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八

    更新时间:2016-10-11 11:10:48本章字数:3187字

    颜诺向来都是那种不开心就哭开心了就笑的女孩子,一直以来,颜诺都是我的榜样,她不需要隐藏自己的情绪,所以她的生活从来都是美好的,即使不开心也不会维持太久,她总是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然后忘记所有的不开心。

    所以我不担心她,因为公主的身边总是有无数个人来给她生活的引导,和爱情的引导,而她的性格,注定了不会在悲伤中沉浸太久。

    只不过我从来都不能接受太久的哭泣,颜诺爱哭,但比较庆幸的是她不会哭太久,做什么事都三分钟热度的人,真的不知道是什么让她爱顾北这么久,我不想猜。

    挂掉电话,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脚下是潺潺的溪流,它是自由的,总是奔向自己最向往的地方,无牵无挂,也不在乎那些沉入心里的石子或是沙石,更不会在乎那些游动在它心里的拥有七秒钟记忆的鱼,也许所有人都会觉得水是无情的,但我从不这么认为,因为我知道,如果水不奔向远方而停留在原地,所有陪伴它的生物都只有死路一条。

    在这个城市里,我是看不到海天一色的,这条河流,蜿蜒着也只能伸向我看不到的远方,而天空,从来都不会出现和河流融为一体的景象。

    “真巧,你也在这。”

    我的身后突然冷冷的出现了一道声音,而这种语气就好像突然把我从梦境中拉回现实一样,后背一道冰凉。

    等我缓缓地回过头,我便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他正是顾北,虽然让我有些诧异,但还是忍住了我所有的好奇。

    “恩,对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挠挠后脑勺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顾北并没有很认真的看向我,他的眼神中带着浅浅的鄙夷,或是我突然间的眩晕感,其实我倒希望是这样。

    突然之间,我的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好,我感觉我对一切都失去了知觉,我不知道顾北此刻在想些什么。但是他的眼神,让我感到很心疼,一种莫名其妙的心酸感袭上心头,这是我最痛的感触。

    “怎么?你在这里就可以,我在这里就不行吗?”

    顾北并没有看我,他的眼睛是朝着阳光的,而此刻的阳光,又折射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如此美好的景象,就倒映在顾北的眼睛里,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顾北的眼睛就是蒙着一层灰,一层让我琢磨不透的灰,一层让我感觉到伤痛的灰。

    我看见顾北把手揣进了口袋,我甚至看到顾北在把手揣进口袋的前一刻,而紧紧的握着,我能感觉到顾北的用力,以至于青筋暴起,而感觉到恐怖。可是过百的样子,明明就是故作轻松,我自我安慰着,因为我希望他过得比我好,比我好很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顾北可能有些着急了,他终于看向我,眼神中充满了期待,然后那种期待的眼神,就在一瞬间就消失殆尽。

    “从你离开爱情折磨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吧!你就已经像变了个人似的,我不认识了。”

    顾北的眼神充满着冷冷的冰,仿佛快要冻结我和他之间的空气,我感觉我要窒息了,于是我低下头,不敢再直视他的眼睛,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那么懦弱。

    “是啊,虽然离开爱情折磨还不到一个月,可是,我已经长大了很多,或者说,每个人都在不停的变化着吧!”

    我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手指还是冒着汗,我并不能停止。

    “说的真好听,比话剧里面会唱歌的小鸟都讲的好听。”

    顾北的话语里满满的讽刺,我听得出来,可是我并不想回应什么,我和他之间,本来就是平行线,不该有交叉点,两个人执意在一起,也只会失去更多,何况他现在已经和颜诺在一起,而我也已经出卖了我们的爱情,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对自己说。

    “也许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呢,我觉得我该走了,再见。”

    突然就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因为我不想在顾北面前暴露出我的懦弱和不安,也不想让他察觉我的痛苦和孤独。我原本以为时间就这样停止了,汽车,河流,天上的云朵,还有那些为生活奔波的人群。

    甚至我觉得,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顾北会停留在那里,然后,我的一切记忆都从顾北的脑海里消失,我们都重新开始。重新开始的新的河流,美丽的云朵。

    然后我就转身了,带着我的懦弱和不安,痛苦和孤独,我以为划开界限是那样的轻松,可是并没有,顾北还是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无法动弹,我没有回头,我害怕顾北看到我此刻的神情,然后嘲笑我。

    “不打算一起坐坐吗?这可是我们第一次来的地方。”

    明明就是商量的语气,可从顾北的嘴巴里讲出来别有一番风味,一种强制性的味道蔓延在我和顾北的中间,而手指就是媒介。

    “好吧!”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手指还是忍不住的发颤。

    “你是不是很冷?怎么全身都在颤抖?”

    顾北突然用手紧紧的把我拽进怀里,然后另外一只手环绕着我,就这样紧紧的抱着我,让我没有办法推开他。

    天气已经变得很冷了,但是我颤抖完全不是因为衣服,我知道这是一个狂风骤雨的城市,总是在晴空万里的时候便乌云密布,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就已经狂风大作,我和顾北就这样拥抱着,他在我的身后,手指紧紧的扣进我的衣服里,我的后背很暖很暖,此刻的顾北,离我是那样的近。我甚至能感受到单薄的衣服里面他心脏跳动的声音,他和我不一样,他心脏的跳动很平稳,他拥抱着我没有一丝的紧张,也许他也已经放下了,所以只是想要温暖我,仅此而已。

    可能是因为顾北的怀抱太温暖,也可能是因为他拥抱我的心脏太平静,这让我感受不到一丝的紧张,也忘记了我和他周围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上次也是因为,这一座大桥,上次也是在这座大桥上,顾北想要拥抱我时,但始终紧张的没有伸出双手,而这一次,他表现得太平静,平静的让我心寒,让我不得不承认我和他之间已经淡去的没有发生的从前。

    时间1分1秒的过去了,顾北和我一样沉默着,我们之间的空气也跟着狂风冻结了。

    “还冷吗?”

    终于顾北在呼啸的风中轻轻的说出来一句话,他的语气很轻,可是他凑在我耳边我听的很清楚。

    突然像是做错了什么一样,我在他不经意间转过了身体,然后想也没想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直到手掌和脸颊脆脆的触碰声把我打回现实,一切都回不去了,我还在幻想什么?

    我扭过头没有说话,顾北也沉默着,那一声响亮的巴掌,就好像真正的划开了我和顾北之间的距离,我看见顾北紧皱着的眉头,还看见他在风中暴露着的白皙的脸蛋就慢慢的变成了粉红色,像是颜色艳丽的苹果,我从来都不是娇贵的女人,我知道我的那一巴掌很重,足以打碎我和顾北仅剩的那一丝可怜的回忆。

    终于感觉桥上的一切都跟着忧伤起来,我知道我们看起来更像是吵架的情侣而不是重逢的恋人,我知道我们越来越远的距离都是我一手造成的结果,我什么都知道,可是我不能说。

    再一次转身离开的时候,顾北没有伸出手拽我,我知道再也不会了,这明明是我希望的结果,为什么最疼的也是我。

    天空中,太阳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它躲在了层层叠叠的云朵中,然后整个天空都变得阴沉起来,狂风趁着此刻便开始兴风作浪,风太大了,好几次我想要提起腿继续行走但都被挡住了。我站直了身体,然后很认真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我告诉自己,就算此刻刮起了十二级台风,我也要从这里走下去。我是一个固执的女生,所以我的决定就算头破血流也不会终止。

    风越来越大了,它像是被某人释放的怒吼一般,肆无忌惮的发泄着不满的情绪,整座城市都像是要被掀起一般,狂躁而不安的晃动着,远处的破旧的还未拆迁的房屋在狂风中摇摇欲坠,所有人都拉紧了衣服然后躲在了风吹不到的地方,整条街道,被风吹的很是干净,就连平日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吹散了,本来还有几个人,到最后居然一个也没有。

    突然就听到了桥上隐隐约约传来的一声怒吼,是从心底传来的怯弱,我不知道是谁,我不敢想,也不敢听,风的声音很大,改掉了所有的一切。整座城市,都淹没在哭泣声中,一声盖过一声,所以所有人都藏起来了。

    顾北走了吧!

    应该走了吧!

    刚刚转过街角,桥上再看不到的地方的时候,我转身看向桥,那个半圆的话说所有有缘人相遇的地方。

    桥上空无一人,我又用视线搜寻了一番,还是空无一人,顾北早就离开了吧!他停在马路边的车子都已经消息了。

    我突然像是瘫软了一样,无法动弹的靠在身后冰冷的墙上,第一次我终于发现,顾北就像我心里最不能触碰的地方,所以,他一出现,我就会痛,撕心裂肺,又不能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