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四

    更新时间:2016-11-04 10:46:31本章字数:3475字

    生活又开始变得规律起来,人们总是在忙碌的时候追求安逸,安逸的时候又渴望忙碌,所谓的规律,就是对生活有了一种新追求。

    母亲去公司里上班了,我也跟着她去了一次那家公司,离我们住的地方不是特别远,但是也需要转一趟公车,还好母亲工作的时间不是特别长,每天四个小时工作,具体工作内容大概就是打扫一下大厅然后注意一下保洁工作,母亲从来都是一个体体面面的女人,但是这份工作,并不是那么的体面,可是母亲做的很开心。

    她每天上午九点出去,十二点回来,下午两点出去,五点回来,生活很有规律,最让我感到不解的是,母亲每天吃完饭还会去散步,甚至拉着我要去公园锻炼身体。

    我是一个不喜欢锻炼的人,大概所有的九零后都是如此吧!并不觉得很奇怪,母亲也从来没在在锻炼身体上走过心,这次居然认真起来了。

    她会在下午的时候,给我做一桌子的好吃的,所谓色香味俱全,她几乎都做到了,按照我原来的生活状态,吃过香喷喷的饭菜就该去刷微博玩电脑,然后和神秘的男人聊聊天,和颜诺讨论讨论最近的八卦可笑的事情。

    可是自从母亲上班的第二天开始,晚饭后我的时间就成了一种新模式。

    我必须和母亲一起去公园锻炼身体,我必须穿上母亲那个年代胳膊上还有两条线的运动装,我必须穿一双母亲眼里所谓的最标准的运动鞋,更让我没办法理解的是,头发不可以散下来。扎的高高的,配上母亲安排的一切,真的像是被主人牵出来炫耀的小狗。

    趴在运动器材上,母亲总是兴致勃勃,她哼着歌,尽情的挥洒着汗水,说真的,我不知道母亲究竟是怎么了,突然变成我不能理解的样子。

    我则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趴在运动器材上,尽量让自己能安逸的休息下,可是我并不能让我满意,母亲一遍又一遍的忠告着我,九零后的孩子都变成了宅男宅女,她可不喜欢这样的孩子。

    她还会让我跟着她一起运动,挥洒着黏黏的让我不能接受的汗水。

    我不得不承认我被母亲改变了。

    母亲说运动能带给人阳光,母亲还说跑步的女孩子最可爱,母亲说了好多,我也只能皱皱眉不乐意的接受,终归我是个孩子,因为小时候倔强从来不会接受母亲的安排,现在突然被安排,倒觉得可以接受起来。

    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已经快要十点了,第一次感受到了骨头断裂的痛苦,小腿和大腿除了抽痛没有别的感觉,可是母亲还是再一次强调我,明天一定要坚持下去。

    躺在床上的时候,恨不得睡到不再醒来,这似乎已经是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被母亲安排的这么无奈但却开心。

    躺在床上关掉灯,看着天花板,天花板上泛着点点的星光,很是漂亮。这些以前都是没有的。

    而这些带着星光的各种形状的灯,正是不久前母亲专门帮我找了一个下午买到的礼物,母亲买回来的时候很是开心,甚至她贴上去我都不知道,直到夜晚降临的时候,房间里突然有了明明灭灭的灯光。

    那晚我好奇了一晚上,第二天,母亲问我,送你的礼物喜欢不喜欢?

    其实我并不喜欢把房间打扮成暖色调或者温馨的小女孩居住的样子,可是这毕竟是母亲送我的第一次礼物,所以我连连点头,并且告诉她这个灯我很早以前就想要了。

    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有时候加点善意的谎言会变得更加美好。

    天花板上的灯光似乎更亮了,这种灯是荧光灯,越是黑夜,它会越亮,其实有时候想起来,还挺恐怖的。

    就在我想的入神的时候,手机突然间亮了,然后紧接着一阵让人心颤的震动,我看了看屏幕,是一个清秀的男人的影子。

    这张脸,似乎好久都没有见到了,学校把课程设置成了实践课以后,更是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如果此刻他没有打电话给我,如果我没有看到这张熟悉的脸,我大概已经忘记他了,可是现在,一切所以深深埋葬的记忆从脑海深处翻涌出来。我感觉一阵阵绞痛,我不敢去触碰手机,于是我用枕头把它压的严严实实的,于是整个床似乎都跟着它颤抖起来。

    我想他一定是寂寞了,这个时间,不应该是寂寞和无助涌上心头的感觉吗?我怕我已经变成了那个可有可无的人,于是我紧紧的按着枕头,然后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

    手机停止了震动,心里莫名的一种失落感,但是也夹带着轻松的感觉,然后这种短暂的感觉仅仅持续了三分钟。

    手机继续震动起来,这次我镇定了,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双手突然冰冷起来,像是从冰窖里拿出来一样,我平静的看着手机,平静的触碰着手机屏幕上的熟悉的笑容。

    每个人似乎都在不停的纠结中,纠结中前进,纠结中成长,纠结中放下爱情。

    手机的屏幕暗了,在我回忆过去恐惧未来的微小缝隙里,整个房间黯淡了下来,它和我一样,荧光灯已经燃不起悲伤的表情,因为我叫夏天,出生在夏天,死亡在夏天。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眼泪沿着眼角熟悉的弧线愉快的喷涌出来,很多时候,流泪并不代表悲伤,更多的时候是对过去的一种解脱,一种告别。

    可是我似乎一直都在告别中,反反复复,只剩下自己折磨着自己。

    总是在浑浑噩噩中清醒或迷茫,也忘记了第二天母亲什么时候离开的房间,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整个上午都过完了。

    一天中的下午到傍晚是我最有规律的生活,也是我最惧怕的生活,运动对我来说从来都是一种折磨。

    这段时间的这个城市,每天都笼罩在灰色的烟雾里面,总是能让人感到巨大的压抑感,没有云层,也不可能透过云层看到阳光。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种天气,颜诺居然 约我出去逛街。

    再没有走进校园也有一段时间了,和颜诺的联系自然而然的就减少了,颜诺不喜欢用聊天软件聊天,具体是因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颜诺约定我来的地方是一家鲜少有人的咖啡厅,其实对于这种地方我根本是不知道的,也是因为颜诺在电话里告诉我,我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我想我始终不是属于这个城市的,就像这个我从来都不会清楚的地方。

    咖啡店的位置比较偏僻,是那种特别适合情侣约会的地方,因为这家咖啡店开在一处很大的风景区旁边,坐车来到这里的时候,颜诺还没有到,我一个人站在风景区的马路旁,刚好是一个拐角处,从这里可以看到多半个风景区,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这个城市里最美的地方,可是在这之前,我都不知道!想想确实也有些遗憾吧!

    我就站在拐角处,一直等着颜诺,颜诺给我发来了短讯,她告诉我,让我再等她十分钟,她堵车了,马上就过来。

    等一个人从来都不会是让人愉快的事,但是让我欣慰的是,这里的风景足够吸引我的注意力,这个城市给我的感觉从来都不是美好,刚来的时候颓废和贪婪的闷热,慢慢的,天气不会那么闷热,却无比的潮湿,不是天空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就是空气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可是这里完全不同,我喜欢这个地方,原因很简单,就像你愿意和一个男生或者女生继续恋爱一样,因为它能让你精神感到愉悦和兴奋。

    当然风景是不能给我热烈的感觉,但是它给我的美好和安静无与伦比,我是忧伤的人,所以给我美好和安静的感觉才最适合,如果太过热情会让我觉得是否过于虚伪。

    我一直看着不远处的翠绿的树叶和茁壮的树枝,整片山林都沉浸在宁静中,偶尔有风吹过来,坐落在树林中的咖啡店隐约可见,于是便有了一种若隐若现的美感。

    我想是因为景色太美,所以我忘记了等待颜诺,颜诺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也已经不记得。我就站在那里,回头的瞬间,便看到了颜诺。

    说真的,她的神情有些惨淡,扬起来不够明媚的笑容像极了忧郁的林黛玉,颜诺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整个人就像是极度缺乏睡眠一般,和安静美好的景色比起来,更让人心疼。

    “夏天,好久不见了,好想念你。”

    颜诺掩饰着自己的疲惫勉强拉出笑容,然后看着我。

    她的手轻轻的触碰在我的胳膊上,隔着薄薄的衣服,却还是冰凉,冻得我一声哆嗦。

    “你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感冒了?”

    我有些担心的看向她,她却一脸的不在乎。

    “喜欢这个地方吧!刚刚下车看你这么入神,就没有打扰你。走吧!我们进去吧!”

    颜诺很随意的拖开了话题,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或者,颜诺已经忘记我刚刚说的是什么。

    “嗯!”

    我轻轻的点点头,然后牵着颜诺冰冷的双手顺着窄窄的石头铺的道路走过去。

    这确实是一个好地方,不过在此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

    咖啡厅外面的装扮更像是高级的别墅,欧式的两层小楼,门口摆满了不同颜色的鲜花,门口上方棕色的并不显眼的地方挂着一个小小的招牌。

    “安静中悲伤。”

    颜诺的眼睛缓缓地扫了招牌一眼,便把我拉了进去。

    咖啡厅里很安静,没有几个人,服务生看着我们走进去,很礼貌的过来。

    她对颜诺笑的很甜。

    也许她是这里的熟客。

    颜诺点了两杯招牌。

    然后便和我上了楼,坐在二楼的一个靠窗的位置。

    这个位置很好,可以看到咖啡厅前面的整片森林,当然还有那天隐约可见的石头小路。

    “这个地方好隐蔽!”

    我不由得感叹道。

    “是啊!不过可惜了,这样一个咖啡厅,知道的人并不多,每次来这里,都只有几个人,有时候除了服务员,都没有人呢!”

    颜诺看着窗外,轻轻的说道。

    她的瞳孔倒印着不一样的光,这种光,不是悲伤,也不是快乐。

    “那你怎么会知道这里?”

    我有几分好奇的问道。

    “很久以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