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夏禹》

    更新时间:2016-09-27 09:23:47本章字数:2513字

    “喂喂喂,苏梦枕,苏梦枕。”我被一阵剧烈的摇动摇醒。

    揉揉那朦胧的睡眼,我直直地看着站起身的张桥,只见他一脸奸笑地对我道:“你特么又在做梦,真是没救了!”

    我恍恍惚惚地站起身,打了个呵欠,问道:“现在几点了?”随即看了看四周,只见整个网吧的人几乎都已走完。我知道已不早了,但是我却不知道现在的时间。但一般情况下,网吧人少就表明现在的时间还早。

    张桥道:“九点半。”

    我咧开嘴,笑道:“才九点半,让我再睡一会儿。”

    张桥一只手搭在座椅上,一只手摸着鼻子,一脸无奈地道:“你再睡一会儿?你大爷的,你看看外面。大哥,现在是早晨九点半,不是晚上。”

    我扭过头看着窗子外面,的确,天已大亮,街道上已人来人往,就像是我们乡下赶集一般热闹非凡。

    张桥不等我说话便又道:“快走吧,今天再找不到工作那连网吧也蹲不成,只能够睡大街。”

    他说这句话说得在理,因为我们的确已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我很认真地点点头,然后转身朝洗手间走去。

    张桥喊道:“大哥,大门在那边。”他指着左面,看上去确实很无奈。

    我没有回头,伸出手做出一个OK的手势,并道:“我不去洗一把脸你就让我这么出去,我能见人么?”

    张桥只能无奈地在那里摇着头看着我去洗手间的背影。

    张桥是我在初中时结识的一个好兄弟,他家住在县城,我家住在乡村。虽然地域之间相差甚远,而经济条件也相差甚远,可是我们两人却是一见如故。

    他为人不错,口才也不错,虽然比我小那么一岁,可是整个人看起来比我成熟,能说会道。什么黑的都能够被他说成白的,只是他不太检点,常常将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用在赌桌上和生理需要上。这也许是与他生活在城市有关。

    我倒是保守得多,做事情总是犹犹豫豫,优柔寡断,以至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成功过,以至于到现在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即便有美女,对我都没有好感,因为我缺乏幽默的细胞。当然也比较容易悲观,沉默。

    这也许是与我从小生活的农村有关。

    我叫苏梦枕,似乎这个名字与某个著名作家笔下的小说中的人物的名字相同。但这个已没有必要追究了,这个世界之大,相同的名字又不是没有,所以这个名字也不是谁的专利,哈哈。

    当然,在这里我要透露一下。苏梦枕这个名字是我自己改的,因为当初我的名字实在是太难听了,叫“苏明二”,听起来的确够二的。以我的理解,不但足够二,还有谐音在里面,“宿命儿”。

    恰似我的命运早已被固定,一生都难以逃过一场宿命。这个名字我不知道是谁帮我改的,但绝不是我父母。

    废话不多说了!

    我来到外省的原因,就是我的家乡有我都没有发现的一些矿产资源,而被一些开发商发现,如今正在大肆修路,大肆开采。家乡早已被他们占领得一塌糊涂。

    我不能够改变这种现象,更不能够让现在满目疮痍的土地回到原点。而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选择逃避,不去看家乡现在的面貌。

    我长得不算是太寒碜,但却是找不到女朋友,所以我老妈催我找个女朋友回去结婚,要不然等到再大一岁了,只能找一个没有脑子的。我却只能“暂时”答应,况且现在我连一个没有脑子的都看不上我!

    我不知道,现在这个社会,没有钱,没有名气,谁还能够喜欢我呢?!

    现在的女娃儿都长了脑子,都非常的聪明,不需要真正的爱情!只要你有钱有势,她就能够给你你想要的爱情。现在是农村光棍儿多,城市剩女多啊!

    不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现象,城市里面的剩女即便是单着,也不愿去找乡下的光棍。这是这个时代的一大悲哀。

    我就是其中一个,我在想,我是不是要去殿堂中青灯古佛相伴一生!

    我适合生在古时候,这是我朋友给我的定义,我也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我走出洗手间,张桥还在那里一脸阴笑,仿佛要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但这确实是他的本性,一般他对我抱以这种笑容的时候,通常都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小子又要摧残一支名花。

    我问道:“是不是昨晚上在游戏上又有哪个姑娘上你的当了?”

    张桥双手一拍,道:“知我者,莫若苏兄。”然后他右手忽然搭在我的肩膀上,道,“你可知道那女的长什么样?”

    我打笑着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货。”

    张桥嘿嘿一笑,道:“是不是好货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倘若今天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去她那儿。”

    我道:“哟,才认识就已到这种关系了?”

    张桥头一扬,自豪地说:“也不瞧瞧兄弟我是谁。”他不等我说话讽刺他一下便抢着道,“我很奇怪一件事情。”

    我反问道:“什么事情?”

    张桥捏捏下颚,目光里露出深深的疑惑,他道:“你从来不玩游戏,但是昨天晚上你却将‘夏禹’玩得比整日泡在网吧里玩游戏的我还精,几个小时的时间竟然追上了我。甚至又上升了一级。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的确从来不玩游戏,因为我从未对任何游戏感过兴趣,即便是从我高中就开始火的《英雄联盟》我也对它提不起任何兴趣来。

    可是我却偏偏对某某游戏公司出品的《夏禹》特别感兴趣,甚至一开始就被吸引在里面,几乎达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地步。

    我喜欢里面的设计,也喜欢里面的情节,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非常吸引我,让我无法自拔。

    现在我只能够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明白这个故事非常吸引我,让我不由自主地进入到这个故事当中。”

    张桥狐疑地盯着我,道:“故事?可是这个游戏并没有故事。”

    他似乎忽然明白一件事,又似乎已然陷入另一件事。

    猛然间,我们都被一声刺耳而强烈的鸣笛惊醒,随后我们转过身去。

    张桥正想破口大骂,可是我们立刻发现是我们的错,我们此刻正站在马路中间,所以只有灰溜溜地跑到道路另一面。

    我们身上背着两大个包,包中只有各自的衣服,还有被子,当然还有几本书。

    我比较喜欢看书,平时也比较喜欢写一些东西,所以傻傻地被朋友们称之为“文艺青年”。

    但是从现在我的境遇来看,这“文艺青年”一词完全不适合我,我更像是一个“二逼青年”,从屌丝变成杀马特,又从杀马特变成屌丝的感觉绝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当然谁也不愿意享受这个屌丝般的日子,可是我现在又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没有目标,现在自己想干什么都不知道,找工作什么都能够做,但是去了之后心里面又感觉到不行,觉得屈才!我滴乖乖,我到真像是生活在古代的一个大少爷。

    今天一天总共找了四个工作,但是我都是心不在焉的,结果四个工作下来我都没有被录用,倒是张桥那个家伙,四个工作都被录取了。现在他正在考虑去那一家公司,他说那家公司福利好,工资高就去那家。

    可是四家都相差无几!

    天渐渐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