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古籍

    更新时间:2016-10-11 10:11:14本章字数:3204字

    方玲芬点点头,恰似很赞赏自己地说道:“我这里收集了最古老的典籍以及最新出来的已骨头印刻的典籍。”她仰望洞顶,接着说道,“这是梅宗花了大量时间到天涯各地找寻的。为了这些典籍,梅宗里诸多高手均曝尸郊外!”

    我站起身,看了看方玲芬,随后便道:“可不可以带我去看看?”

    方玲芬转过身,衣袖微微一拂,便已朝东面洞口走去。我走下椅子,紧跟在她的身后。

    眺望窗外,早已是夜深。可是大街上的霓虹还是格外耀眼,如流水如龙般的车人已渐渐地稀疏。我伸伸懒腰,打了个呵欠。

    “哐”的一声,门被砸上了。我知道,这是张桥那个臭小子爱做的动作,他完全没有把赵芳玲这里当做是他自己的地方,当然这里也不是他的地方。可是有个时候他却又是将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保护得极为尽力。

    有个时候我完全不知道张桥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他的行为举止让我愈来愈看不懂,但是有个时候却是非常的透明。他从来不与赵芳玲一起回来,虽然他们有个时候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人,可是他们所存在的行为举止却像极了两个陌生人。这是我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里是赵芳玲的住所,难道她当真只是一个外来务工人员?如果不是,那么她的父母呢?我从来都没有听她提及过,就像是她本身就如同孙悟空一样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个周以来他对我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的确使我感觉到无比的温馨,这种感觉除了在家里以外,我是第一次感觉到。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她对我的感觉和我对他的感觉几乎大体上是相仿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我笑笑。我转过身,正看见张桥一身疲倦地躺在沙发上。他看起来很累,就像是十月的茄子被霜打过一般。我朝他走过去,对他笑道:“今儿个这是怎么了?我们的张大少咋拖着一身疲倦啊?”

    张桥苦笑:“今天的张大少没有鸡血可以充啊!”他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随后便找出电视机遥控,打开电视。

    听他这句话我就已经知道他的这份工作又丢失了。这次定然是被老板炒鱿鱼,这句话就是被老板炒鱿鱼的最终结语。我摇摇头,笑道:“是不是又和总经理的小媳妇儿扯上了什么关系?”

    “知我者,莫若苏兄也!”他笑着无奈地道。然而说道这方面的东西,他居然立刻就丢掉了那一身疲倦,然后兴致勃勃地坐在沙发上,很骄傲地对我说道:“你不知道,那小媳妇长得真他么标志,臀部圆,而且该凸的地方却绝不凹陷下去,该凹陷下去的地方却绝不凸出来。我也是服了这样的魔鬼身材和那张天使般的面孔。”

    我苦笑,“然后呢?”

    这时,他又开始丧气地趴在沙发上,“只可惜,只是一晚上的时光!一晚上,真是很想念这样的时光!最可惜的是,这样的时光就这样成了泡沫!”

    我也是醉了,我摇着头离开沙发。准备回到我工作的地方继续写下去,也就在这时,赵芳玲突然开门,然后兴高采烈地对我说道:“梦枕,你看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什么好吃的?”

    她将门轻轻地关上,然后举起手里的塑料袋,只见里面装得有阳朔夹饼和烤玉米,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两样东西。还有,这带有家乡的味道,不仅能够使我想念起家乡的味道,而且能够激发我的创作灵感。我贪婪地凝视着她手里面 的东西,就像是一匹饥饿的狼面对一只难以逃脱我手掌的羔羊一般!

    这时张桥也懒懒地抬起头看了看赵芳玲手里的食物,但却提不起任何兴趣,仿佛天生就没有任何食欲。我走向赵芳玲,顺手夺过她手里的食物,然后摆放在桌子上,挑逗性地看了看张桥。可是他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很失落地用电视机遥控板轻轻地敲打着沙发垫子。

    我挑逗地对张桥道:“你就不吃一点?家乡的味道啊!不吃可惜了方玲的一片苦心了!”

    张桥懒懒地答应道:“不吃,没胃口!”

    我摇摇头,只有苦笑。而赵芳玲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倍感狐疑地凝视着张桥。她的确也完全不知道张桥被炒鱿鱼的事情。可正当她要开口问的时候,张桥却抢着说道:“你今天所写的章目等我积累到明天一起看!我先睡觉了,累很!”

    我点点头,瘪瘪嘴,一句话也不说,继续吃我的烤玉米。我啃着玉米回到电脑桌前,然后对赵芳玲说道:“你看起来很想知道张桥今日为什么会如此垂头丧气。”

    “平日里看他如此活泼开朗,却从未见过他如此面孔。这确实是令人感到奇怪的!”她坐在我的身边,然后目光盯着电脑屏幕,右手已经再开始移动鼠标。

    我一边啃玉米,一边回答道:“张桥今天被公司炒鱿鱼了。”我凝视着她翻开我小说的第九章。那表情恰似在一字一句地推敲,仿佛比我还要专业,仿佛比我还要上心,仿佛这部小说的存亡本就与她息息相关!

    我将玉米糊丢在垃圾桶中,只听得她回答了一声:“哦!这不奇怪,他已经习惯了!”她笑了笑。

    “你怎么知道?”我奇怪地问道。

    “你们来到我这里那天晚上他喝醉酒后告诉我的。”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有这么一回事吗?我挠挠头。我想应该是有的,因为那天晚上我的确是醉了,醉得完全不省人事。至于后来他们有没有说什么话或者做什么事我却是完全不知道的,当然我也不必知道!

    赵芳玲忽然对我道:“你今天有没有给你妈打电话?”

    我点点头,道:“打了。”我双手抱住头靠在椅子上,很享受一般。

    赵芳玲继续说到:“我也打电话给伯母了。”我看见她的嘴角有一丝丝笑意,仿佛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惊奇地望着她,问道:“你打电话给她?”

    赵芳玲扭过头对我笑道:“怎么?不可以啊。今天是你妈的生日耶。我应该向她祖贺祖贺喽。”

    我诧异地凝视着那张美丽的脸颊,然后道:“你怎么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过你啊!”

    她哈哈大笑,然后道:“山人自有妙计。”随后她又把目光移到电脑桌面上,继续看下去,然后又对我说,“你从来没有给你妈过一个生日,也不曾让你妈安心过。如今她催你结婚你又不肯结。所以我只有打电话给她说我是你女朋友,然后让她安心地在家里面等着喽,当然也不再继续催你结婚。”说完这句话她竟然大笑不止!

    我会心一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也只有一句诚恳地“谢谢”了。

    “说这些客套话干嘛,现在我们的关系还用得着说谢谢吗?”她说完又开始大笑起来。随后她不让我说话便有道:“对了,你这一章‘古籍’怎么来安排情节?”

    既然她不想说那我也只好接受这个伪假的女朋友了!我回答道:“古籍,顾名思义就是以古代文献为背景,然后找出其中相关的链接,随后找出元大陆的线索。当然,这个东西与甲骨文有关,毕竟当时没有笔墨纸砚,所以记载文史的东西就只有把那些象形文字镌刻在古代生物的骨头上。

    而这一章节,我就是以这些骨头作为情节展开叙说的。现在正在思索当中,我想要不了多久这一章就会出来了。”我很得意地对她说道。

    此时我真想对她说,我不会让你后悔,我也绝不会让你失望,因为这个故事本身就是与你有关,而里面的女主人公就是你。可是我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我止于羞涩,尤其是面对爱情。

    不错,我承认我的确已经有点点开始喜欢上了赵芳玲,也渐渐地对她有了许些依赖。可是我终究还是不能够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因为有个时候这层窗户纸被捅破后连朋友都难以做成。我当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即便是她说出了那样的话。

    “我等着你的这一章。最近我在给你联系出版社,但不过有四五家出版社都不愿意冒这个险,他们都不敢启用新人,毕竟你在这一方面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力!”她很肯定地说道。

    我点点头,我的确没有任何影响力,当然也很难得到出版社编辑的垂青。所以我准备了打持久战,好好地认认真真地写,然后联系出版社。我就不信这么多家出版社没有一家不敢冒这个险。想当年路遥先生的《平凡的世界》不也是如此?当然,我这是说笑罢了!我的这水平比起路遥先生来说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当然也更别提有他这么出名了!

    赵芳玲看完我写的这一章后,早已是呵欠连天。所以我便让她去睡觉,我继续做我的事情,因为这个故事还远远没有完结。这个故事还在等待着我去制造。现在的我就是这个故事的缔造者。我笔下的人物的命运恰似基本上都是由我来安排。

    然而令我难以拗动的是一个人的命运,那就是我,当然,还有我作品《夏禹》当中的大禹,因为他的命运本就是早已注定,早已被载入历史,完全不由得任何人去改写!

    于是,我继续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