,我让声音发不出来,我在狭小的空间里快要窒息……

    黑色的日子终究还是来临了,一切都是无法避免的,清晨的天空晦暗而低沉,空气中弥漫着腐臭的气息,我看着母亲从门口走出来,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看起来无比痛苦的样子,当她的眼睛艰难的扫视屋子的时候,我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

    我明明看到她勉强的让自己把手从胸口挪开,然后站直身体,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精神的样子,无论如何,她苍白的脸颊是无法掩饰的,就算她还是从前的她,在白皙的皮肤上涂饰着各色各样的化妆品和眼影。

    “你怎么起来这么早?”她假装很镇定的走到了我的身边。

    随手拉了身旁的椅子就坐了下来,她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眼睛去却是满满的幸福。

    “我睡不着!”我只是看了她一眼,便不忍心继续看下去,我怕我看到和昔日完全不同的母亲会抑制不住的心痛。

    明明前两天我还是恨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

    阳台上废弃的花瓶和杂物堆的到处都是,我站在阳台上,看着这条已经被政府遗忘了得老街。它就像我或者我的母亲一样,不被想起,不被重视。

    母亲缓缓地从椅子旁边站起来,她站稳脚步,然后按着胸口,一步步的朝正前方挪去,她以为我没有看她,因为此刻我背对着她,其实她不知道,从她站起来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偷偷的转过身体看她。

    这个小小的房子,就好像被施了咒语一般,到处充斥了魔鬼呐喊的声音,七点半一过,母亲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的手上端着家里最精致的盘子和牛奶,我走过去轻轻的从她手里接过这些,然后我看到豆大的汗滴从她的两颊滑落,在我手中轻轻的盘子对她而言居然这么累,我心酸的吸了吸鼻子。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就在前半个小时,我站在阳台上便听到厨房里发出的锅碗瓢盆的撞击声,就像是在遥远的地方唱着一首凄凉的歌曲,曲调缓慢而着急,缓慢的是无法快速,着急的是不想缓慢,是不是母亲此刻也是这样的心情。

    我们安安静静的吃完了早餐,我和母亲没有说一句话,有好几次,我塞进早餐进了嘴巴,准备说话的时候,就看到母亲艰难呼吸的模样,最终我还是没有说话。我不想让她因为和我说话身体更加的痛苦。

    吃完早餐以后,我收拾碗筷,静静的走进厨房,我听到椅子倒地的声音以后,便从厨房冲了出来,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心跳加速快到静止,母亲倒在地上,漂亮的眼睛已经安安静静的合上,我想母亲在倒地的时候也不想让我知道吧!所以我很心痛。

    我站在母亲的身边,她的手脚冰凉,她安安静静的,就像是睡着一样,并不像是晕倒了,我假装一个大人一样,平静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然后拨打了急救电话。

    母亲再一次回到了让她害怕的地方,只不过她还在昏迷中,医生看到被送抢救的母亲,他对我摇摇头,建议我直接转院。

    再一次回到存在爱情城市的时候,我和母亲一起,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这个城市最大的医院。

    医院的病床上铺着白色的床单,母亲的脸颊就如同她背上紧贴着的床单一样苍白,我的心凉凉的,说不出什么感觉,周围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无比的烦躁。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通过空气传进了我的耳膜,我没有理会,也没有打算理会,我的全身都是无比的瘫软,我无法接受母亲现在这个样子。

    紧接着,一名年轻的医生带着两三个护士走了进来,护士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年龄,她的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纸张,然后像膜拜一般充满崇拜的看着这位年轻的医生。

    医生朝我微笑了一下,我回笑,算是打了招呼。

    然后他走到了母亲身边,纤细的双手轻轻的按着母亲眼睛的位置,然后是肚子那里,我看着他的表情发生的细微的变化,他皱了皱眉头,转过身来看着我。

    许久,他才慢慢的说话。

    “你母亲的病情现在算是基本稳定了,但是我建议你们趁早做手术,现在的情况看来,越早做手术对病人来说越好,要是拖延下去的话,估计会有生命危险。”

    “要是不做手术的话,结果会怎样?”

    “随时会有生病危险。”

    “……”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眼睛里装满了无奈,我只是个学生,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大一学生。我开始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好好的照顾母亲,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坐在她的病床前叹息。

    医生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他问我为什么不让大人来,我说我没有父亲。医生的眼睛黯淡了下去,许久他才告诉我。

    其实他和我一样,父亲在一次车祸中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努力的走下去,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有自己的使命,所以他告诉我不能放弃。说着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医生走出去没有多久,病房便又走进来一个陌生的男人,他的眼睛里满是高傲的看不起,他的手指纤细白嫩但并不性感,他走路的姿势带着妖媚女人的姿态,他说话的声音细细的,我记得有一个词语只用于形容这类人,那就是伪娘。

    他的手里拿着一叠纸张,看起来有四五张吧!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拿的如此费力,从右手换到左手,然后两个手指轻轻的拎起来,一副嫌弃的模样拿到了我的身边。

    “这是我们董事长让我拿给你的,如果你离开顾北,你母亲有钱医治外你还可以得到一笔财产,哎!我说我们董事长可真是活菩萨呀!对我们员工怎么就那么抠门呢?真是搞不懂,你可得知足昂!”

    他把一张一百万的发票放到了我的手上,放的时候还特意拿在眼睛旁边看了看,然后很不舍得递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