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冰封幻界(九)

    更新时间:2016-11-06 20:47:00本章字数:1840字

    风雪夹冰粒,行人眼迷离。当狱卒打开地牢大门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地枯草番缠着一具残血斑驳的身体,身体的主人脸上血污已经呈现暗黑色,辨不出五官。白牡丹咬着嘴唇,忍着心中的愤怒,慢慢地靠近牢门,伸出略颤抖的手用力地抓住铁栏杆,轻轻唤道:“小蛤龙?!”

    ......

    小戚见此情形上前扶着白牡丹的肩膀,低声道:“白姐姐,这人真的是小蛤龙?!”

    白牡丹轻轻地擦拭了脸上的眼泪,又仔细观察下,确认无疑,便点点头。小戚无声地叹口气,不知该怎么安慰她。

    “他到底怎么了?你们对他动了刑?”白牡丹质问道。

    “白姑娘放心,他只是在围捕的时候受了些伤,暂昏迷了过去,无生命危险。”虹影正色道,心里却在想,被云龙鞭所伤竟没有丢了小命,算是他捡了一个漏啊。

    “我想面见圣主!”白牡丹坚定道。

    “行,我安排你去。我有公务在身便不送了,请!”仿佛事前就笃定白牡丹会有此要求一般,虹影指了身边的一位侍女带她们前去,白牡丹行礼谢过便跟着侍女而去,小戚回头看时,发现虹影仍然站在原地,面有所思,见小戚回头看,展颜一笑。

    事情到此一切顺利的出乎异常,只是到了圣主的雪宫,侍女通报后说圣主忙于政务,一时三刻不得接见。白牡丹坚持在殿外等待,雪花如鹅毛般纷纷落下,幸好小戚拿了一把油伞,二人撑起油伞站在殿前,看着肆意飞舞的雪花。等了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始终无侍女前来同传,二人的小腿已经没在了厚厚的积雪里。又一片雪花旋转着飞舞下来,白牡丹伸出素白的手指接过那片雪花,过了片刻雪花开始融化,白牡丹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就在这时,一群侍女急急忙忙从殿外赶来,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突然需要人来援手。

    小戚悄悄地活动了下擎着油伞手,抱怨道:“白姐姐,我觉得圣主是故意的,唉,可惜我原来还以为她是很慈善的圣君。”

    “就算她是故意的,我们也没有办法,毕竟我们在人屋檐下且为鱼肉。”白牡丹抬眼看了看圣殿一处飘窗,她总感觉有人在盯着看她,很怪异的感觉。

    “你说圣主打算什么时候见我们呢?”小戚也抬眼望了一下雪宫的飘窗,“我总觉得今天那个虹影没有那么简单,肯定有阴谋。”

    “何以见得?”白牡丹侧目问道。

    “按理说昨天她已经见过我们了,今天接见我们的应该是圣主或者是提案的人,可是偏偏还是她,这是其一。其二,你说她一个大人竟然屈尊亲自带我们去地牢,还真的看到了小蛤龙,你说是不是太亲和了?!其三,我觉得今天我们离开地牢时,她的笑容让人觉得,嗯,没那么简单。”小戚斟酌了下说道。

    “你也看出来了?”白牡丹微蹙眉,“从我们遇到御方开始,一切都顺利的异乎寻常,按道理她们应该把我们先控制起来审问才对,可是她们似乎顾不上我们,或者她们不屑,抑或者她们在暗地里观察着我们——”说道这里白牡丹有些不确定起来,她实在吃不准这种费脑子的哑谜是什么意思。

    “你们两个,圣主今天没功夫见你们了。”一名侍女施施然地走过来,颐指气使地道,“走吧!”说完转身欲走,忽然白牡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大人,明天圣主是否方便?”

    “明天圣主也不方便,最近都不会方便,你—清楚了吗?”这女子语气傲然而无礼。

    正这时,又一名侍女急匆匆而来:“秋宫,圣主让我传话......”那名叫秋宫的女子颇为讶异,但转瞬脸上一片平静。

    那后来的侍女面带漠然:“圣主说,你们想见她无外乎是为了救......你弟弟的事,既然如此她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诚意。姑娘可知道,我们的千层塔是最是灵验的寺庙,如果你诚心诚意求求佛祖,佛祖自会感受到你的心意,必定会赦免你弟弟的罪,这样,我们圣主也就赦免了你弟弟的罪。”说到这里那女子抬头看了看还在前仆后继的雪花,定定地看着白牡丹,小戚紧挨着白牡丹的身体明显地一震,只听那侍女又接着道:“不过,据说上次有个女子为显诚意,一直从山脚拜到佛塔前呢,结果佛门也未为她而开。不知道这佛门是否会为你而开呢?!”说完居高临下地看了白牡丹和小戚一眼,转身就走了。先前那名叫秋宫的女子在听完之后投了一个算不上怜悯的眼神也离开了。

    白牡丹尚在回味刚才那侍女的话,未醒过神来。小戚猛地搂着白牡丹的胳膊,急急地道:“白姐姐,别听她胡说,你可不能上那千层山。”

    “为何?”白牡丹侧过身子惊讶地看着小戚。

    小戚满脸焦色,支支吾吾地道:“你不知道,那千层山其实是在山顶,但是从山脚到山顶的石阶有一千层,故而叫千层山。上次那女子其实最后死在了寺庙门前。唉,像我们想上千层山其实只要搭着索道上去就可以了——”

    “哦,如此说来,那圣主岂不是要置我于死地?!”白牡丹挑了挑好看的眉毛,略有些强硬地道,“不过,我岂是她想搓扁就搓扁,想搓圆就搓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