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万壑松风图

    更新时间:2016-09-19 16:51:12本章字数:3280字

    夜幕中的洛城随处是灯火通明、纸醉金迷的世界,漫天飞舞的雪花与来来往往的行人脸上透出的冷漠相形见绌。北方的深冬不像南方,寒意一层一层往衣服里钻进去,就像冬日的精灵一样,一旦在衣服里安了家,就不愿意走了。

    即便如此的寒冬夜晚,小商小贩忙碌的身影依然随处可见。陶然桥两边一排排帐篷,遍布着都是烧烤、煎饼、麻辣烫的特色小吃。一到晚上就好不热闹,小贩们吆喝得一声比一声高。经常光顾的多是对面大厦里加班的白领们,下班后两三成群,都喜欢买点喜欢的小吃来驱赶加班的困乏和冬日的寒气。

    有人专程跑来买的倒是不多,不过今天是个例外,卖生煎的老刘头远远看到一辆深黑色奔驰商务车向他缓缓驶来。

    眼见车牌号,老刘头微微一笑,心里暗想:“哈哈,这车牌号真有意思,73516,和我老伴儿生日一样。”

    车里下来一个身穿深黑色卫衣的中年壮汉,头深深地裹在帽衫里,在昏黄的灯光下只能看到一片阴影。那人走近之后,搓了搓手,扬了扬头打了打淋落在帽子上的雪花。一个沙哑的嗓音:“打包两份生煎包,带走。”

    老刘头乐呵呵地答应着,手上动作麻利,动作熟练地准备着外带的生煎包,前后不到两分钟已经打包好两份生煎,客气地递给这位不太熟识的客人。昏黄的摊位吊灯下,老刘头看到那张模糊的脸,心里咯噔一下,着实吓了一跳,原来竟有一道约三寸长的刀疤镶嵌在那人的额头上,让人不寒而栗。老刘头一看是个不好惹的主,满脸堆笑:“好了,您慢走。”,看着刀疤壮汉的车徐徐消失在了雪天,心里也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刀疤壮汉回到车里,大口吃着热气腾腾的生煎。“哥们,要不要?全洛城这家摊位的生煎最正宗...让我想起我家乡的味道。”刀疤壮汉解释着为什么中途下车,非说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坐在前排副驾驶上的是个瘦高个子,一脸麻子,回过头来看着正陶醉在美食里的这哥们,本想说他干正经事的时候也这么不着调,但一听他说到家乡两个字,瘦高个就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兄弟们,对时间,走着”。众人默契地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刀疤熟练地对了手表,拿出别在腰间的手枪习惯性地擦拭起来。

    夜深了,商务车借着漆黑的夜幕缓缓驶入了邻津路对面的阴暗角落,靠边停在了双子星大厦楼下。车里黑衣五人组缓缓消失在了夜幕中,不久,在大厦大堂隐约出现了晦涩的手电光亮。

    双子星大厦是洛城的地标式建筑,因为安保工作和国际接轨,不少珍贵画展、珠宝展览经常在此举办。这一周是大厦这些年来鲜有的五代十国书画展,大批中国五代十国时期的珍贵书法和古画在此展览,其中最为著名的当然是五代著名画僧巨然禅师的《万壑松风图》。

    次日,双子星大厦依然如往常一样在朝阳的照耀下绽放着光彩。书画展的工作人员也像往常一样程序化地打开了大厦地下金库,准备将计划展示的名画取出展览。就在这时,负责展览的刘主管看到金库中的一位员工一脸错愕地跑向他“刘总,刘总...”上句不接下句口齿不清,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刘主管一把撇开他,放眼望去,原本放《万壑松风图》的保险柜敞开着,空空如也,价值千万的古画不翼而飞。

    听到这里,我起了起身,放松地伸了伸懒腰,揉了揉宿醉的眼睛,边打哈欠边问身边的高级警司龙国立,“龙哥,撒网捞鱼我没兴趣,几条小鱼,你一个搞了几十年刑侦的老司机都搞不定?”龙警司一听就来气了,刚想发作,想了想又忍住,一脸赔笑“你听我说完呀,这几条小鱼怎么能难倒你龙哥呢,事发不到三天,我们顺着案发现场留下的鞋印、指纹和车轮印记,沿着楼外的交通录像,经过几天的群众查访,很快发现了线索,一共三条鱼,都是惯犯,都有案底,刚出狱没多久,昨天晚上我们瞅准机会,一网全给捞了。”

    我一挑眉毛,“看你拉这么长的驴脸,不像是大获全胜的样子啊。”龙哥连忙点头,“怪就怪在这了,我们刑侦科的同事连夜审讯,那三个小子没多久就撂了,把那晚上怎么去的双子星,怎么下的地下室,如何躲过的监控,全撂了。”

    龙哥顿了顿,看了看我,想着我该问“鱼都炖了,开喝庆功酒啊还等啥?”他大张着嘴巴见我没啥兴趣,只能撇了撇嘴接着说,“就剩最后偷画这一节,这三条鱼是说啥也不承认,硬说自己是没得手,三个人的口供还出奇的一致,炖了一晚上鱼,愣是没炖熟。”

    我来了兴趣,“为啥没得手?被人截胡了?”龙哥摇头,“这三条笨鱼说,连红外线感应器那关都没过去,那晚知难而退了。”我哼了一声,“就这水平还盗国宝啊?”

    双子星大厦地下金库的安防系统我见识过,虽然是私人金库,但不得不说是国际一流水准,国际知名安防品牌blinks专业工程师定制化设计,除了老套的24小时视屏监控,还在通往地下的唯一走廊里设计了三大安防设施:第一是红外线感应器,这种设施很多人都在电视电影里见过一些花里胡哨的介绍,电影里动态的激光在大厅里来回穿梭,厉害的人轻轻松松跳一段舞就穿过去了。其实不然,形成一束红外线需要发射器和接收器两个端口,一旦有异物穿过红外线,接收器就会出现异状,发出警报。多束红外线构成的网状空间才能起到安防的作用,所以实际中的红外线感应器一般都是在房顶安放一竖排多个发射器,每个发射器之前五六厘米的间隔,地板对应位置安放一竖排接收器,形成监狱铁门铁窗一样的结构,即可起到最大的安防效果。

    第二,超声波距离灵敏感应器,采用了仿生学设计,类似蝙蝠的超声波定位原理,通过不断发射超声波和接收反射回来的超声波来定位房间里的物体,一旦有移动的物体立刻无所遁形。

    第三,屏幕移动感应器,通常一座大厦的监控室内二三十个监控屏幕,正常的监控人员即便不走神,光靠眼睛看也很容易就会漏掉行动敏捷的窃贼画面,而这种高灵敏度的屏幕移动感应器,将走廊安装的二十个摄像头的屏幕画面中任意一点的移动,任意一小块亮度的变化全部自动捕捉到。这三道封锁线,可谓将整个金库保护的滴水不漏。

    对于金库内部相对贵重的物品,比如这次的国宝《万壑松风图》,更是采用了最精密的设计,将一个精钢保险柜的柜门用一层薄玻璃镶嵌,另三面和柜顶柜底均为浇筑式精钢,展品置于其内,需要展出时由专人将整个保险柜押送至展览室,参观者直接透过玻璃柜门欣赏展品。此保险柜设计极为精巧,唯一的开关按钮设在柜子内部,按钮的材质是一种定制化合金电阻,最初熔炼的时候将材料一分为二,制成两个保险柜,只有在这两个柜子串联同时接通特定电压的情况下,两个柜子才会同时打开,也就是说,两个柜子互为钥匙。柜子制成之后,一个放在中国,另一个放在地球另一端,运用了古时候“万里锁”的原理,假设其中一个被盗,另一个至少有24小时时间加强戒备。假设遇到笨贼想直接敲碎玻璃拿走宝物的话,内置的声控探测器立刻会发出警报,这种探测器是一种次声波结合高频声响的声控探测器,同时监控敲击玻璃和破碎产生的声音。当窃贼敲击玻璃(此时玻璃还未破碎)时,会产生特定波长的次声波;而玻璃破碎时会发出特定波长高频声音,它不会对人的脚步声、说话声、钟声等产生反应,不会误报入侵信息。

    想到这里,我顿时对这个能从一系列高精尖安防设备中得手的大盗来了兴趣,不过又不能在龙哥面前表现地太热心,于是摇头不紧不慢地说,“鱼炖不烂就拿刀剁嘛,我又不会审犯人,干嘛来烦我?”

    龙哥一脸恭维赔笑,“谁不知道老弟你是佛爷(老北京俚语,小偷、扒手)里面的响王(大贼、名贼),这种小鱼让老弟你一掂量,一准知道有没有货。”

    我一听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小爷我可是正经买卖人,不是什么响王亮王的!”

    龙哥脸一红,“对对对,老弟,我刚刚一时口误,老哥给你赔罪了,我是当差的,这几千万的大案子一天破不了,上头就跟催命一样压我,关键时刻你可得帮着点老哥啊!”

    我见他给了个台阶下,主要是我这心里十万分的好奇,“行了行了,酒你都请了,能不给龙哥面子嘛。”我拍了拍龙哥肩膀,继续说“那大厦的安保设备我见识过,绝对顶级,神仙想进去也得扒层皮。依我看,龙哥你上辈子造化,这次可能撞上‘三侠五义’级别的大案了。”

    龙哥一个激灵,“佛爷这行当里面,‘三侠五义’这说法是真的?我还以为是你上次喝多了胡咧咧呢!头一次遇上这种大贼,我在上级领导面前还立了军令状,咱哥俩赶紧蚂蚁抗骨头,开动吧,老哥这次可都看你的了。”

    我笑笑,“怕啥,兵来将挡,破了案你的好处是大大滴,开路滴干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