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一

    更新时间:2016-10-05 11:02:20本章字数:3384字

    夜晚来临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一丝的颤抖,今晚是母亲生病以来我第一次回到我租的房子里睡觉,本来不打算回来的,可是母亲一次又一次的催促我,她说我在医院一直照顾她都没有好好睡过觉,她还说她都没事了,马上就要出院了,还有什么担心的。

    就这样被她三言两语的说着回到了小房子里,这是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我安静的躺在潮湿的床上,蟑螂时不时的跳出来很无奈的看着侵占它房子的人,我也没空去理会它们,这段时间在医院,确实没有休息好。

    可是每次特别瞌睡的时候,总是有一点无关紧要但影响睡眠的声音让我清醒起来,就这样几次,居然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看看手机,十点半,其实这对我一个习惯夜生活的孩子来说一点也算晚,无聊的时候总是能想起翻手机,就像是现在,平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然后听到楼道里男男女女的对话声,情侣的步子以及女孩子娇嗔的声音……

    隔壁房间里哗哗的水流声,好久都像是离开了这样一个世俗的世界,终究还是回到了这里。

    我翻了个身,背对着窗外的灯光,然后翻起了遗忘了不知道多久的聊天工具。

    有些事情看起来是如此的不经意,有些人你会以为他只是微妙的存在着,可是我想错了,当我打开聊天工具的时候,几乎那个人每天都会给我发消息,当然他不会是顾北,他是我之前说过的一个陌生的人,暂时就说他是个男人吧!因为他自己是这样介绍的。

    瞬间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袭上了心头,原来有些人就算你不去理会,他也一直停留在那里,当然我并不明确他的动机。

    他的头像在聊天工具的最上面欢快的跳动着,像是为了我打开它第一眼便看到一样,我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了笑容,其实和一个不认识的人隔着冰冷的手机屏幕说真心话的感觉其实也是蛮不错的。

    怎么好久都没有见你,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看着他发给我的很多条疑问的句子,然后一条条的回复着。

    “因为母亲生病做手术了,所以这段时间都没空玩手机。”

    我小心翼翼的轻轻触碰着手机屏幕,然后一颗字一颗字的隔着电波发送了出去。

    对方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因为我收到消息的时间和发出消息时间之间的差距没有一分钟。

    “很严重吗?还做了手术?”

    “很严重的一种病,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手术很成功,现在在休养了。”

    “哦哦!那就好,”

    从他的语气里我感受不到寒冷或者温暖,但是他却依旧是那个我最愿意讲实话的人。

    我在没有回复他消息,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窗外的噪音已经差不多散去了,楼道也没有脚步的声音,我想大家都已经进去了沉睡的时刻,是深夜来临了吧!

    我轻轻的按上了手机,然后把手机放在了离头部最近的地方,我记得以前看过一部小说,他上面是这样说的。

    有一种手机的辐射特别大,如果你把它每夜每夜的放在离脑袋最近的地方,那么你就会远离尘世的烦恼,为什么?因为你会得脑癌。

    我一直都把它当做一个笑话,因为这么久了,我也没见到自己有什么异常。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倒希望我和母亲换一换位置,这样我就可以不用面对和犹豫那么多。

    就在我快要沉沉睡去的时候,手机突然亮了,那种光就像是坠入无边黑暗时突然涌出来的光芒。也许是太懒了,我只是翻了翻身体,然后侧脸看着手机。是他发来的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的我和你之间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遇到过同样的迷茫,也经历过人生最不可言喻的时刻,只不过你现在经历的事情,我都已经习以为常。我记得我对你讲过关于我的故事,其实那些只是一部分,只是最痛苦中的一部分,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吧!你坚持下去,一步步走过来以后才发现最美好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爱情也是这样,只不过我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当初在爱情和金钱之间选错了方向,我也知道过去的事情是没有如果的,所以我只是遗憾在她最需要的时刻我没办法去陪伴,我也只能是遗憾,你的名字很好听,夏天,你要活出夏天的热烈,而不是夏天的腐烂。你要相信,总有那么一个人真的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所以你必须要坚信着,然后等待那个人的出现。可能我在你的世界里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我总觉的我们有着无法抹去的痕迹,所以有缘分的话,总会遇见的。”

    原来这么久他没有再和我聊天,都是因为在酝酿文字,我轻轻的笑笑,看完了他发来的那些文字,其实我想说,虽然我有些秃废,但骨子里终究是一个倔强的孩子。

    “其实你应该好好爱自己,然后才有精力去面对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刮起的狂风,所以不要晚睡,不要悲伤,并且多喝热水……”

    我想我是来不及回复,所以他又发来了一串让我感觉奇怪的文字,总觉得我就站在无边的黑暗之中,然后他就在角落的另外一个地方拎着自己的灯然后看着我。

    太熟悉的感觉让我不免感觉到惶恐,而此刻我被他猜中的内心,就像是众目睽睽下丢掉玩具哭泣的女孩。

    “谢谢!”

    我想了好久,还是回复了他两颗字,我觉得还是应该礼貌点,毕竟从他讲话可以感觉出来他是个值得尊重的人。

    不管怎么说,陌生人总是能在你最需要温暖的时候带给你温暖,而隔着手机屏幕的陌生人更让人安心。

    清晨,刚醒来迎接新的一天便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说她不想继续住院了,她想出院,她想回家。

    挂上了电话,我一直问自己,母亲口中所说的家究竟在哪里?是那个小县城的那所老房子嘛?可是我却一直认为,只有我和她都在的地方才能算是家。

    收拾好东西去医院的路上,我一直都在为母亲担心,医生那天也告诉我了,母亲的身体虽然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家里没有人照看是不行的,一旦有什么意外都没有人会知道。

    我觉得医生说的也对,我不想送母亲回去,回到她说的那个快要沉睡的老房子里去。我只有母亲一个亲人,想着想着,我便看向了马路边在狂风中摇摆的树枝,大树的根部,生长出来一棵小树,它长的亭亭玉立,却长错了地方。

    也许我就是那棵小树,一直以来,都站在一个错的位置,尽管风吹雨打,母亲还是尽量不让我受伤。

    是的,该换我来照顾她了。

    我泛起了温暖的笑容,狂风中摇摆着的树枝,似乎也在为我而鼓掌。

    推开病房的门,母亲一个人站在窗台边上发呆,也许太认真,都没有感受到有人走进来。

    “妈,我给你带了早餐,快来吃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早餐从袋子里拿了出来,手指轻轻的把白色的塑料袋挂在她的饭盒上,小时候,母亲也是这样对我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呀!我都不知道,唉!人老了,不中用了。”

    母亲叹息着说,脸上却带着笑容,我知道,她的心脏此刻是最温暖的。

    “你就是磨人的妖精,怎么可能老,明明就是在想事情,还不告诉我再想什么?”

    我半开玩笑的看着母亲,然后从窗户旁边把母亲搀扶到了床边,明明整个距离还不到两米,我却能感觉到母亲走的很坚信。

    “我想出院了!我想回家。”

    母亲一步步艰难着走着,还不忘一直看着我。

    “可以啊!等你身体差不多了就送你回家。”

    我也微笑的看着她,终于母亲艰难的步伐走到了床边,搀扶着她坐下,然后准备给她喂东西,不料却被她拒绝了。

    “夏天,我还是自己来吧!妈呀!不能老是拖累你,让你去不了学校,还要天天服侍我。”

    母亲眼里的温柔化成了一团雾气,飘荡在病房的每一个角落。

    我不再说话,把手里的筷子放下,看着母亲像个孩子一样,倔强的拿起筷子,然后颤颤巍巍的将一点点的早餐勉强塞到自己的嘴巴里,说真的,像极了小时候的我。

    我看着她,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我看得出来母亲的焦虑和不安,我也看得出来,她努力不让自己成为我的负担,其实我想告诉她的是,她从来都没有成为过我的负担,相反,这一次,她让我懂得了更多,更多我从前无法理解也没能接受的东西。

    母亲吃完早餐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太阳斜斜的从窗台照射了进来,照在母亲的病床上,淡蓝色的床单跟着阳光闪烁着光芒,照在母亲白皙的皮肤上,白皙的皮肤也闪烁着光芒。

    医生来给母亲复查了,他的笑容还是那样温暖,他看着我和母亲,然后抽出病例表的瞬间开起了玩笑。

    “整个住院部啊!就这个病房能给人阳光的感觉,大姐,你这位女儿都真的是个孝顺的女儿啊!”

    医生看着母亲,一副羡慕的眼神,旁边的小护士也跟着唧唧歪歪说了起来,其实我不需要别人夸赞。

    母亲的眼里满满的装着幸福,她看起来心满意足,但是我却能感受到母亲的自责,也许是因为过去,也许是因为那些本不该出现在我和她生活里的男人们。这些我都不会在乎了,因为他们,早就无法走近我的生活。

    现在的我和母亲,过的很好。

    医生告诉我们,母亲的身体恢复的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母亲告诉他,她想出院,医生说可以啊!然后微笑的看了我一眼。

    跟着医生走出病房以后,医生告诉我,病人出院之后,无论如何都不能一个人单独住,现在这种状态还是存在着安全隐患,其实我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所以我不会让母亲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