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初遇四鼠

    更新时间:2016-09-20 19:58:49本章字数:3427字

    我赶紧把小店关门,跑回后堂房间里,拿出老头递给我的字条,“明日午时,十五里小庙。”这是老爷子和我约定的掰腕子的时间地点,掰腕子是行话,意思是亮亮手艺,狼毫在聚义的时候,不管是新人还是老伙计,都要先掰掰腕子,一是掂量掂量新人的能耐,再一个是看看老伙计还是不是自己之前认识的老伙计。

    我握着手里的这张入场券,真有点不太敢相信刚刚的经历。想到有望真实体会外公传奇故事里的江湖,我这原以为波澜不惊的心,竟也起了丝丝涟漪。

    右手食指轻轻点额头,脑海里完成了N次假设之后,我开始认清当下的状况:我这种情况,用现在时髦一点的话说,算是第一轮面试顺利通过,拿到第二轮面试的offer了……我顿时对自己的处境有点啼笑皆非,不过心底里居然一丝恐惧也没有,反而异常兴奋。

    我甚至都忘了和龙哥高风亮节地讲几句我为了正义而深入贼窝,计划一举端掉绝世大盗的台面话。直到晚上龙哥照旧来我店里喝酒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老子这个高智商卧底还得想着跟这个傻警察怎么接头的问题。

    谨慎起见,我当晚没有跟龙哥透露我的任何计划,因为我不知道那老头有没有在我店里留什么监听器或者店外有没有安插眼线。我初步想法是等混进去之后再择机通知龙哥。

    第二天中午,怀着忐忑又亢奋的心情,我来到了十五里小庙。这是城郊的一个不算偏僻的小村庄,说是小庙,其实就是个凉亭,四周都是一厘一厘的农田,冬天除了少数几块农地上种着冬小麦之外,其他都荒着,寒冷的冬日村子里的人们可能更喜欢在家里窝着,所以这里看不到什么人,只能远远看到东边的公路上是不是有些来往的车辆。

    我一个人坐在凉亭里的木沿上,默默地等待我的面试官。不一会儿,从田边嘟嘟开来一个三蹦子,停在我身边,一个农夫一样的男人递给我一个头套,然后坐在驾驶座上抽着烟等我,我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电影里都是林肯轿车接主角去见黑帮老大的,我这也忒寒掺了吧……还有,这哥们是不是抽烟抽傻了,他的三蹦子后座是密封着的,连窗户都拿黑布蒙住了,我进去之后什么也看不着,那还蒙个屁头套啊,但想了想外公教的老规矩,不想跟这傻~帽浪费口舌,顺从地上了车戴上了头套。

    三蹦子开动了,我按照外公教的,开始心里默念数字计时,第1秒向东,2秒,3秒……20秒左拐向北,21秒,22秒,留意着车外面一切能听到的声音和车的颠簸程度。然后,刚走了不到一分钟,我隐约听到头套里传出三声轻轻的“滴滴滴”声,然后鼻子里突然闻到一股莫名的香水味,心里咯噔一下,糟糕,果然是老佛爷,外公教的这招不灵了,不知道我内~裤里的微型录音机还能不能保住,如果能的话,也许我还有渺茫的机会推测出来时的路,还未待细想,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等我从头套里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正在被两个人拖着上台阶,双脚不断撞到台阶面的疼痛把我弄醒了。脑袋虽然还在头套里,但是头已经没那么晕了,看来这头套里的麻药只会让人暂时昏迷,但不会影响到神经系统,我轻轻用腿夹了一下,感觉到微型录音机还在,我感觉到我被拖着上了几个台阶之后,像是到了平地,很光滑,像是地板砖,我赶忙用力夹紧双~腿,关掉了微型录音机,因为担心这里有反监控安检设备,我的微型录音机中没有金属元素,不担心一般的金属测试安检器材,但是录音机自带的定位系统发出的无线电波却逃不出仪器的检查,甚至用一个普通的收音机就可能检查出来,所以只能暂时关掉了。

    我感觉自己上了电梯,转过好几个弯之后,被放到了一张沙发上。头套被人摘下来,我假装仍然在晕厥中,直到鼻子闻到一股浓重的臭鸡蛋的味道,我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赶忙假装刚醒来,避开拿到我鼻子旁的解药。

    我朦胧地睁开眼睛,发现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一个“人”,与其说他是一个一个打引号的“人”,不如说他是一只猴子更恰当一些,身材瘦小,小小的眼睛放着精光,正蹲在沙发上吃着苹果,唯一像人的地方,就是他穿了一身大了他身体好几号的西服,整个人像是陷进西服里一样。

    那人见我醒了,从原本蹲着的沙发上跳下来,跳到我面前,伸出右手,“醒了?不好意思,可能药下重了,我在传统的迷魂香里加了点药用乙醚,怕你闻不习惯,又加了点GUCCI香水,味道还行吧?”

    我无奈地干笑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耸了耸肩不置可否,边和他握手边问,“兄弟怎么称呼?”

    “哦,我爸妈给我取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我从小在一个无名小岛上长大,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翻江鼠,你叫我老四就行。”

    我刚站起来的身子差点一个踉跄,回头打量他,心想“行里鼎鼎大名的五义翻江鼠的名号也是随便能叫的?看这人的身段,倒确实和外公口中短小精悍的翻江鼠有些相像,不过算起来,现在的翻江鼠怎么说也应该九十多岁了,绝不可能是他。”我又问,“这是哪里?”

    “这是老三的地界,看,他回来了。”我听到窗外隆隆的飞机声,走到窗外一看,是直升机刚降落在停机坪上,里面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朝我们走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让我目瞪口呆。只见在停机坪到落地窗之间的道路上,自动升起十多个金属的爪子,那人像男模特一样的走路姿势,习惯地边走边张开双臂,这些爪子开始自动地吸出他西服上的扣子,应该是磁铁的,帮他脱掉西服,接下来是衬衣,西裤腿内测的一排磁铁被吸走之后,爪子将西裤直接扒了下来,鞋子自动陷进地上的装置中,脚很自然地抬了出来……最后脱得只剩下内~裤的时候,我赶紧把大张着嘴的头扭到了一边,看着身边的翻江鼠老四,他表情居然很自然,显然不是第一次见这场面了。“老三为了发明这套机器,丁丁都数不清挨了多少下了,估计已经绝育了。”等这个所谓的老三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身上穿了件休闲的睡衣,我猜应该是那些爪子最后给他自动套上的吧。

    老三看了我一眼,拍拍我肩膀,“你就是老龟说的新人吧?我绰号叫钻天,叫我老三就行。”不等我一脸懵逼的回话,他就拉着我往里走,“来来来给你看看我的新发明!”边走边对着老四说,“老大老二到了吗?”“已经在训练室了。”

    三人一行来到隔壁的训练室,路过走廊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栋大楼大的出奇,一点都不像刚刚十五里小庙的破败样子,我惊奇我到底被那破三蹦子带出去多远。一进训练室,我迎面便看到墙上四四方方挂着那副被盗的《万壑松风图》,我假装有意无意地瞥了几眼,应该是真品,这下我心里就有数了,果然是他们。

    训练室里迎面走来两位,一个矮胖子一个瘦高个,矮胖子长得跟弥勒佛一样,一脸憨厚。见到我,抱了抱拳,打了个哈哈“老龟跟我们介绍过你了,老龟叫我彻地鼠,你和他们一样,叫我老二就行。”

    我也礼貌地抱了抱拳,同时向旁边的瘦高个伸了伸手,“初来宝地多多指教。”

    瘦高个长了一张苦瓜脸,看了我一眼,礼貌性地握了握手,一点表情都没有,简单地答,“老大,穿山。”我第一次感觉一个人居然能如此冷淡,就好像人间的事都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我原以为这帮老佛爷最多也就是五义之一领头的一帮泥鳅,可现在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居然在这幢不知名的大厦里,见到了传说五鼠中的四个,但看他们二三十岁的年纪,我知道这不可能是外公口中当年叱咤风云的五鼠,所以我挠有兴趣地问老四,“五义已经来了四个,怎么不见传说里面盗艺无双的锦毛鼠呢?”

    老四一愣,哈哈一笑说,“你说老五啊,这个惹祸精,在外面执行任务还没回来呢,放心,将来你会见到。”

    老三不管那么多,“行了,都认识了就不用扯淡了,来来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新发明。”说着兴奋地跑到旁边的控制台,我看到台上一台控制电脑通过几个复杂的精密仪器连着一支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厚厚的类似钢笔的笔帽一样的东西。老三对着电脑一阵鼓捣,“充电完成。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发明1664号,未来警界代替警棍的新装备,警用套,简称‘套儿’。”

    老四撇撇嘴,“名字不怎么样。警察用的套儿比起杜蕾斯也太厚了吧,这戴上能有感觉吗?”

    老三不屑地地瞥了老四一眼,义正言辞地说,“这个套是带在手指上的,谢谢。”

    老三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要么说给你们这些土豪讲这种高科技东西这费劲呢。这种警用套,是基于物理学静电原理,就像冬天夜里你老婆脱毛衣的时候,会有电火花一样,那是因为你老婆的身体和化纤衣物摩擦产生了静电。做没做过塑料尺在衣服上摩擦之后会吸小纸片的实验?对这就是静电的力量,静电的能力远比我们想象中的大,静电力的数量级是万有引力的数量级的四十倍,人在地毯或者沙发上站起时,人体电压可高达一万多伏。这种警用套就是利用电极和溶液接触时形成的电化学双层从而形成高能静电,可以让带上套儿的人,全身带有大量的静电,让人的身体变成一个‘大警棍’,只要身体接触到歹徒,瞬间产生的电压立刻会把他电成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