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天光

    更新时间:2016-10-12 20:48:11本章字数:3087字

    梅宗的藏书阁格外耀眼,我从未见过如此藏书之地。书架之间层次分明,书目之间归类整齐而有条序。这是我唯一见过的也是迄今为止的最大的藏书阁。

    当然,我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书均规划在一起的,我所见到的仅仅只是那些部分的零碎的文字。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镌刻在骨头上的文字也渐渐地华为了泥泞。我不知道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够保存那些文献,当然,唯有的办法就只能够将之记在脑海里。

    这里的藏书确实是壮观,即便面对这些阴气逼人的骨头。即便如此,却依旧难以掩盖这些文字所散发出来的那种严峻的霸气与傲气!

    我紧跟在方玲芬身后,她正在伸出手给我介绍着整个藏书阁:“这东面是是古籍,所记录的均是一百年以前的所发生的种种大事小事,传说以及部落的体制等等。”

    我把目光移到正东面,那个地方尽是岩石,我看得出这些岩石层次鳞次栉比,排序整齐。但是岩石上的文字诸多我是确实是看不懂的,还有那些拥有诸多象征意义的图画。

    方玲芬继续介绍道:“这些东西全是梅宗前一任宗主经过半个时代在中原各地所探寻而来的。并且还经过长时间的运输才能到达目的地。”她又伸出手指向西面,并道,“这里是现今的文献,是上一任宗主与现今存在的梅宗暗探队到各大部落搜索而来的。”

    寻着她所指的方向,诸多的兽骨上印刻着各式各样的文字图画,然而面对面对各个部落的文字,我着实是只剩下叹息,因为除了安邑的文字以外,对于其他所有部落的文化来说,我仅仅只是一个文盲。

    她接着介绍道:“南面是安邑的专门档案,而北面则是番外各个部落的文献。”

    面对这些东西,我不得不叹为观止。面对这些文献,如果没有将各大部落的贤者智者集中起来,即便这些记载的文字多有用,都是无用的。除非是精通各大部落的文化的天才,否则当真一无是处!

    可是迄今为止我却从未见到过这样的人。而对于这些藏书来说,即便很诱人,我却也只能往主题奔。当然,方玲芬也不会让我这样浪费时间,毕竟,我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安邑的救世主!而我,当然也推迟不掉!

    她将我带到这古籍之所,随后便翻开八块中般大岩石,最后将气运起,双手一抖,八块中般大小的岩石便如同通了灵性一般各自调换了位置。此时我才清楚地看到这八块中般大小的岩石上那些缝隙刚好吻合,竟而形成了一个个图画。我知道,这是文字,现在面临的一个巨大难题就是,这东西是什么时候的文字或者是哪一个部落的文字我却不甚了之。我将手搭在脸上,我实在是猜不出。

    方玲芬并没有看我,当然也不知道我的表情。她双手合十,然后分开,竟然在半空中用真气写出了这么一行字,我认识的安邑的文字:

    元者,气也。

    昔陆唯一,后而分五。唯元聚精于一席,故多为兵家必争之地。时坊间语曰:逐鹿之争,多有变数;然,得元者聚得天下是也。

    它的大体意思便是:元,是气。天地之间,唯气长存。而我们人类,则是少不了气之存在。不然我们怎可随时都被弄出打起精气神。当然,其他的动物,倘若没有气,那么便不复存在。而,整个天地之间的气的存在便是在元大陆上。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元大陆自古以来都被列为兵家必争之地。

    关于元大陆的文字,难道仅仅只有这么一点记录?我扭头看向方玲芬,我知道她一定会给我一个有力的解释。

    可是方玲芬没有如我所愿,而是双脚蹬地,一个跟斗翻到整个藏书阁最顶部。只见一道绿光一闪而过,最后她平平整整地回到地上。可是身上手里却一点儿东西都没有。我很奇怪她的这个做法。

    可是知道那道绿光忽然变了颜色后,我才恍然大悟。于是我禁不住问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光’?”

    方玲芬点点头,她却趁我还未注意的时候咬咬牙便将右手食指咬破,把自己的鲜血抛在那变了色的波光里面。随后慢慢地等待。我也在等待,因为我知道所谓的“天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所谓的‘天光’仅仅只是一个传说,想不到竟然是真的。”我叹息道。

    “不错。‘天光’历来都只是一个传说,而我也是接受了梅宗宗主的位置后才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的。但不过我却一直都没有开启过。”我凝视着“天光”,淡淡地说道,仿佛这件事情本身就很平淡,平淡得没有任何波澜。

    “相传‘天光’是集人世间所有灵气于一生,也能够预测未来。同样能够预测出将要发生的重大事情。它就如同一个百科全书,同时也比百科全书还要厉害。就如同传说中的‘天书’一般。”我唏嘘道。

    “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但是这些是否真实连我也不甚清楚。毕竟‘天光’从出现到现在从来没有使用过,而今日则是第一次使用。梅宗有一条禁令,那就是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不允许开启‘天光’,一旦开启‘天光’,那么整个梅宗将逐渐地付之一炬,而整个安邑则会陷入重重危机当中,当然,所有梅宗宗主的寿命也会随之而缩短至少十年。”她仰望整个藏书阁,沉沉地说道,“如今安邑的形式早已顾不得梅宗的禁令了。唯有开启‘天光’,或许才能够有一丝希望。”

    我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可是我却能够怎么办呢?唯有的只是希望这一次开启“天光”能够给我们带来好运,能够使我们度过这个难关。可是这一次的开启,不知道要让方玲芬承受多少苦楚。我知道“天光”一旦开启,那么方玲芬的寿命将会减少至少十年。

    这也就是为什么梅宗有这么一条禁令,也难怪为何方玲芬所说这么多年来“天光”都未出现在天地之间的原因。为了安邑,这一片神圣的土地,许多人都顾不了那么多了,许多人都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深深地被为了安邑这片神圣的土地做出贡献的人们所折服!

    一阵铜铃声,我猛然睁开眼,只看得见那道变了颜色的光里出现了金黄色的字体。但又不似字体,倒像是一幅幅画。这些字体或者画却是我完全看不懂的,我只听得见它们相撞而发出的优美的声音。

    我扭头看了看方玲芬,她直愣愣地瞪着这些字体或者图画,满头大汗。我猜想她也是一个也不认识。我正准备问出,却突然听见一个优美的清脆的声音在空中叨念道:

    惜炎黄多为贤者,故而天下治。传至饶舜,均选贤举能,毫无独揽大权于一生。今舜之治末期,未能择其天下之贤者,故各大势力均衡而起,握刀操肉。然舜之天下这,长存者为邑、西湎,此二者为中都之元也,破则天下乱,聚则天下平。

    舜七五年,禹墟洪蒙,哀鸿遍野。故贤者堵水而治,天下平矣。此贤者唯集聚邑、湎于一地,则元陆现,则世代昌顺,民安兴旺。

    这些字体或图画相互之间我确实是看不懂,但不过这些优美的文字或图画所相互撞击迸发出来的这些声音的叨念我却是很清楚的。它的大体意思就是在禹墟此地将会出现一个贤者,而这个贤者则能够帮助我们找到元大陆上另外一个地方西湎。而且他也会将这两个地方结合起来进而使得整个天下昌顺,民安兴旺。

    变色的光芒瞬间变消失在了整个藏书阁。而也在它消失的一刹那间,方玲芬的身体忽然出现了异样,头发似乎也有许些雪白,鲜血也从口中吐了出来。但不过看起来出了这两种症状以外,几乎没有其他症状发生。

    难道这个传说当真是真实的,难道梅宗的禁令当真有这种魔力?如果不是,那么为何会有如此征兆?

    我此刻突然很是佩服方玲芬,一个女子能够做出如此大的牺牲该有多大的勇气啊!年龄,美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就是一切,可是此刻她却舍去了这两样东西,从而换取那份洁白的大爱!我深深地被她所折服。一个女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我呢?!

    我把方玲芬扶到藏书阁左面的休息区坐下,然后问道:“其实你不应该如此做。这一切因我而起,本就由我来完成!我听说,‘天光’是人人都能够启动的,我也一样。”

    “谁都可以,但是你却不行。”她沉沉道:“这么多人的牺牲就是为了那片神圣的土地。现在好不容易用樊福的生命为安邑延长了两年的时间,也就是为了你争取了俩年的时间,倘若你在还未找到西湎之前再出现意外的话,那么这一切都是白忙活了,而且那些守护安邑的人的死都是白死了!”她以命令的方式对我说道。