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03章 对赌

    更新时间:2016-09-21 17:31:13本章字数:2692字

    天武陆,一个实力决定一切的世界。只要实力足够,那就可以颠倒是非、逆转乾坤。实力不行的人,只有逆来顺受,在他人的规则下屈辱过活。

    实力的体现主要是武技的运用上,而使用斗技的基础则是能不能驱使足够的武力。只要武力足够,即便是最低级的武技也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而这武力修炼除了个人天赋因素之外,还有功法和阵法因素。

    所谓功法顾名思义就是修炼方法,这些修炼方法都是千百年来人们总结自然规律而来。好的功法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弥补天份的不足,因此功法的传承就成为各个家族和各个国家的的机密。

    至于阵法,那就更加弥足珍贵了,因为阵法的形成条件非常苛刻。一种是大自然偶成,早就被各个国家所占据,用来训练国家军队。而另外一种,也是最常见的一种就是顶级高手死的时候,以身躯化成的阵法。

    这第二种阵法与前一种有着本质区别,前一种谁都可以享用其福泽。但是后一种却有着严格的血统继承。只有其嫡系子孙才能够使用。

    而武天身体里面的这个武破大阵就属于第二种,这个阵法其实已经消失百年,直到十年前被他父亲参透家族墓冢上的碑文,才重现天日。

    在发现武破大阵之后,他当即决定把武破大阵给武天,但是却遭到了族人的强烈反对。

    对于族人的反对,父亲只说了一句话,至今武天都记忆犹新,甚至于当时父亲说话的表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哼,我是族长不错,但我更是个父亲。再敢多言,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就是因为这句话,让从地球穿越过来的孤儿武天知道,什么才是亲情,什么才是家人。

    “拥有力量的感觉真是好啊。”

    武天看着手上散发着初级武者的气晕,禁不住感叹了一句,这五年的寿命换来一颗洗髓丹还算值得。

    能保护母亲,别说五年,就算是十年他武天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自己虽然没有从父亲那传承来什么天赋,但是却传承了比天赋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对家人的珍视。

    武天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仰身往床上一躺,“好了,可以放心睡了。武翔看明天我怎么惊掉你的大牙。”

    第二天,武天还没醒来,丫鬟就心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大叫不好了,武二爷来了。

    武天猛的睁开眼睛,心说为什么来这么早?然后就迅速穿好衣服向着正堂走了过去,刚到正堂庭院就听到母亲的声音。

    “二弟,不用再说了,武破大阵是天儿命脉所在,我绝对不会相让。”

    “大嫂,这事你恐怕做不了主吧,再说了,袒护这种废物还不如养一条灵兽。今天这武破大阵我势在必得。就算今天大哥在,我也一样不会罢手。”

    “那你就试试。”

    母亲话音刚一落,武天就看到正堂红光冲天,心里顿时一沉,坏了,母亲要是用纳兰血继了。

    想到这,武天就直接狂奔了上去,到了高级武士之后,这身体跟之前有着天翻地覆的区别,十米的距离只需要轻轻一跃。

    看到母亲身后已经形成了一个外人绝对看不到的巨大火凤,武天连忙喊道:“母亲,千万不要。”

    “天儿,你在呢么……”

    看到武天居然来了,纳兰素素顿时就愣住了,因为昨晚给他喝的那碗药里面放了剂量很大的安神丹,怎么会这么快就醒了?

    纳兰素素纳兰哪里知道,在她前脚从房间里面出来,武天就当即用五年寿命换了洗髓丹。服下洗髓丹,武天的身体重塑,这安神丹的效果自然就不复存在了。

    武翔不是纳兰家的人,不知道纳兰家有纳兰血继这回事,更看不到纳兰素素身上武劲形成的火凤,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把纳兰素素放在眼里。在看到武天出现的瞬间,身上立刻就形成了一个苍茫巨雕,在巨雕身后跟随者无数小雕,手上也幻化出来了一个巨大的鹰爪。

    “小子,把武破大阵交出来吧。”

    鹰击长空。

    武天脸色当时就变了,这是武翔得意技,当初就是凭着这个武技他才奠定了在武家二当家的根基。

    不仅用了得意技,反而还把雕王给用了出来,这不仅要把武破大阵夺走,还想要我的命。

    好狠。

    如果武天此刻但凡有一丁点的反抗能力,他绝对会跟武翔以命相搏,但是他的实力与之相比就如同他距离战神一样,无法显示。

    然而就在就在武翔的鹰爪扼住武天脖子的时候,突然凭空一声尖锐的嘶鸣声,一个绚丽的红色残影呼啸而过。

    在场的武天和武龙须本没看清楚过程,就看到纳兰素素单手扼住了武翔的脖子,然后把他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自从嫁到武家十七年以来,纳兰素素一直谨守本分,家族的事情她从来不管,在她的世界里面只有丈夫和儿子。

    因此,此时是她第一次愤怒,这第一次愤怒她就要见血。

    “族人相残,本就该严惩。你居然还对后辈动杀念。我今天就要替武家清理门户。”

    武翔自认是一时疏忽才被纳兰素素偷袭锁住龙骨大穴,根本不会认为是技不如人,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眼前的情景正合他意。

    “母亲不……”

    “天儿,退后。”

    纳兰素素一声断喝,紧接着就红光乍现,一个燃烧着撩天火焰的凤凰盘旋于上,正堂之内如风云压境。

    就在这时,武天突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母亲说道:“母亲,您这让是让儿子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我已经十六岁了,不再是襁褓婴孩,再也不能让您费心。”

    听了武天这话,纳兰素素当即就愣住了,天儿说得对,依着他的性子,如果自己用了纳兰血继,虽然保住了他的命,但是必然会给他带来终生的痛苦。

    正当纳兰素素迟疑的时候,武翔突然鹰背一震,冲破封锁,紧接着背上萎靡的巨雕就瞬时张开八米大翅,煽动间武劲呼啸。

    武天见状迅速起身,单手握拳与胸口,在全脱和胸口之间赫然杵着一把黑色的小匕首。这把匕首是父亲在他五岁生日时候送给他的,星陨玄铁所铸,坚韧无比,削铁如泥。

    “二叔,你敢动我母亲分毫,我便毁了这武破大阵。”

    武翔身子一震,眉头顿时就拧成一团,武天这小子他很了解,跟大哥一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武天见武翔楞了一下,继续说道:“按照昨天赌约,如果我输了,武破大阵双手奉送。”

    到了这个地步,武翔也别无选择,他目光瞥了一眼门口,然后应声道:“好,如果你能展现出初级武士的实力,我就再也不来拿着武破大阵。”

    身上没有半点武气,怎么可能赢?武翔这次势在必得。

    武天嘴角轻扬,双拳一握,身上瞬间弥漫了一层浓厚的青色气晕。

    高级武士。

    天下第一废的武天居然能达到高级武士,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他居然有如此天分。

    不仅是武翔,就连纳兰素素也愣住了,不过她的嘴角就洋溢了一丝笑意,天儿是纳兰家族的人,拥有掩盖自己实力的能力。天儿,你居然连我都瞒着,不过我原谅你了。

    武天冷哼了一声道:“怎么样?认输了吗?”

    武翔脸上的肌肉一阵狂抽,他沉重的哼了一声道:“你是达到了高级武士不假,但是实战能力是不是到了试了才知道,毕竟曾经有不少聚集武气的天才,但是却是武技废物。龙儿,你也是高级武士,跟他比划比划,看他到底什么水平。”

    纳兰素素知道武天从未学过什么厉害的武技,即便是天雷改变了他的身体,那也不可能传授武技给他,于是就连忙阻拦道:“二弟,你这是强词夺理……”

    “母亲,以后就是我保护您了。昨日这小畜生对您出言不逊,今天我帮您教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