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t.22:冰释

    更新时间:2016-09-23 14:06:17本章字数:1718字

    程虔走到姚凤面前的时候,庞大的尴尬和紧张朝她扑过来,不等解释,姚凤作势离开。

    于是程虔拉住姚凤的衣服,逼迫她转过头。

    僵持了几秒钟,姚凤终于忍不住说:“你发什么神经,做什么?”

    “我……我有一个故事,我想和你解释,为什么那天我那么生气……”程虔的声音很低沉又语无伦次,像古老的书籍渐渐被开启前,有灰尘在上面盖住了破裂的字体,揭开封印。

    姚凤和程虔来到楼顶,阳光投下疏离影子。

    两个人不再拉扯,现在真的是只剩下姚凤和程虔了。

    “姚凤,我……对不起。”程虔和姚凤隔着两米远,是姚凤自己下意识地甩开程虔。

    “你,莫名其妙,要对不起早对不起了。” 姚凤懒得看他,明明是期盼很久的道歉…… 

    “我希望你别和别人讲,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密。”程虔神情很受伤。

    姚凤并没有回答什么,她还是站在那里,心里充满委屈。

    “是两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才初二,我有一个女朋友,叫洛丽塔,中美混血。”程虔看着姚凤,上前一步,“你和她,真像。”

    姚凤听到这,抬头怔怔地看着程虔,不敢相信正要听到的这个故事。

    “洛丽塔一直跳芭蕾舞,我弹钢琴,我和她在少年宫学习的时候认识。后来少年宫新年晚会,我们一年排了节目,她跳芭蕾,我弹钢琴。 洛丽塔像你一样漂亮,可是她比较内向,也很安静。 我们在同一个中学,有女生喜欢我,也有男生喜欢他,都是些很平常的事情了。 ”

    姚凤以为程虔是因为洛丽塔,才对自己发的火,渐渐心中的委屈缓和许多。

    “那你有女朋友就直接说嘛,我又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我会祝你幸福的。”

    “她已经死了。”

    程虔仰起头,他一直不愿意说起这件事情,在洛丽塔的死里,他是一个隐晦的杀手。是他给她带来了死亡……

    “初二的时候,有喜欢我的一些女生,太偏激了和她发生了争执。当时她被书桌角撞伤,可是她内向,没有告诉别人,自己忍着痛,也没有跟我说。 后来伤情重了到医院检查才知道是内脏破裂出血,没过一天就走了。”

    姚凤沉默了。

    “我曾经,答应洛丽塔,我会为她写一首曲子,独一无二的带着快乐的忧伤,因为她表演的时候,那种笑容,不是发自内心的笑,而是做出来的,比哭还难看的笑……”程虔眼角已湿润,“就是《天鹅湖的逃亡》 。”

    姚凤看见程虔的眼泪恍然而落,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弹着弹着就哭起来了……

    “所以,洛丽塔是赵淩华的女儿,让你去婚礼上弹琴,也是因为你是她女儿的男朋友?”

    “不,她不知道我就是她女儿的男朋友,她只是在新年晚会上认识了我,她也不知道事故的始作俑者,那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校方封锁了消息,那几个女生被记过处分了,但是这一切比起洛丽塔的生命,都是于事无补的……所以后来赵阿姨的丈夫离开了他,回美国去了。”

    “可是……”姚凤还是很迷惑,这也难以解释程虔那天对她发怒究竟为何。

    程虔看着姚凤:“你很像洛丽塔,”迟疑很久才说“我怕你代替她。”

    姚凤终于明白了,可是这样的理由,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你怕我代替她? 你怕你忘了她吗?程虔,人总是要生活的,她已经死了,我很遗憾她死了,可是我知道你还活着。”

    “是的,我总是害怕你会把她从我的世界赶走,你就像是上天冥冥中安排给我的一样。可是我最爱的还是洛丽塔,所以你没有办法改变这些,你和她长得很像很像,但是性格完全相反。她很内向,很安静,所以每次你表示出喜欢的时候我都会抗拒的。”

    姚凤笑了,一种释怀的笑:“程虔,我也不会答应和一个因为容貌而想要和我在一起的人,即使我喜欢你。”

    程虔看着眼下的姚凤,点点头。

    姚凤也抬头看了看天空,冬日的暖阳落在眼眸里,依稀是光线的那头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没有虚假做作,只是美到凄美的画面。她想,洛丽塔,你真的很幸福。

    于是姚凤也笑了,那笑容,也是一种幸福的笑容。

    “程虔,我原谅你了,其实,你说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我们还会是好朋友吧?”

    “恩。”

    姚凤说完,冲程虔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跑下楼。

    她想:“其实,我还是很希望,你会喜欢我,不然我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有些东西,是可以写下来装在酒瓶子里,扔出去就消失的,除了爱情。

    有些人可以说绝交就绝交的,除了初恋的那个。

    有人说青春时候的喜欢不算爱情,可姚凤觉得,青春才有美丽的爱情,爱情如果不是第一眼的事,还有什么特别可言呢。

    那时候爱情被铐上各种潜在因素的枷锁,可犯人们还会不自觉地拿出来晒的幸福。

    我们都希望爱情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