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获救

    更新时间:2016-09-29 13:37:38本章字数:3259字

     我此刻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许,只有住下来才能够继续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

    这个陌生的女子不但收留了我们,而且她其目的却仅仅只是为了听完这个故事。只要我所需要的,还未说出她都能够很快地将之买来。这完全像是梦一样,不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就是你你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美好的事情。可这又偏偏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

    她似乎开始懂我,愈来愈懂,以至于在我刚刚开始饿的时候饭就已经端在我的面前。恰似她已看穿了我的所思所想,当然除了我大脑里面的故事以外。

    而我的兄弟竟然也想知道这个故事,为了这个故事他宁愿省吃俭用将自己的工资打给我的母亲。以便让她们知道我在这边其实过得很好,也减轻家里面的一些负担。这样的没事竟然被我碰上了,你说这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我在一间宁静而又清爽舒适的小屋子里面写这个故事,这一台电脑也是她用自己的工资为我买来的。也不是说为我买来的,而是在这个故事写完之前是我的,写完之后当然就不属于我了。

    白天,我在玩游戏,每上升一级便去组织人物和故事情节,绞尽脑汁地安排对话人物,并且把他们统统写下来,而他们则是去上班。

    晚上,他们看我写的新章节后,遍给我提出一些建议,甚至陪我到深夜。

    他们的杀气愈来愈重,就像是马上就要把我置于死地。我也看得出他们的意思。可是我却依旧在往前走去。完全不理会他们的一举一动。

    缓慢地,一只脚踏出去,另一只脚跟上。

    他们忽然间一动不动,就像是几尊千年化石,矗立在我的身旁。

    刹那间,他们手里的利刃就像是闪电一样直愣愣地劈向我的头颅以及双肩。

    可是最后一个黑影却是没有动,他在看着我,而我也在看着他。

    在这四个黑影当中,唯独他是最令人害怕的一个。

    三把利刃猛然劈到了我的头颅与双肩,只相差一寸我便没有机会活命。

    可却在这一寸之际,三把利刃完全停在半空中。而我全身的血脉已暴涨,因为我绝不能让这三把利刃伤及我的头颅和双肩。

    我的脑袋还要带领我,带领全城的人进行战斗,我的双肩绝不能够放下樊胜。

    我并未躲闪,也并未出手。

    只听得“当”的一声,三把利刃从中折断,而三个黑影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没有。

    没有风,一丝风都没有。

    自从这座城池被那团污浊之气笼罩之后便没有一丝风出现在这座城池里面,即便是我们走路时都不能带来一丝风吹。

    可是枫叶却在剧烈地摇动。

    第四个黑影已经出手,那把本来是砍向我的利刃忽然扭转了方向,直刺那棵枫叶树。

    随后,我看见那个黑影舞出团团剑花,只听得兵器相碰发出铿锵之声。

    我没有看见另一个黑影,我只看到另一把剑,一把也闪着光亮的利剑。

    这三个黑影倒在地上,至死也不相信他们会倒在地上。

    我依旧抱着樊胜,此刻并未看那个黑影,也没有看那两把正在竭力相搏的剑,甚至连那声声铿锵之声也置之不理。我没有办法救活樊胜,因为我的功力都已渐渐失去,甚至我没有任何能力用功力保住樊胜哪怕最后一口气。我只能抱着他。

    我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樊胜送回樊家庄,大儿子二儿子全都死去,一个月前小儿子也因为我下的命令也一去无踪。现在,就连他唯一一个儿子也因为我而死。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觉谁都不会懂,但是谁都知道这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我当然很清楚,可是我却不能不告诉樊庄主这件事情,我绝不能够骗他们。即便是他们骂我也好,杀了我也罢,我都要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

    我的伤口裂开愈来愈严重,鲜血也流淌得愈来愈多。

    可是这都不要紧,我的心伤更深,更加难以愈合。

    这么多人都为我而死,我却是无能为力,我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个在我眼皮底下死去!这种感觉谁又能够懂?谁又能够明白?

    我右脚向前移去,然后左脚跟着向前踏出一步。就这样,我朝着樊家庄走去。对于身后的一切,我全然置之不理,因为我无法理会身后的一切。

    现在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樊胜送回樊家庄。这个世代守护这座城池的家族受到的伤害已经是太深太深。

    昏黄的灯光连闪都不闪。

    一声声铜铃传入我的耳膜。

    这是“送魂门”,这座城池里面所有马上死去的人他们都能够第一时间知道,而且也能够第一时间知道这个已经死去的人在哪一个位置。

    他们送魂,把人的魂魄送回天堂,那个与世无争的地方。

    “送魂门”当中有一个八卦,而他们之所以能够知道哪里有人死去也是因为这个八卦。这个八卦有着神奇的力量,似乎早已被先人赋予某种神奇的力量。

    但是这个八卦到底是什么样,这个力量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并不知道,虽然我现在被任命为一城之主,即便他们都听我的命令,我依然不能够见到这个所谓的八卦。

    铜铃声渐渐地朝我靠近,他们从前方到来。

    我没有停下来,我依然右脚踏出,左脚跟上去,好像是一个跛子。

    猛然间,送魂门的人已到了我身后。

    我走一步,他们跟着一步。地上混合着我与樊胜的鲜血,从枫叶树下一路到这个地方。

    天空还紧紧地被那团污浊之气笼罩着。

    我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一只脚跪在地上,汗水从额头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我的背心也被汗水湿透,衣衫紧紧地贴在背上。

    而我的伤口裂开得更加严重,鲜血愈流愈多,衣衫紧紧地贴在伤口上,让我疼痛难忍。我努力着站起身,因为我绝不能够倒下去。

    正当我站起身的那一刹那,却已被送魂门的人轻轻托起,半飘着朝樊家庄走去。

    昏黄的灯光下。

    白色的帆布。

    一具棺材,棺材里躺着樊胜。他此刻异常安静,他已经完全摆脱了家族使命,现在安安静静地走向天堂。

    我很难想象大厅当中的场景。

    也许,只有几个仆人跪在那里;也许,只有樊伯母守候在那里。当然,送魂门并没有走,我听得见铜铃声。他们不会走,此刻绝不会走。即便是他们要走也要等到天明之后才会走。

    我睁开眼后,我发现,我正躺在床上,而我旁边,是全城最好的大夫——江玉明。他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一脸沧桑。

    樊老爷樊福站在旁边静静地凝视着我这苍白的脸。

    从他的脸上,我看不出任何悲伤,更看不出任何难过。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大夫给我诊断的结果,他似乎也仅仅只需要知道我的伤的结果。

    但是我知道,这个老人心里面的难受程度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刻得多。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种痛苦是多么深沉,多么深刻。

    我问道:“樊胜现在怎么样?”

    樊福淡淡地道:“他现在很安静,什么事也不用去操心。我替他高兴。”

    真的是这样的吗?我知道,丧子之痛对于一个父亲来说是一件多么痛的打击。可是现在,对于这么一个即将死去的老人来说,他还能够怎么样?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想不到!难道还能够抓石头打天?

    那样有用吗?如果有用,我宁愿用尽我的生命抓石头打天!

    可是,我只能够闭上眼睛,沉沉地回答道:“他的使命完成了!”

    樊福依旧淡淡地道:“可是你的使命并没有完成,你绝不能够死去,也绝不能够灰心。”

    其实我早已灰心,早已失落,早已对自己感到无比的失望。自从方玲儿失踪那一天起,自从大家将唯一的希望放到我身上的那一刻起,我就对自己完全失去了信心!

    我道:“可是我更不愿意在看到大家为我死去。”

    樊福摇摇头,坚定地,沉沉地道:“即便是死更多的人,也要保护好这座城池。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宁愿丢去生命,也不能丢失我们的家园。记住,他们不是为你而死,而是为我们的家园而死。他们死得其所。”

    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我只是一个外来人,为什么你们都要把希望交到我的手上?”

    这时,大夫江玉明将把脉的手移开,道:“因为只有你,才能够拯救这座城池。”

    我冷笑,道:“其实能够拯救这座城池的不是我,而是所有人。这你们可想过?”

    江玉明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抚抚胡须,道:“不错。能够拯救这座城池的的确是所有人的力量。可是你可知道你的伤口为什么不能愈合?为什么稍稍一动便又开始流血?”

    我摇摇头,盯着他,道:“不知。”

    江玉明接着道:“因为你的身体与这座城池息息相关,只要你的身体一旦有损伤,那这座城池就将处于坍塌状态。这也就是为什么方玲儿将剑刺进你身体的那一刹那,整座城池上空就被那团污浊之气笼罩的原因。”

    我瞳孔开始收缩,道:“为什么会这样?”

    江玉明摇摇头,樊福也摇摇头。

    他们都不知道,他们都不能够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岂非本就是一件滑稽的事情?!

    “让我来告诉你真相。”

    一个声音传将过来,然后大门忽然被打开。

    可是我们却看不见任何人,甚至连一个黑影都没有看到,在这个昏黄的灯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