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

    更新时间:2016-10-04 11:02:24本章字数:3256字

    陪母亲在医院休养的这段时间,居然爱上了清闲的生活,没事的时候总是会陪着母亲出去走走,晒晒太阳,看看天空,更多时候感觉这不像是一个二十岁的人该做的事情。

    我每天除了病房就是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让我渐渐的也不再去排斥消毒水的味道,我以为日子就可以这样安安静静的过下去,我以为我的生命中不会再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或者让我难过的人出现,可是都是我想多了。

    中午,阳光直勾勾的照射在病房的上空,母亲慢慢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她看了我一眼,然后眼神充斥着光芒。

    我递给她一杯水,其实现在的母亲给了我比从前多很多的安全感,虽然只有我和她两个人,但是至少我感觉有她就是一个家。

    “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你都是个大人了!”母亲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没有抬头,手里拿着手机快速的翻着最近的发生的事情,其实我只是不想让母亲想起那些我并不知道的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母亲这次做完手术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她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时常叹息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她这些话,也不会再因为自己没有陪伴的男人而偷偷哭泣了。我记得以前,我从来都不敢再她面前提起男人,因为她说她恨,可是尽管她恨,男人却依旧是她生活的必备品。这让我感觉很悲哀。

    都说只有经历过痛苦之后,才能明白很多曾经迷乱的事情,也许母亲也是在不停的成长中吧!

    “夏天,妈突然想吃你那天买给我的拌粉了。”

    母亲脸带笑意,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那么美,我不禁呆了。

    看着她,很久才回过神来,手里依旧拿着手机,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母亲轻轻的拉了我的衣服一下,帮我理了理衣服,然后告诉我要注意安全。

    我点点头,放下了手机。母亲那天晚上还和我开玩笑,说我们这一代的孩子都已经离不开手机了,真是不知道手机有什么好的。

    走出病房的时候,我心情愉悦了很多,自从母亲做了手术以后,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似的,脸上颜色也渐渐的亮了起来,性格也明朗了起来,我喜欢她这个样子,所以我的不开心也一扫而光了,甚至我有时候还会偷偷的想,虽然母亲这次病的很严重,虽然我和她都付出了所有的东西,可是母亲的改变,让我的这些付出都很值得,这才是我一直想要的家庭,即使还缺一个父亲。

    母亲想要吃的拌粉在这座城市的另外一边,我从医院走出来,然后坐上了一辆公交车,公车的第七站下车,然后左拐就是那家很不起眼的小店。

    当然这都是我自我描述的,此刻的我,还站在公车牌的下面等待着那辆即将载我的车出现。

    公车迎面而来的时候就像是缓慢前进的蜗牛,我有些着急,还没等它停稳就跳了上去,死机皱眉不满意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此刻的行为和我的样子十分的不符,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做过一件事后总是安慰自己,没关系,全世界一直都只有你一个,所以死机看向我的时候,我并没有逃避。

    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靠在窗口,看着整座城市沿途的风景了,可惜今天的我,是站着的,车厢里站满了人,可能是因为下班的原因吧!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焦急的神情,我看了看车厢里密集的人群,两只手紧紧的扶着扶手的地方,因为这条街道有很多路段正在进行修整,所以一不小心就可能有摔倒的危险。

    第一次坐公车没有浪漫的感觉,车窗外的风景我无心看,心里一直挂念着街角处的小店,其实母亲从来都不喜欢吃拌粉的,可就在要做手术的前一天,突然说自己想吃拌粉,我找便了医院附近,就是没有找到,最后抱着随处走走的心态,误打误撞的找到了这家小店,最重要的是母亲说这个口味的拌粉她曾经吃过,是她最喜欢的味道,可惜,现在只有我买给她。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或许是和母亲的一段往事有关吧!但是我不想多问,只要母亲开心,过去的那些事情又能算得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公车停了下来,全车的人都开始抱怨起来,原来是因为前面路上一辆车出了车祸,所以公车停了下来。

    听到周围的人讲的如此幸灾乐祸,我忍不住探头看了过去,人很多,车上的,车下的,整个路段都被包围了,警察疏散着群众的同时,急救车已经来了,顾北就站在那里。

    那一刻,我的眼前漆黑一片,除了顾北,别的东西我都看不见了,我慌忙的低下了头,并缩到了公车的人群中,我怕顾北轻轻的一扭头便看见我,可是并没有,他的神情很呆滞。

    是我心慌意乱了吗?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我才想起为什么顾北会在这里,明明这里离他家距离很远,最主要的是顾北从来都不是愿意四处走动的人,除了爱情折磨,没有其它他还感兴趣的地方。

    我的视线再一次偷偷的瞟向了顾北,他站在马路的左侧,他的车子就停在路中央,他的身旁还站了几个警察。难道是顾北开车撞到人了?

    我的心跳明显加速了,顾北从来都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何况是车祸这种事情。

    视线重新放回他身上的时候,一切猜测都已经被证实,顾北很优雅的拿出手机,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姿态有些焦虑,然后转身就坐上了警车。

    交通事故似乎解决了,公车又开始了正常的行驶,车子一路颠颠簸簸,车上的女孩子一直讨论着刚刚那个拿着手机神情焦虑姿态却优雅的顾北。

    我的心渐渐沉重起来,我突然忍不住想知道顾北怎么样,过的好不好,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还遇到了这种事情,我的脑海里眼前全是顾北的模样,他的笑容,他的忧伤,让我无法镇定自若,原来我还是在乎这个人的。

    从公车上走下来以后,我一直对我的状态深深的怀疑,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或者顾北来这边只是单纯的来玩,或者是来接颜诺,颜诺最喜欢去陌生的地方玩了,肯定是这样吧!

    我自言自语,手指习惯性的伸进口袋找手机,却突然想起离开医院的时候把手机关机放在了医院。

    从买拌粉的地方回去医院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我着急的从白色包装袋里帮母亲拿出了拌粉,然后拿出来母亲的饭盒,递到了母亲的手里。

    母亲很开心的拿过拌粉,然后一眼的激动像是泛起了某一阶段幸福的涟漪。

    “这人生啊!有时候就真的像是在演电视剧,开头还是十年前呢!一转眼就人老珠黄了。”

    母亲就像是感慨一般,双手捧着我给她买的拌粉,像是感叹人生易逝,又像是怀念曾经,或许母亲有一段很美好的爱情,只不过最后还是因为缘分不够吧!

    我竟忍不住看着母亲轻轻的笑了起来,收住笑容的时候,才发现母亲眼里满满的都是泪水,我忙递过去纸巾,母亲接过纸巾,擦掉了眼角不经意流下来的眼泪。

    “夏天,如果真的有一天,你遇到了这一辈子唯一一个看一眼便忘不掉的人,刚好他也爱你,就一定不要轻易松手,如果你们一无所有,就一起努力,总好过丢下一个人自己孤单的活着……”

    母亲开始哽咽起来,声音断断续续的让我心疼。

    “妈,你不是一直希望我找个有钱人嫁了,然后就不愁吃穿吗?”

    我心里很难过,但还是半开玩笑的看着母亲,我不喜欢看流眼泪的女人。我觉得眼泪就是代表着怯弱,何况是因为男人。

    “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可是自从这一次生病,我觉得有亲人在身边好过一切,夏天,人活着,有很多东西还是值得追求的。但如果是你一个人追求的话,肯定是没有意义的。”

    “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你,你就别乱想了,快吃吧!再不吃,拌粉的味道都会散没了。”

    我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看着母亲一口口德往嘴巴里不停的送吃的,我才放心了。

    我真希望母亲快点好起来,虽然母亲生病很痛苦,可是这一次,她懂得了更多的东西,这些东西,也正好能让她快乐起来。

    打开关机的手机以后,发现了几条未接的电话,是顾北打来了。还有一条简短的短信,内容很忧伤。

    六颗字,装满了心痛。

    “这是最后一次。”

    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

    我看着手机屏幕心里小声的默念了好几遍,脑海里闪现出我给母亲买拌粉时公车上遇到的事情。

    难道顾北来这里,是为了找我?

    可是他不是已经和颜诺在一起了嘛?

    还是他知道了什么?

    他怎么知道我就在这边?

    ……

    好多问题在我的脑海里盘旋着,像是一个冗长的无法解释的梦。

    可是那一沓沓医药单提醒着我,金钱已经把我和顾北的距离划分的清清楚楚了。

    可是顾北说的最后一次又是因为什么事情?

    ……

    不想了,不想了,怎样都好,怎样都好。

    母亲放下碗筷有些怀疑的看着我。

    “夏天,你告诉妈妈,是不是有喜欢的男孩子了?”

    母亲的嘴角扬着笑容,现在的母亲,对爱情也没有过多的排斥的情绪了,更多的,她希望有个男孩子能够照顾她的女儿,并且给她爱情。

    “没有,我哪有时间谈恋爱。”

    我皱皱眉头,躲避着母亲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