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冰封幻界(四)

    更新时间:2016-10-26 08:29:36本章字数:3159字

    老人半晌无语,神情不辨。就在白牡丹忐忑不安,以为他会赶自己出去的时候,这老头儿忽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都流下来了。

    丫头连忙上前拉着爷爷的手,亲昵地安慰道:“爷爷,这下奶奶真的有救了。真的有通往外面的路......”说完对着白牡丹笑了笑。

    白牡丹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头。

    这两人安静下来,老头儿拭了拭眼泪道:“请原谅我一时时态......”而后又做了自我介绍,原来老头儿姓韩,本就是幻界中人。老伴儿戚氏一直身体不好,最近两年卧床在家,今年情况越发不好了。二人有一个孙女,就是丫头,两人视若珍宝。为了给戚氏看病,韩老头带着孙女和戚氏访遍了幻界的名医,都说无法治愈。偶然听一个大夫嘀咕若是神龙复活的话可以救得了她,老头也只作听过作罢,想那神龙已被贬到凡界,要寻他除非出了幻界,只此事谈何容易?韩老头并不报希望,奈何孙女记在了心里,心心念念要离开幻界寻找神龙。

    “昨日她回来,神神秘秘地回来说救了一对姐弟,竟是从界外而来。老头儿原来还不相信,以为她被人骗了,原来竟是真的,天可怜见啊!”韩老头语带喜悦地道。

    “老人家,不满您说,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我弟弟也许能知道,可是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实在忧心的狠,如果能够找到弟弟的话,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离开。”白牡丹冷静地分析道。

    韩老头捏着细细的山羊胡,示意白牡丹坐下慢慢说。二人靠着暖炉坐下,丫头上前将门栓栓紧,又利索地甩掉鞋子,走到暖炉前将早已经噗噗冒着白烟的铜壶拎起来将开水倒进三个木质的水杯,放在三人中间。

    丫头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水给白牡丹,略带歉意地笑道:“姐姐,真对不起,其实我的真名叫韩小戚,先前......”

    “没关系,小戚。”白牡丹接过水,截过她的话道,“你一个小女孩家在外,的确多有不便。我姓白,你就叫我白姐姐吧。”说完莞尔一笑。

    “老人家......”白牡丹刚要说话,韩老头连忙摆摆手:“千万别喊我老人家,叫我韩老头就好。”

    “这个......韩老爷子,能不能麻烦您悄悄地帮我打听下弟弟的下落,他叫小蛤龙,我可以画一幅他的画像给您。”白牡丹诚心相求。

    “唔......,我可以使人悄悄地打听一下,但愿他不会乱闯,触动了星宫。”韩老头担心道。

    白牡丹忙请小戚拿了笔墨,画了一幅小蛤龙的画像给韩老头,请他帮忙寻找。因对这城池并不熟悉,韩老头建议白牡丹在他家暂住,暂时不要露面。白牡丹只好无奈地答应了。

    傍晚时分,韩老头从外面回来,但是并没有带来什么好的消息。当晚白牡丹和小戚一起在客厅木榻上休息,夜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实在担心小蛤龙,他是那么的爱闯祸......

    其时小蛤龙从塔庙出来已经恢复了关于神龙和小蛤龙的一切记忆,在禁地出口出来时被守卫发现,他以神龙的语气命令守卫退下,可惜守卫的人从未见过神龙当他是乱闯禁地的不速之客。

    “嗯?你们——知不知道,我就是神龙!”小蛤龙不怒而威,浑然天成的霸气另守卫不寒而栗。可是终究是有那不怕死的:“你......真的是神龙?既然如此我......我们就少不得要讨教一番。”显然他并不相信眼前如孩童年龄大小之人就是神龙。

    小蛤龙凭空做出一个抓的手势,只见那守卫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住脖子凌空升起,“讨教?!”小蛤龙眼睛里充满了冰冷和不屑,“你还不配!”随手将那人甩到旁边的雪地上。

    其他守卫见如此便一拥而上,就在这时一声喝止声传来“住手!”。守卫们抬头一看,连忙迅速后退并单膝跪下参拜。

    小蛤龙转头一看,一名头戴亮银白虎盔,身披素银甲的年轻男子有如天神般降临,只见他面露凌色:“你说你是谁?!”

    “你又是谁?”小蛤龙抱着双臂,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其实他已经想起了他——执木,这小家伙已经这么——玉树临风了。

    “想知道我是谁?那先让我看看你是谁?!”只见他自手中化出一柄银枪,对着小蛤龙道。小蛤龙有意想试探下他的长进,便故意不亮出身份。

    执木话音刚落便对着小蛤龙杀来,小蛤龙连忙迎战,他原本想使出一起飞龙斩,可是却发现糟糕,他根本无法使用神龙术,更没有神龙的力量,这怎么回事?他暗自心疑。只得使用小蛤龙的蛤蟆术,二人大战二十几个回合,小蛤龙渐渐不敌。一个光影电闪,这名战将不知何时到了小蛤龙的右侧,“你这种货色,竟也敢侮辱神龙?!杀了你都怕脏了我的手——”左手反手将银枪一挥,重重地击在了小蛤龙的胸膛上。

    小蛤龙忍住嗓子中溢出的腥甜,脚下往后退了数十步,胸口如被千钧大石击中,一口气差点提不起来。这就是凡间之躯与天界的差距?自己的手段在他看来如同以卵击石。自己又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内心油然而生出一股好强之意,看来自己不打败他是无法说服别人相信自己的身份。

    小蛤龙稳住心神手中化出龙鳞飞盘直向那人飞去,“执木大人小心!”旁边做着攻击姿态的守卫者大声提醒道。只见执木用银枪擦着飞盘边缘,使力接住飞盘,噌的一声划出一片火光。嗯?有意思,这家伙竟然会使用神龙大人的龙鳞飞盘。

    还未等执木反应过来,小蛤龙祭出自己的杀手锏——水波千流杀,从他口中喷涌而出的粘液化出千丝万缕白丝,向四下扩散飞去。

    执木尚未来得及反应,眼见白丝已到眼前。一守卫士兵飞奔救援,可惜刚一接触白丝,胳膊处便被灼断,但也给了执木反应时间。等执木站定,回头一看,刚才救援自己的那个士兵已经被化作一滩血水。

    这是什么术?执木命令守卫者扩散开了,自己则将手中的银枪往空中一抛,千万根银枪不断刺向小蛤龙,小蛤龙的水波千流杀如同舞动的长袖般抵挡着各处的进攻。一时间,战斗陷入僵持,而在攻击范围外的执木正施着术发控制着空中的银枪,也不能一招制敌。

    叮铃铃,一阵悦耳的声音传入小蛤龙的耳朵,是谁?可惜他此时无法分身去关注。执木侧目一看:千影?看来这里的战斗已经惊到了圣主。

    “执木大人,圣主说有人闯入禁地,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这女子笑盈盈地说道。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执木生硬地拒绝了。

    “呵呵——不是你需要,是圣主需要。”这女子掩面笑道。说完将手中的软鞭轻轻一挥,竟然带动了头顶的风和气,卷动云层化作云龙卷击向小蛤龙。

    云龙鞭?执木心中一惊。此时风带动着空气和地上的雪花,令人无法呼吸。执木已经撤了自己的术,银枪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小蛤龙刚瞥到一个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子,就见空中云龙卷冲着自己袭来。小蛤龙连忙躲闪,只是他躲到哪里这云龙卷就跟到哪里,卷起地上的冰渣和未化冻得雪擦的他脸上一道道血痕。愤怒和狼狈让他极度不爽,怪只怪自己当初将这云龙鞭送给她——雪君。

    雪君的巧笑倩兮的样子在小蛤龙的眼前出现,雪君围着小蛤龙——不,是神龙身边清脆地叫着神龙哥哥、神龙哥哥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小蛤龙一分神脚下一慢,被云龙卷切着右臂碾过。啊——小蛤龙的痛苦叫声响彻云霄。

    而此时在小戚家正在帮忙洗菜的白牡丹,手没来由地一抖,手中的瓦盆跌落地上,白牡丹痛苦地抚着自己的胸口,心脏一阵绞痛。这是怎么啦?难道——?白牡丹心里一阵恐慌。

    这边小蛤龙右臂被硬生生地切断,不得已在地上打着滚,躲避继续攻击的云龙卷。

    “圣主准备杀了他?”执木面无表情地问道。

    “你说呢?”千影露出冷笑,“谁让他动了不该动的东西。”

    “你说他会不会真的是?”执木犹疑道。

    “执木,你还是这么天真,神龙如果真的复活,难道就只有这点能力?”千影面无表情道,这和她甜美脸庞和妩媚的动作极不协调。“我们守卫十二星宫千年如一日,不能有负神龙的嘱托。这是我们的责任。”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咻地移身幻影来到小蛤龙的身边,慢慢地俯下身子,吐气如兰:“小帅哥,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把它还给我,我就——让他们放了你。不然,你看那位帅哥要生气,那就不好了。”

    小蛤龙只是露出不明意义的一笑便昏了了过去,地上遍是如同开了一朵火红色木棉的血迹。

    执木远远地看着千影踢了踢昏睡在地上的小蛤龙,转身离去——战斗已经结束。

    千影皱着眉头,让身后的守卫拖着小蛤龙往圣殿而去,叮嘱了一句别让他死了,身影一晃便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