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03 01:42:51本章字数:1977字

    晋河二中初三毕业班的学生,大多像是勤勤恳恳的蚂蚁,活在自己应试的世界里。他们不会在意这个教室的最后排,多了一个什么样的默默无闻的人,以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班上除了班主任和几个班干,大多数人压根没有意识到他们兄弟俩的存在。直到开学后的第一次月考后,兄弟俩的一鸣惊人,才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第一次月考的成绩出来后,三班的第一节课是历史课。历史老师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她面带微笑地抱着一摞试卷走进教室,站到讲台上,她环视着讲台底下,开口问道:

    ”邓宜仁是你们班上的同学吗?“

    前面两三排的学生,平日里往往能以最快的速度回答上老师提出的任何问题,这会却卡了壳,纷纷面面相觑,又一脸困惑地望着历史老师。

    邓宜仁听见老师叫到自己的名字,有些意外,但还是很自信地举起了手。全班同学好奇的目光从中间开始,”唰唰“地往最后一排聚集。历史老师打量了他一会,然后轻松地说道:

    ”那个,邓宜仁同学,你上来给大家讲评一下试卷。“

    邓宜仁有些疑虑,他能猜出,自己这次月考的历史肯定考出了高分,他一点都不奇怪。自己打小对历史感兴趣,上小学的时候就能抱着一本本初中的历史课本读得津津有味,上初中后,每次历史自己都能考近满分,但自己却从来没有上台讲评过试卷。而这次老师让自己上去讲评试卷,难道是因为不相信自己能考出这个分数?

    邓宜仁带着多半的羞涩和一丝的忐忑,低着头走了上去。他从手中接过49分的历史试卷,

    “你把选择题分析分析吧。”历史老师补充道。

    邓宜仁望着着一道道选择题,觉得太简单,都是些从数学上看来是1+1=2的送分题,没什么好讲的,但既然站了上去,他还是低着头,用类似于自言自语的音调分析了一下。

    选择题共十道,前九道百分之七八十的学生都做对了,但第十道,百分之八九十的同学都做错了。这是道世界史中关于新航路开辟的问题,说的是某班级演话剧,问扮演哥伦布的同学,在踏上新大陆的时候,说的一句台词:“我终于到()了!”选项有A:美洲;B:中国;C:印度;D:非洲。

    邓宜仁答卷的时候,一开始,那百分之八九十的同学一样,也是直直地选了A:美洲。但当他返回去检查试卷,检查到这道题时,他轻声笑了笑,心里说道:

    “原来还有个小把戏!”

    然后把答案改成了C:印度。

    ”因为美洲的原住民被称为印第安人,所以哥伦布当初以为他到的地方是印度。“

    邓宜仁轻描淡写地解释道,然后在底下的一篇恍然大悟中,结束了自己的分析。

    历史老师比较满意地向他点了点头,前排的同学也带着后排的同学跟着鼓了鼓掌。

    邓宜仁有些得意地回到座位,才知道原来每次大考的第一名都要上去讲评选择题,这才打消了他之前的怀疑。

    同样是上午,四班的第三节课是英语课。邓宜凡的英语老师却是脸色铁青地走进教室。她罕见地没有行师生礼,就厉声开口问道:

    ”邓宜凡是你们班上的?“

    教室里的学生大都被反常的英语老师问住了,他们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想着一向温声细语的英语老师今天为何发如此大的火。后排趴着的邓宜凡迟疑了一会,但还是坐了起来,直直地举起了手。

    ”站起来!“

    英语老师的火气似乎越来越大。邓宜凡有些不情愿地站起身,他低着头,耷拉着脑袋,肩膀一高一低,目光死死地盯在自己的桌上。

    ”邓宜凡同学,你去参加了英语考试吗?“

    老师站在讲台上,质问道。

    ”去了。“

    邓宜凡低头回答。

    ”你既然去了,为社么交白卷?“

    邓宜凡在月考中交了白卷,得了个零蛋。这导致四班的英语历史性地考了全校倒数第一。四班的英语虽说不强,乃至很差,但到底能一直勉强维持在全校倒数三四名的位置。而且发挥好的时候,在全校18个班中还能排进前十,而最差的一次,也只是掉到了倒数第二,那次还是因为班上两个尖子生去参加市里的考试了。总之,四班英语虽差,但从为垫过底,这是才过实习期就进到晋河二中教英语的胡老师,最后的一块遮羞布。

    但这次,因为邓宜凡交上的白卷,使得四班英语成绩的平均分以0。2分之差,被常年垫底的17班踩在了脚下。消息传出来后,有着二中妇女协会之称的英语组,立即炸开了锅,这群热衷于八卦的老英语老师们,以17班英语老师是个帅小伙,而4班的胡老师是个小姑娘为由,开起了玩笑,她们打趣道:

    "都说是英雄救美,看来这次是美女救英雄啊!"

    胡老师的遮羞布被撤掉了,让她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以至于她有些气急败坏。

    "你说说,你为什么交白卷?难道你来二中是为了交白卷的吗?"

    ”我不会做。“

    ”你难道连A、B、C、D都不认识?“

    邓宜凡不做声。

    “你以为你是张铁生吗?”

    邓宜凡不知道张铁生是谁,他只能重复着:

    “因为我确实不会做。”

    “你不会做,班上有好几个不会做的,但人家不会交白卷,人家知道把试卷涂满,而不是像你一样交白卷。你难道连涂卡都不会?”

    邓宜凡不回答,只是保持着站着的姿势,眼镜仍旧死死地盯着桌面。此时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聚集在后排这个低头耷肩的陌生同学身上。

    “你说话啊,你难道连涂卡都不会吗?”

    "我会,但我觉得那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