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01 00:07:03本章字数:1405字

    刘老师答应下来后,也给学生留了个提醒,说是二中的初三大概八月初就开始补课,而新转进去的毕业班学生,入学前都得参加一场小测试,测试的结果将决定新生被分进哪个班。

    刘老师随口一提的测试,其实只是一个过场,但在邓宜仁一家人的眼中,却变得极为重要。为了应对好那场测试,邓家挂下电话后的第三天,便带着侄子邓宜凡,去了晋河。

    一家人在晋河二中附近租号房子后,邓父给兄弟俩找了一个二十来天课程的暑假补习班,补习初三的英语、数学和物理。补习班每天上午八点半开课,兄弟俩每日七点就得准时起床,洗漱完毕,吃过早饭后,就得在邓母的督促下,搬个椅子坐在阳台上上一个小时左右的早读。

    这一个小时左右的"早读课"上,邓宜仁都在念英语,背单词背课文。而邓宜凡却一直在念语文,背唐诗背宋词。邓母听了两天后,觉得不太对劲,第三天,她到阳台问侄子:

    “宜凡,你整天背个诗词有什么用啊?你的英语不是不好吗?那你得多背单词多读课文啊!”

    邓宜凡没办法,只得进屋翻出自己崭新的英语课本,他先是翻到第一篇课文,他开口了,念了一个"I",和一个"am",另外还有个“a”,然后被“astronaut”给堵上了嘴。他试着绕过去,于是他又读出了“I”,和一个“am”,然后又被"working"堵住了嘴。他又把不会读的跳了过去,然后吞吞吐吐地读了一小会,期间全是些诸如“I、is、am、she”之类入门的单词。

    邓宜仁起初没发现,但当他很流利的读完一篇课文后,正翻着下一篇时,不经意间听到了堂弟的跳跃式口语,不禁被逗地轻声发笑。而邓宜凡听到笑声,就很没面子地停了下来,他把书翻到后边的单词,本想着拿单词下手,却很快发现自己一个都拼不出来。

    邓宜凡没办法,只能拿着书本瞎翻着,装成在学哑巴英语。

    八点一过,两人就外出补习。

    补习的地点在离晋河二中不远的一所幼儿园里,四十多个人挤在一个小教室里,他们勉强坐在小孩子坐的小板凳上,一上午要上两节课。中午回去吃完饭后,午休一会,下午三点到补习班,上课上到五点才能回去。

    五点放学后,邓宜凡会直接回家,而邓宜仁则会进每天路过的晋河二中打上一两个小时的篮球。

    晋河一中和晋河二中相隔不远,而且校门的风格很相似,都是陈旧但充实,两个学校校门墙边挂着的铜牌,邓宜仁认认真真地观察比较了一下,发现最大的不同,就是二中少了一块“全国重点中学”的铜匾。

    从二中正门进去往右拐,就是篮球场了。邓宜仁起初是在一个下午,路过二中时,听见围墙里头有“砰砰砰”的打球声。后来又在补习班认识了两三个本地的球友,于是每日放学都会进学校打球。

    打完球回家,洗澡吃饭,然后同堂弟一起,关在一件二十多平米的房间里,扇着“嗡嗡”作响的电风扇,写着白天留下的作业。

    两人从七月初补到七月末,正好结束补课的第二天,刘老师就打来电话,通知八月一号,也就是后天,让兄弟俩去综合楼三楼参加测试。

    邓父邓母领着两兄弟去了学校,找到刘老师交代好的交接老师,客套地聊了几句后,这位老师把俩孩子带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从办公室出来的老师把兄弟俩领进去,隔开坐下后,给他俩分别发了两张试卷,试卷上有三门习题,分别是英语、数学和物理。题的数量不多,但都有些难度。邓宜仁领到试卷后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写完,堂弟慢些,不到一个小时也出来了。

    邓父邓母和两兄弟站在办公室外的走廊上等了一会,里边的老师拿了支红笔“唰唰“批改一番后,把测试结果和初中部的年级主任交流了一下。年级主任皱着眉头想了想,出门把两兄弟带上五楼。他大概是按成绩,把邓宜仁安排进了三班,把邓宜凡安排进了四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