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冰封幻界(三)

    更新时间:2016-10-22 17:13:07本章字数:3066字

    白牡丹醒来后发现小蛤龙不在,地上的火堆尚有余温,便穿上了氅衣,打算出去看看。到了洞口白牡丹被震惊了:旷野天低树,银妆延万里。白牡丹心里不禁暗暗叹道:这当真是大自然的手笔?当真鬼斧神工!

    左右看看,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山洞其实是一个类似于佛家石窟的洞穴,只不过里面稍大一些。左左右右得有上百个洞口,出了洞口便是临崖绝壁,曲曲折折的石阶呈之字形蜿蜒开来。刚到洞口就发现外面有人,原来是一群士兵在搜索。白牡丹心中大惊,只此时已无法出去或者躲藏,因为山洞外面有士兵,山洞里面毫无遮挡。白牡丹正暗暗焦急着,福至心灵想起了紫薇道人的法簪。于是她悄悄地从头上抽出簪子,口中念了一个诀,只见簪子一闪金光,瞬间连人带簪子都隐身了。没多大会儿功夫,那些士兵蜂拥而上,也到了这个洞口。白牡丹第一次使用这个簪子,心下不敢确定。待看到那些士兵只发现了地上的灰烬,围着火堆查看,又立即警惕地散开搜索,她才放下心来。只是这山洞就这巴掌大的地方,不一会儿士兵们便往其他洞口搜索而去。

    白牡丹不敢贸然出去,又在洞里待了大半天,约莫着那些士兵已经撤了,便出了洞口。她不知道小蛤龙在哪里,但是这里已经不安全,又不见他的踪影,心中有些焦急,想到小蛤龙比自己的法术修为不知比自己高了多少倍,心中略安定。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昨晚她和小蛤龙出现的那一刻,幻界的十二星宫就已经被触发了。

    从藏身的山洞出来,白牡丹一时拿不定主意该往哪里走,这里真不能辨出方向。

    唉!白牡丹心里叹口气索性沿着山脚一直走,约莫一个时辰的路程便到了一个高约两三百丈的陡山,远远望去,人影攒动,下面也是重兵把守。略微沉思了一下,白牡丹便决定上去看看,便又将簪子抽出来念了一个诀。原来巡逻的士兵沿着山路来回上下机动检查,白牡丹便悄悄地跟了一队,跟在最后一个士兵的身后。谁知道前面的士兵一身的汗味直冲白牡丹脑仁,这该多久没洗澡啊?白牡丹腹诽嘀咕着。约莫花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山顶,士兵到此就换了另一茬。白牡丹离开巡逻士兵,沿着守卫往稀少的地方去——那有一处最高的看台。等她站到最高处又是大吃一惊:这竟然是一个大大的湖泊,湖面结着厚厚的一层冰,湖泊其他三面皆是峭壁。此刻她还不知道这里就是她和小蛤龙死里逃生的地方,心中道:看来这里是丫头口中所说的禁地了。从此处往远四周看去白牡丹才发现原来这幻界中心就是一座高耸入天的雪山,所有的建筑都被白雪覆盖四周是不见边际的虚无,那里只有白雪延伸。自己一路走来的山脚则是最底层,看来那城池应该在山的顶端。只是她不知道从山脚开始到山顶共有十二个星宫,每个星宫如同一个结界,层级越高结界守卫者能力越厉害。

    “阿嚏!”白牡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这里实在太冷了。幸好周围没有人,只是这小小的声音也引起了一个士兵的警觉。只是他犹豫了半天不敢上来,在下面往上看了几眼,白牡丹忙屏住呼吸,等那个士兵走开才趁机溜之大吉。其实此时她离小蛤龙只有一个湖面的距离,遗憾的是两人失之交臂。

    与此同时,已不知昏迷了多久的小蛤龙慢慢苏醒,慢慢睁开了双眼。神(蜃)龙的记忆、小蛤龙的记忆一遍遍地在脑海里闪过,往事一幕幕。这是谁?我是谁?昏沉而痛苦使小蛤龙陷入一片黑暗——蓦然电光一闪:他想起来了!小蛤龙漆黑的双眼迸发出冰冷的眼神:“我是蜃龙!”

    从禁地守卫处出来,白牡丹沿着原路返回,她刚才已经了解了这幻界大部分构成。思虑再三她决定隐身悄悄跟在其他入城的人群后面,企图蒙混过关。

    到了城门口,城门高约一丈半,城门上写着狂草大大的两个字:幻城。两侧的城墙上附着一层薄薄的冰晶,城门口的守卫正如临大敌地盘查过往的行人,就连士兵也要接受盘查。到了白牡丹前面的那个小伙子盘查的时候,白牡丹见他掏出一个木牌,想是身份木牒。白牡丹低着头屏住呼吸,心里重复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男人粗糙的大手伸到她的面前,白牡丹愣了愣,讶异地看了看他:能看到我?!

    这是个满脸髯腮胡须,身材矮胖的守卫,正伸着手,瞪着眼睛看着她。白牡丹如被击中了一般傻了,这、这......这厮能看到我,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

    “拿来!”这矮胖的士兵瓮声瓮气不耐烦地道。

    “怎么办?!怎么办?这个真没有啊”白牡丹反应过来立即掉头就走。

    “站住!你!”那士兵拿着长戟对着白牡丹粗鲁地喊道。

    周围的人忽然间静了下来,都静静地看着他们。有几个士兵已经往这边聚集过来了。

    白牡丹心里叹了一句:完蛋了!

    就在这时听到一句清脆的声音:“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白牡丹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先前救过她和小蛤龙的丫头一副惊喜的模样扑了过来,蓦然白牡丹反应过来,连忙抱住丫头。

    此时那士兵已经围了过来,只见丫头擦擦眼泪,连忙从腰里拿出一块木牌递给他们,嘴里道:“喏,这是我姐姐的木牌,因为她惹爷爷生气了,就自己一个人到雾霾森林里去了,我们都担心死了!”说完还噘着嘴看着白牡丹。

    白牡丹配合着抹了抹眼泪,又抽泣了几声,道了声:“妹妹......”。

    那士兵拿过去仔细检查了一下,又盯着白牡丹和丫头看了半天,最后似乎没发现什么异常,挥手放行。白牡丹紧紧地拉着丫头的手进了城门,走了一射之地,大约摸出了守卫视线的时候,白牡丹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险!

    白牡丹抬头正要道谢,却被这城池景色震惊:整个城池仿佛天地间一片水晶,浑然天成。城池所有的建筑外壁上都如同覆了一层水晶,恰似人间仙境。这冰封幻界果然如丫头所说,甚是漂亮,就是白牡丹一天之内被其惊叹三次。

    丫头看着惊叹的白牡丹,见左右无人便得意的道:“我说漂亮吧!”

    白牡丹笑了笑对丫头道:“丫头,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

    丫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着她往巷子里左右穿梭,拐了几个巷口,丫头将白牡丹领到一间低矮的房屋前,直接推门进去,喊了一声“爷爷”,屋内并无人回应。

    房间里很暖和,摆放极为简单,一张方桌,上面摆着长嘴铜壶、一套木质茶盅。靠近里面铺着一指高的木质地榻,靠近墙角的位置燃着热气烘烘的暖炉,暖炉旁边放着几个厚厚的圆形草垫子。进门左右手边各有一间房,分别挂着一幅蓝色和灰色的门帘,看不清楚里面。

    丫头打开左边房间的帘子,直接进去。白牡丹不便进去,就站在外间打量了一下房间。未几,里面就传来几声咳嗽,似乎是一个老人家。不一会儿丫头出来了,面带忧虑。

    白牡丹投去关注的目光,轻声道:“丫头,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丫头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没事,里面是我的奶奶,她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我爷爷又出去做事去了。”

    “做事?”白牡丹疑问道。

    “就是照顾牲口,我爷爷在洗马池养马,那里有这儿最好最快的马,不过今天轮到他休沐了,估计有事出去了。”丫头一边说一边麻利地将水壶里的水倒进一个长嘴铜壶里,然后脱掉鞋子将铜壶挂在暖炉的伸竿上,然后坐到木榻草垫上去。白牡丹依样坐到暖炉前,两人对面而坐。

    铜壶烧的滋滋作响,“你奶奶的病要不要紧?”白牡丹开口问道。

    丫头叹了口气道:“爷爷带她瞧了很多大夫,大都说......,不过拖一日延一日罢了。我和爷爷一直很担心。”

    话音未落就听见推门声,接着一个留着细长山羊胡子的老人背着一个口袋走了进来。丫头连忙站起来,上前接过口袋,只听丫头道:“爷爷,您又去舂米了,不是说等我回来去舂吗?!”

    原来是丫头的爷爷,白牡丹连忙站起来。见爷爷投来疑问的目光,丫头上前拉住爷爷的胳臂,娇嗔道:“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个姐姐......”

    一听这话老人家满脸的不相信:“你......你果真从幻界之外进来的?!”

    白牡丹点点头,将误入幻界前后的事儿大概说了一遍,其实这真是一只鸡引发的危机啊!说完后白牡丹静静地看着他。丫头也静静地看着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