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梅宗

    更新时间:2016-10-10 10:26:23本章字数:2541字

     方玲芬扭头对我说道:“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我笑笑:“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虽然那三人所有的表情句属真实,而这一切也全在情理当中,但不过其中还有诸多蹊跷之处。”

    方玲芬点点头,道:“不错,这也是我为什么明明知道他们要服毒自杀而不去阻拦的意思。”

    我慢慢地走到大堂正中间那只有方玲芬能坐的位置上缓缓地坐下,然后问道:“这也是我不理解的地方。你既然知道事情有蹊跷,那为何不将他们的性命留下,在进行盘问?”

    方玲芬背负双手,就像是一个经历过诸多世事的老人一样。但是她不是,她真的很像玲儿!我就这样看着她,就算只是影子也好。她接着说道:“因为我要找出一个人。”

    我懒洋洋地躺在那张椅子上,问道:“谁?”

    方玲芬微微闭眼,道:“卧底。”

    “卧底?”我立刻坐直,直直地盯着方玲芬,这件事情似乎愈来愈有趣。

    方玲芬点点头,道:“不错,这个卧底已经藏在我这里很久了。我只是发觉,却完全没有线索。要想揪出这个卧底,就必须将计就计。”

    我点点头,她这句话的确是很有道理。我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问。”她凝视着我,说到。

    我还是懒洋洋地躺在座椅上盯着她,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

    她忽然间微微一笑,随即又恢复严肃的表情。我不知道她笑什么,但是她的笑,确实是像极了玲儿,我看得有些痴了。只听见她继续说到:“你适才不是那么自信吗?”

    我点点头,道:“我也觉得我自信比较好,但是有些事情却是越早知道越好。”

    她承认,她回答道:“这里是梅宗,而我则是梅宗宗主。”

    “梅宗?”我皱起眉头,完全不解,“什么是梅宗?”

    “梅宗是夏部落的一个隐秘的组织,其目的是保持各个部落之间大体上均衡发展。”她忽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但是,这已是百年前的事情了。而现在的梅宗虽然也在做着这件事情,但已是无能为力。现在的梅宗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暗中听从舜帝的命令,保护安邑。”

    我眉头皱得更紧,直直地瞪住方玲芬,“你所说的就是我们的城池?”

    方玲芬点点头,道:“不错。只可惜现在的安邑已不复当初。”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沉沉地道:“这全是我的错!”

    方玲芬也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你这个决定做得很艰辛,但是你却完全没有错。错的是你不该身负孟家的血统!”

    我不得不承认她所说的这句话十分有道理,但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不能选择我的初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我自己。可是我却还是无能为力,我的世界完全不能由我自己控制。

    “既然我现在的身体已痊愈,那么安邑岂非安全?”我问道。

    方玲芬摇摇头,道:“虽然你身上的血液与安邑息息相关,但经过此事之后,安邑还是一样的乌云盖顶。萨哈部落还是很容易就能把它攻破。”

    “这完全说不通啊!”我还是很不解,但不过我知道方玲芬会给我答案。

    方玲芬沉沉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愿意让自己受伤的人才没有任何抵抗力,也是最容易被敌人抓住死穴,从而被打败。”

    我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意思,因为我的伤完全是我自己愿意承受的。我无法抵抗玲儿的那一剑,我完全不能反抗,绝对不能。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容易被敌人打败,也成了罪人!

    “倘若想要拯救安邑,该怎么做?”我问道,而且我也知道,我这个问题也是我为什么来到这里的目的所在。

    方玲芬对我说道:“你来这里之前他应该给你说过一个地方。”

    “元大陆?”我有些不解,“他是谁?元大陆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他是谁我并不知道,但不过我很清楚这个人的能力非常强,至于强到什么地步我却是不知道的。”她仰头,又道:“元大陆,是上古洪荒时代的一个地域。后来因为战争连续不断的发生,人们已渐渐将元大陆的名字忘记,从而人们都不知道这个地方真正的位置在哪儿。”

    她接着说道:“自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整个天下还是一块整体的地域。但随着大地的震动,这块陆地被分割成了五大块。而女娲娘娘抑制不住她所创造出来的大地之主的私欲多带来的灾难,在被天神把苍穹捅漏后,为了让大地之主的人类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便到达昆仑山巅采集五彩石,再经过淬炼并对苍穹顶进行一个修补。

    进而。女娲娘娘的行为感动了大地之主的人类。人们停息了战争,一直过着和睦相处的日子,就这样经过了几个世纪。可是人们的私欲又在几个世纪之后再次翻腾而起。进而人们便自个占领着这五块大陆。

    以至于到最后,所有的战争都竟然集中在了元大陆。即便战争激烈,人们几乎处于灭亡状态,但是元大陆上有一个地方却是相安无事的。那些野心家完全拿这个地方没有办法。所以最后只好放弃。进而人们渐渐地开始对元大陆上的这个连野心家都没有办法的地方遗忘,也渐渐地随着人们退出元大陆便开始对元大陆遗忘。”

    我忽然明白了方玲芬这一番话的重点之处,我道:“而元大陆上这个地方也是和安邑是一样的?”

    方玲芬点点头,“可以说那里就是第二个安邑,但不过那个地方远远比安邑好得太多。”

    我听得出她这句话是实话,因为这个中原大陆虽然还有诸多地方是我们所不知晓的,但是我敢肯定的是,元大陆绝不在中原大陆之上。可是,这个所谓的元大陆到底在哪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现在我却是一筹莫展。

    但是即便找到了元大陆,我又应该怎么做才能够拯救安邑呢?我对方玲芬道:“我们倘若找到了元大陆,并且找到了那个和安邑一样的地方。那最后的目的是什么呢?”

    方玲芬点点头,道:“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现在我们要明白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一定要找到这个地方。只有找到才有希望,找不到一点希望都没有。”

    我转了转眼睛,问道:“对于元大陆,你可有线索?”

    方玲芬重重地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没有。对于这个地方我仅仅只是听说,这是一个极为古老的传说。”

    “这既是传说,那可有依据?”

    方玲芬还是失落地摇摇头,道:“这个传说我是翻阅古籍所查询到的,同时也听过那个神秘人说过。至于其他的,我此时完全没有任何线索。也没有任何缘由来证明这个元大陆的存在是真实的或者是虚假的!”她缓缓地移动身子。

    我仰头对着洞顶,元大陆到底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和安邑一样的地方存在?那么它们定然存在着某种关系。倘若它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那么我想这个地方却绝不会凭空冒出来!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现在神秘人是谁我们完全不知,而安邑所存在的危险却愈来愈深,我几乎找不到任何能够解决的办法。而如今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不管存不存在,我都要去试一试。

    我站起身,直直地盯着方玲芬,问道:“你这里可有古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