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五

    更新时间:2016-11-05 10:51:39本章字数:3078字

    颜诺缓缓的说着,突然又停了下来,我很期待的看着她的眼睛。她却突然把眼光从窗外收回来。

    “没什么好讲的,具体怎么知道的这里,我也已经忘记了,总之很久以前了。”

    颜诺眼睛似乎隐藏着什么,我对一个人的洞察过于灵敏,尽管这样,我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服务员微笑的给我们端来了咖啡,颜诺朝她点点头,她便离开了。

    我和颜诺就这样坐着,我不知道颜诺在想些什么,但是尴尬的氛围让我找不到任何话题。

    颜诺的手指一直握着一支精细的小勺子,然后在咖啡里不住的搅动。

    她看起来有心事,并且夹带着焦躁不安,我猜到,但又不想问,她不愿意告诉我的,肯定有她的道理,我这样对自己说。

    第一次和颜诺这样安静的坐着,安静的森林,安静的咖啡厅,安静的颜诺,安静的表情。

    突然心就静了下来,我们两个人像是居住在不同的世界,而桌子中间的那条线,就是我们世界的分界线,看似在一起,却分隔的很远,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没有安全感,就像是信任,一瞬间的事情。然后失去信任,同样是一瞬间的事情。

    颜诺若无其事的搅动着她的咖啡杯,咖啡杯里的液体开始泛起模糊的气泡,这些迅速激起的气泡也在迅速的破碎着,颜诺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咖啡杯,甚至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憎恨。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夏天,你说顾北是不是爱你。”

    颜诺突然停下了手指的转动,速而憎恨的神情转化为了悲伤。

    我的心一阵悲伤。

    我要不要懂颜诺究竟说的是什么?

    很多事情,你可以懂,可以不懂,可以懂装不懂,也可以不懂装懂。

    我找不到此刻的我该在怎样的定位。

    我只能沉默着。

    “夏天,顾北是不是喜欢你?”

    颜诺拉长了音调,原本清亮的声音多了几分沙哑,像是吃了毒苹果而毁掉声带的公主。

    颜诺的眼神带着渴望和失落,两种不同的表情,让人不知所措。

    “怎么可能?”

    无路可退的我,端起了咖啡杯假装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咖啡,可是天知道,我刚放下咖啡后,便把手藏在了桌子下,它在颤抖,这让我无地自容,从小便是这样,一紧张,手指就会忍不住的发颤,像我不受控制的情绪一样,总是让人清醒的厌恶着。

    “可是,为什么我看到顾北的手机里有你们的消息。”

    颜诺的语气装满了无奈和悲伤,我能懂她。

    “你也知道,我和你是好朋友,顾北也知道,有时候,他也会问问我关于你的事情,但是我觉得这都不重要。”

    颜诺没有说话,眼睛继续看着我。

    “那重要的是什么?”

    “重要的是,他允许你看他的手机,我妈说过,一个男人最信任的便是允许女人看他的手机,何况那个人是你最爱的顾北。颜诺,我们是好朋友,谁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我看着颜诺,我希望能够得到颜诺的信任,我不愿意被颜诺不肯定,也不愿意因为一个已经离开的男人而伤害了这份更加坚固的友情。

    “我也希望是这样,夏天,我们是好朋友,所以,你不要让我因为他而难过,也许有些事情,我们需要互相原谅。”

    颜诺说的隐隐约约。

    “互相原谅?”

    我始终不能明白。

    “夏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而顾北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你们两个人我一个也不想失去。”

    颜诺缓缓地垂下了眼帘,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她说的互相原谅究竟是什么意思。

    可是明明我看到了本不该看到的颜诺。

    “你是因为顾北,所以今天约我出来嘛?”

    我轻轻的从桌子下面拿出了我藏起来的手指,它不再颤抖了,我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不是因为顾北,只是突然想起来,我是想你了,原本以为学校的实践课挺不错,可是没想到并没有让我真正的开心,没有理由见到你,也没有理由见到顾北。”

    颜诺的眼睛里布满了悲伤。

    “那顾北没有去你家嘛?你妈不是挺喜欢他的。”

    我总是试探性的和颜诺对话,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的每一句试探都不带让颜诺感觉到不安的成分。

    “我家……”

    颜诺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事情一样,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想讲就不讲了吧!出来玩,开心最重要了。”

    这是我说过最温暖的话,可是一个本来就悲伤的人怎么能教会别人快乐。

    颜诺无奈的笑笑。

    “爸妈最近总是吵架,其实她们的感情并不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这段时间不愿意回家了,晚上在公司凑合也就可以了,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这种不温不热的状态,其实,就算像从前一样也好,可是现在…”

    颜诺苦笑着,喝下了一口涩涩的咖啡。

    原来拥有一切的公主也会有自己的烦恼。

    颜诺突然不说话了,她摇摇头,轻轻的告诉我,不该让我听她说这些琐事的。

    其实颜诺错了,我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事情,我从来都不会觉得听她讲这些话会感觉到无聊,或者,我从来都不可能去嘲笑她。

    我想告诉她,她的恐惧,全是错的。可是我不能,颜诺不喜欢这样的我。

    颜诺的咖啡喝到一半的时候,天空变得明朗起来,于是我和颜诺座位的位置扫进来一道明明的光。

    “我最喜欢这里的原因就是晴天的时候,这里很漂亮,可惜,今天天气并不好,让你看到的这道光并不是这个咖啡厅的特别标注。”

    颜诺看起来开朗了不少,她的笑容变得明媚起来。

    其实最让我感到温暖的地方,便是颜诺的笑容,她总是能在我悲伤的时候带给我正能量,可是我一直很无能,对于一个骨子里住满悲伤的人来说,一道阳光是如此的奢侈。即使颜诺心情可以不被任何事情而影响,即使她的悲伤只是突然的一瞬间,可是我不行。

    从来都是羡慕颜诺的,即使她说她父母的感情不怎么温馨,可是对于一个从小连自己父亲是谁的孩子来说,即使是这样的家庭,也是令人羡慕的,至少她有父亲,而且他是那样的温暖。

    我想这样去安慰颜诺,可是颜诺已经不悲伤了,我想这样去安慰颜诺,可是终究我们面对着不同的生活,我能做到不痛不痒的事情,她做不到。

    从咖啡厅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说好的去逛街,却坐在咖啡厅里快要一整天,不过对我而言,安静的或许更好一点。

    颜诺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我们一前一后的走在这片树林的石头铺的路上,颜诺的笑容很美丽,这片树林也泛着阵阵翠绿的光芒。

    “夏天,谢谢你,我觉得我开心多了。”

    颜诺回头看着我,眼睛里的疲惫已经悄然散去。

    “我也没有做什么?何况我们是朋友。”

    我笑笑走在她的身后。

    “真幸福,如果小时候我就认识你,那就更好不过了。”

    颜诺的笑容很童真,她的性格就像她随时会改变的表情,这样的她,让我很安全。

    可是颜诺说的事,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实现的,小时候的我和颜诺,如果真的认识,也不可能成为好朋友。

    我的童年就是这样能让人恐慌和不安,别人对于过去,都是幸福的怀念,而我对于过去,只有无法面对和不想面对,人和人,总是有太多的不同。

    沿着去时的路,我和颜诺分开,然后一个人坐车转车,最后回到了我和母亲住的地方。

    归来的感觉总是幸福的,打开门,就看到母亲惬意的笑容。

    “夏天,你去哪里了?怎么都没有告诉我?”

    母亲眼里装满了各式各样不同的表情,也许她以为我恋爱了,也许她以为我只是单纯的去逛街了。

    房间里很安静,母亲说完便坐在了沙发上,她就这样看着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和朋友出去逛了一下,就这样。”

    我简单的回复着母亲,然后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母亲的表情凝重起来,她看着我,然后又快速的移开了我的目光,她的反应很奇怪。

    “嗯,和谁呢?是不是上次的那个姑娘?”

    母亲的手,从沙发上突然拿起来,她紧紧地握着,有种想说又后悔说出来的感觉。

    “对啊,我也就她一个朋友,不然还能和谁出去?”

    我看了母亲一眼,然后换掉了鞋子,包包扔在了沙发上,就走进了卧室。

    我忘记了母亲那天的表情,多年后的某一天,我再回想起,那些年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我肯定会后悔,当时为什么不观察的仔细一些。可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就像当时发生的时候,还是无法阻挡的发生了。

    那天下午母亲没有带我去跑步,也没有带我去健身,她看起来很安静。记得她做了简单的饭菜,炒了一个菜,加了一份米饭,就这样,很简单,很简单,简单到有些不寻常,简单到有些让我不可思议,但是我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我不想去猜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