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梦

    更新时间:2016-09-28 11:37:03本章字数:2128字

    大街上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在这繁华之地却似乎没有我的一席位置。

    我站在天桥上呆呆地望着来往的行人车辆,还有高楼大厦。

    我知道,倘若我不努力我就将被这个社会淘汰,就将与这个社会隔绝。

    可是此刻我却是朝什么方向努力我也不知道。我忽然间感觉到自己好没用,真的好没用。当初还雄心勃勃地想凭一己之力扭转家里面那种烂包的光景,让一辈子为我操劳的父母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是现在我却连我自己都改变不了,我又怎么能够去改变家里面的环境呢?!

    我呆呆地盯着十字路口那庞大的电视屏幕,我多么希望有一天我能够被那个小匣子框住,让很多人都能够知道我是谁,让我的母亲清清楚楚地知道远在他乡的儿子过得很好。

    可是这只是梦,一个让人发笑、让人不耻的梦。所以,现在我连打电话回去的勇气都没有。

    我怕,我怕我母亲知道我没有找到工作,怕她又被别人耻笑,受别人的气。

    我这辈子让她流下的泪已经够多了,如今倘若还要告诉她我并没有找到工作,那她的心定然会碎,我又怎么能够忍心这么做?!

    可是,每一次都是她打电话来,我也只能够谎言称自己找到了一份好工作,而且对这个工作非常的满意。

    张桥明白我的这种心情,所以他此刻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站在我旁边,陪着我看十字路口的霓虹灯。

    可是,我忽然感觉到很奇怪,平时间不管我的心情如何,他都要滔滔不绝地言论一番,好缓解我压抑的心情,尤其是对于他自己的成就。他希望我能够像他一样开开心心地过完每一天,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事情。

    我有这么一个兄弟,我的确很知足。可是他又怎么能够知道,我不是他,我不能够像他一样。

    于是,我狐疑地问道:“你平时间不是话很多吗?怎么今天就学着我开始沉默了?”

    张桥瘪瘪嘴,道:“我在想一件想不通的事情。”

    我发笑,道:“哦?还有你想不通的事情?”

    张桥忽然转过身,看着我,道:“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恍惚,你心里有结。”

    我点点头,承认道:“有。”

    张桥道:“给我说说,也许我能够帮助你。”

    我很认真地指着十字路口那个大电视,道:“我想站在那里面,让大家知道我是谁。”

    张桥忽然摇摇头,道:“不,这只是你现在所想,我所指的是今天面试的时候。”

    其实我知道他所说的话的意思,而我也是在掩盖。因为我很害怕,很害怕我最好的兄弟知道我今日为何如此神情恍惚之后笑话我。

    可是既然他已看出来,我只有承认,道:“我在想昨天晚上那个梦。”

    张桥眯着眼,狐疑道:“梦?”

    我点点头,将背上的包一耸,接着道:“不错。我给你说过,我玩‘夏禹’是因为一个故事,是那个故事深深地吸引了我。”

    就在我将要讲出我所做的梦的内容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女生猛地拍了张桥一下,然后笑道:“你就是范彪?”

    范彪是张桥在《夏禹》里面用的名字。

    张桥笑着盯着她,道:“你就是方玲儿?”

    我知道,“方玲儿”也是这个女子在《夏禹》当中所用的名字。怎么,这个名字竟然如此熟悉!

    我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谈论。他们像是许久没有见的老朋友,那么投缘,只留下我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他们。

    方玲儿真正的名字叫赵芳龄,她是取名字最后两个字在整个游戏当中。是一个活泼可爱开朗的女孩,完全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当然也绝不像是我所说的不是什么好货。

    只是赵芳龄喜欢宅在家里玩游戏。

    赵芳龄最后转过身看着我,笑道:“你就是孟流星?”

    我微笑着点点头,道:“我叫苏梦枕,认识你很高兴。”

    赵芳龄睁睁眼,道:“与温瑞安小说《说英雄谁是英雄》里的苏梦枕是同一个名字。”

    我忽然想起来,这个名字的确是温瑞安小说里“金风细雨楼”楼主的名字同名。

    我打趣地笑道:“也许,我盗用了‘金风细雨楼’楼主的名字。”

    赵芳龄道:“你也喜欢看武侠?”

    我点点头,道:“有那么一点。”

    赵芳龄看看霓虹灯,忽然扭转话题,道:“你们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张桥忽然叹了口气,道:“大街上,现在求收留啊。这不,你正巧来了。”

    赵芳龄无奈地笑道:“看来我成了你们的救星了。这样。”她竟然扭头看着我,对我道,“你不是说‘夏禹’有一个故事么?”

    我只能够点点头。

    她又道:“我在网上搜索都未曾搜到这个故事,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这个故事。我知道这个故事绝不是只有玄幻色彩,它更多的是武侠。所以我想听听这个故事。”

    她不让我们说话,便又接着道:“所以,你们现在住到我那儿去。”

    这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情,虽然有些不太方便,但是总比蹲网吧睡大街强。

    我不好意思地道:“这恐怕不好吧。”

    赵芳龄笑道:“没关系。”她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又以命令的口吻道,“我这个人对于武侠故事特别感兴趣,尤其是对于玄幻加武侠的精彩的故事,一般我都不会放过,况且这个故事发生在大禹创建的夏朝。那样久远又带有神秘色彩。不如这样,你以后就住在我那里,直到把这个故事讲完为止。所有的事情都由我来做。”

    怎么突然间被赡养的感觉,这对于我这么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人格上侮辱。可是我却是无话可说,只能干笑着看正在吃惊当中的张桥。

    张桥似乎对这个安排比较满意,甚至也开口道:“其实我也非常想听你将这个故事说完。我刚才的沉默就是因为陷入你所陷入的问题当中。”

    我睁睁眼,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唯一能做的只有干笑。

    张桥接着道:“那就这么定了,你来写这个故事。我来工作,你放心,每个月我都会替你把钱打入你母亲的账户里面去。你就安安心心地把这个故事写完。因为这是你的梦,也是我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