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06 01:03:25本章字数:1939字

    龚老师被学生的逻辑弄得有点乱,她无法很快地反驳什么,她只能呐呐地说道:

    “这怎么那个算偷呢?这也能算偷?。。。。。。”

    她一时想不到该接一句什么,她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鲁迅同志笔下的孔乙己:

    “人家孔乙己说:'窃书都不算偷,读书人的事,怎么能算偷',况且你又没有窃,怎么能算偷呢?”

    她一面试着给自己找更多的理由反驳学生,一面发现自己似乎越说越乱,于是,她快刀斩乱麻似的说道:

    “我也不想和你争论这么幼稚的话题了,我只想知道,你下次考试还会不会教白卷?”

    邓宜凡默不作声。

    “你不说话的意思,是你要顽固到底吗?那行,你回去把你家长叫过来,如果你家长同意你交白卷,我这也不反对。”

    邓宜凡努了努嘴,他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龚老师注意到他的举动,

    “你想说什么?说吧,给你个机会。”

    “能不叫家长吗?”

    “不叫家长也行,你以后还交白卷吗?”

    “不交了,不交了。”

    “不是单单的不交白卷那么简单,你还得想想办法,怎么把你的英语成绩给提一提。还有,你那生物和地理是怎么回事?怎么加起来才考了20分?这两门都是汉字,你应该没有看不懂的问题吧?”

    “这两门我没学过。”

    “没学过,真的假的?一直没学吗?”

    “嗯嗯,一直没学。”

    邓宜凡老家的那个县,生物和地理,虽说按流程,中考前地会一次考,但并不在中考的科目里。所以每个学期,这两门科目的课本一发下来,立马成为了废纸。老师们都会主动提醒,让学生把这些用不上的书带回去,别搁在抽屉里占位置。之于生物和地理这两科,课程表上每个星期都安排了四到六节课,但无一例外,全被当成了自习。起初,任课老师还会进教室,画个细胞图或则经纬线什么的,随便讲一讲。底下的学生们一开始带着好奇的心思,当故事般听一听。听了一两节课后,发现这个故事既没有发展、也没有高潮,所以很快没了兴趣。学生没了兴趣,老师自然也没了热情,后来课程一紧,这两科的老师干脆教室也不用进了,任由各个主科老师霸占着。

    初二下学期,期中考试之后,全县安排了一场会考。那次会考的规格很高,转去私立学校的邓宜凡,得提前半天回原来的镇中学参考。邓宜凡走进考场教室后,在坐进课桌前,还得被监考老师拿着个扫描器,上下下上搜个身,要是搜出手机计算器什么的还得上交。这种第一次碰见的高规格安检程序,弄得虽被打过预防针的邓宜凡多少有些紧张。这种紧张在试卷发下来之后变得尤为明显。邓宜凡接过试卷,望着白底上的黑字,发现它们分开的时候都认识,一合起来,全不认识。他握着笔,望着那一道道题,感觉无从下手,他四下望了望,发现考场异常安静,也异常有秩序,好像和自己班主任之前所说的不太一样。他很紧张,紧张到握笔的手心直直地冒冷汗。

    不过,正当他和考场上几乎所有考试一样手足无措的时候,门外突然走进一戴着厚厚眼镜的男老师,他手上拿着张稿纸,一言不发,径直走上讲台。他从讲台上抽出一支粉笔,转过身“唰唰”地写了起来:

    “1:B;2:C;3:B;4:A。。。。。。”

    讲台下先是一阵莫名其妙的沉寂,然后意识到发什么了什么的考生,瞬间发出一片哄笑声。整个考场里,乱糟糟的,各个虽然未曾谋面、不甚熟悉的邻桌考生,纷纷交流道:

    “我们班主任早说了,有答案的,刚才他们还缴我手机,弄的我以为这次没有答案呢!”

    “是啊,是啊,我们班主任也说了,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

    监考老师见考场有点像菜市场,看不下去,才起身制止道:

    “好了,好了,都别说话了,赶紧抄完交卷,准备下一场考试。”

    会考以荒唐和滑稽的方式结束后,原本还能在课程表上占个位的两门科目,新课表出来后连名存实亡的空间都没有了。但邓宜凡转到晋河二中后,发现课程表里不但又有这两科,而且一星期还八节课,这八节课不但没称为自习,也没被主科老师霸占,而是规规矩矩地上起了对应的课程。只不过,这两门的老师站在讲台上到底讲的是什么,对于他来说,和英语是差不多的一无所知。

    如果说上这两门课已经够让邓宜凡意外的话,那么月考的时候,当他发现这两门不但要考,还得闭卷考时,他是彻底的懵了。试卷发到手上,连太阳的自转是自东往西还是自西往东、哪儿是细胞壁、哪儿是细胞膜都理所当然地分不清楚的他,只能凭着自己积累的一些常识,半猜半蒙,地理和生物,分别考了11分和9分。他的堂哥邓宜仁也没好到哪去,这两科分别考了21分和13分。邓宜仁被这两门给拖了一大条腿,以至于总分的排名,在一千六百多人的年级跌倒了四百名开外。

    邓宜凡的老师听他大概解释了一下自己老家的情况后,只能摇摇头说道:

    "不论如何,你都得多花心思在这些弱势科目上,好好想想办法把这三门,尤其是生物和地理,这两门提起来的话难度小很多。你大老远的跑到这来也不容易,努把力,就算明年考不进这儿的高中部,你至少得考上你们老家的重点中学,不然不是白花这么多钱了吗?"

    邓宜凡好像听懂了一般,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